Quantcast

content

普京「勒索世界」糧食堆成山 飢荒卻來臨(圖)

2022-05-20 21:28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敖德薩
烏克蘭敖德薩港口。(圖片來源:Wikipedia/CC BY 3.0)

【看中國2022年5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綜合)烏克蘭海港邊的海運集裝箱裡,裝的是不可移動的農作物。俄羅斯總統普京對烏克蘭港口的封鎖,使世界糧食生產陷入癱瘓。

英國《每日電訊報》,走訪了烏克蘭敖德薩港。在港口城市敖德薩的海濱辦公室裡,航運物流老闆貝里斯滕科(Viktor Berestenko)望著烏克蘭最大和最繁忙的航運港口。他指著一個碼頭說:「看看窗外,那裡的航運集裝箱像樂高積木一樣堆放在一個有幾個足球場那麼大的地方。你看到有船從那裡來嗎?沒有。那是烏克蘭最大的碼頭--烏國所有其它碼頭的情況都一樣。」

港口周圍海域的空曠與貝里斯滕科所處的辦公室的空曠相匹配。自從三個月前普京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軍艦封鎖了敖德薩和其它黑海港口,他的公司Inter Trans Logistics的112名員工一直無法工作。城裡的其他數百名貨運代理工人也是如此。

這些公司習慣於在具有挑戰性的條件下工作,他們的貿易永遠受海洋的擺佈。但是,沒有人願意冒著被普京的海軍炮擊的風險--或者遇到在港口周圍埋設的水雷。

在任何國家,任何通過海路銷售貨物的地方,這種情況都會帶來災難。但在烏克蘭,它對地球上的其他國家也意味著災難。因為烏克蘭是世界上最大的糧食作物供應商之一--尤其是向非洲和亞洲的貧困地區供應小麥。

它實際上為世界上的貧窮國家提供了他們的日常麵包--沒有這些麵包,他們的人民可能會挨餓、暴動或推翻他們的政府。

在正常情況下,每天有大約3,000個集裝箱的穀物,通過火車抵達敖德薩和其它烏克蘭港口,並被儲存在巨大的筒倉裡。然而,自2月戰爭爆發以來,大部分糧食已經堆積如山--僅在奧德薩港口就有約2,500萬噸。

停運已經促使世界小麥價格飆升了近45%,如果不盡快運出,這些小麥最終會腐爛。

與此同時,俄羅斯軍隊被指控故意破壞烏克蘭僅存的糧食生產能力。在全國各地,糧倉被炸毀,牛被炮火屠殺,農場基礎設施被破壞。

毫無疑問,其中一些破壞只是戰爭造成的更大破壞的附帶損害。但敖德薩副省長斯托亞諾娃(Ala Stoyanova)將責任直接指向普京,他至今仍拒絕聽從國際社會關於結束港口封鎖的呼籲。她並不願意再叫他「先生」。

她在敖德薩的辦公室接受採訪時說:「我不會叫他普京先生,我建議你也不要這樣稱呼他。」她的辦公室已經搬遷,以減少被克里姆林宮導彈襲擊的風險。

「我認為,他的目的是讓這些貧窮國家在沒有這些糧食的情況下餓死。當他封鎖我們的港口時,他就是在敲詐世界。」

這是一個令人警醒的評估--尤其是因為共產主義時期的俄羅斯,將自己定位為世界窮人的救星。但她說,需要擔心的不僅僅是非洲。因為在糧食短缺和飢荒盛行的地方,在政府垮臺的地方,人們將不可避免地逃離,她擔心會重演2015年的移民危機,當時有數百萬人試圖從撒哈拉以南非洲到達歐洲。

她說:「你們在歐洲已經有了難民危機,人們從烏克蘭的這場戰爭中逃到那裡,你現在也可能因為第三國的飢餓而出現難民危機。」

她的警告可能聽起來像世界末日--但不比英格蘭銀行行長貝利(Andrew Bailey)的警告更嚴重,他本週在警告俄羅斯的封鎖可能導致全世界的飢荒時就使用了這個詞。

他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擔憂,而且這不僅僅是對這個國家的重大擔憂,也是對發展中國家的重大擔憂。對不起,我說的是世界末日,但這是一個重大的擔憂。」

貝利的評論,像大多數央行行長一樣,他通常會謹慎地衡量自己的言辭,反映出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意識到,對發展中國家來說,烏克蘭的糧食危機來得太不是時候了。除了Covid大流行的餘震之外,通貨膨脹率和石油價格已經在上升,非洲部分地區被乾旱所困擾。

沒有空間來儲存農作物

烏克蘭正在盡最大努力解決這一危機,並注意到其本國農業工人的生計也處於危險之中。烏克蘭的農民是一群足智多謀的人,在戰爭中,當俄羅斯坦克耗盡燃料時,他們用拖拉機將其拖離戰場,這已經受到了讚揚。

儘管靠近前線,許多人仍繼續耕作,有些人甚至在耕作時穿上了防彈衣。斯托亞諾娃說:「俄羅斯的侵略主要是針對大城市,但在鄉下種地的地方比較少,所以我們預計90%的田地會照常種植。」

不過,問題是如何將他們的產品推向市場。新的收成將在7月和8月到來,而可用於儲存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了。試圖通過陸路將敖德薩不斷增加的糧食山運送到鄰國羅馬尼亞和波蘭的努力面臨著巨大的困難。

火車和卡車充其量只能運載一天的巨型貨輪的一小部分。歐洲的鐵路也採用不同的軌距,導致貨物從一列火車艱難地轉移到另一列火車時,在邊境上出現長時間的滯留。

貝里斯滕科說:「我們通常通過海運出口1.6億噸貨物,通過火車和卡車出口9,000萬噸。現在我們不得不全部通過陸路進行,這是不可能的。不僅僅是我們的基礎設施不行,我們鄰國的基礎設施也不行。」

不過,即使烏克蘭的糧食可以通過歐洲運輸,它也必須到達其最終客戶,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和中東地區政治脆弱的國家。

例如,埃及和黎巴嫩一半以上的小麥來自烏克蘭,而其他大客戶是索馬里、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和蘇丹。世界糧食計畫署也從烏克蘭購買了50%的應急糧食供應。

根據飢荒預警系統(Fews),戰爭加劇了奈及利亞、葉門和非洲之角地區的糧食短缺風險。在經歷了三年的嚴重乾旱之後,索馬里的風險尤其大。

上個月,英國駐摩加迪沙(Mogadishu)大使說,在那裡死去的人可能比2011年該國毀滅性的飢荒還要多,那場飢荒估計奪去了26萬人的生命。

此外,過去的十年表明,飢餓的人們不會溫順地接受他們的命運。食品價格上漲是「阿拉伯之春」革命的一個背景因素,也助長了2018年蘇丹推翻獨裁者巴希爾(Omar al-Bashir)的起義。雖然很少有人對他的離去感到難過,但更少有人會認為,現在的世界需要更多的不穩定。

人道主義危機專家、波士頓世界和平基金會(World Peace Foundation)執行主任德瓦爾(Alex de Waal)說:「有一個經驗法則,如果小麥價格上漲40%,那麼政府就會開始陷入困境。

「我們在阿拉伯之春和2018年蘇丹的起義中看到了這一點,抗議者用麵包作為象徵,說‘打倒盜賊的統治’。他們說對了一半--政府確實是一個腐敗的、偷竊的政府,但國際小麥價格是它幾乎無法控制的。」

國家儲備糧食的風險

那麼我們是否會看到新的「麵包革命」的爆發?或者更糟糕的是,「麵包戰爭」?德瓦爾說,這並不是一個定論。他說,國際社會已經從2008-11年的全球糧食價格所造成的不和諧中吸取了教訓,這次應該保持警惕,以阻止它再次發生。

他說,真正的問題不是短缺本身--畢竟烏克蘭仍然只提供世界小麥的10%左右,這可以通過增加其它地方的產量來彌補。相反,它是由各國儲存緊急供應品所引起的價格上漲的風險。

這種恐慌性購買使世界上最貧窮的人無法得到糧食,因為他們的政府往往最沒有能力補貼他們。

不過,一些國家已經在囤積糧食。印度已經禁止出口自己的小麥,而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出口國印度尼西亞在上個月宣布,為了應對烏克蘭葵花籽油供應的不確定性,它將不再出口自己的棕櫚油供應。

他說:「現在有更多的國際監督,各國政府都在努力避免商品價格飆升,但如果系統再次受到衝擊,各國可能很容易就會說‘受夠了’,開始囤積以保護自己。說政治家不應該這樣做很容易,但如果價格上漲,他們才是必須應對抗議的人。」

國際援助體繫緊張

華盛頓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拉博德(David Laborde)補充說,為非常貧困的人提供糧食補貼可以幫助抵消最壞的影響。但他補充說:「顧名思義,這要花錢,而許多窮國在Covid-19之後沒有那麼多錢可花。」

通常可以救助這些國家的國際體系也不太理想。

德瓦爾指出,與15年前相比,現在陷入人道主義危機的國家要多得多,這使得國際援助體系面臨的壓力比過去大得多。

2008年的全球經濟衰退、「阿拉伯之春」的血腥後果、聖戰主義向薩赫勒(Sahel)地區的蔓延、衣索比亞的新內戰,以及去年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接管,導致更多國家最終陷入緊急需求。

他說:「在2008-11年間,只有一個人道主義緊急情況,那就是索馬里的飢荒。現在,世界糧食計畫署有10個國家被列入緊急名單,包括阿富汗和葉門、蘇丹、衣索比亞、索馬里和剛果。

「世界糧食計畫署為這些國家發出的呼籲只吸引了不到20%的資金,而由於糧食和燃料成本的增加,世界糧食計畫署的運營成本在去年上升了44%。」

武器化飢荒威脅

那麼該怎麼做呢?世界糧食計畫署已經要求作為其最大捐助者之一的華盛頓,提供50億美元的額外國際糧食援助。同時,七國集團的部長們正在尋求建立「農業團結通道」,以便將糧食快速運往最需要的國家,因為有人警告說,未來幾個月將有多達5,000萬人開始感到短缺。

國際社會也在加強對俄羅斯的壓力,要求其放鬆對敖德薩和其它港口的封鎖,以便糧食運輸能夠來往。外交官們認為,在允許平民和烏克蘭士兵離開被圍困的馬里烏波爾港的協議方面,已經樹立了一個先例。

但目前還沒有這樣的協議,而且每過一週,斯托亞諾娃關於普京正在將飢荒威脅武器化的理論就會獲得新的、強有力的支持者。

其中包括德國外交部長貝爾博克(Annalena Baerbock),她上週打破了德國長期以來對普京友好的習慣。

她說:「我們決不能天真,這不是附帶損害,它是混合戰爭中的一個工具,目的是削弱反對俄羅斯戰爭的凝聚力。」

對烏克蘭人來說,這也帶有過去令人不寒而慄的記憶。在20世紀30年代的蘇聯統治期間,斯大林通過集體化農場和沒收烏克蘭的糧食,故意讓烏克蘭挨餓,導致數百萬人在今天被稱為「大飢荒」(Holodomor)的飢荒中死亡。

斯大林從未因對糧食供應犯下的罪行而受到懲罰,但一些人認為,如果普京面臨海牙的起訴,這可能構成對他的指控之一。

德瓦爾說:「法律上的飢餓罪並不要求你證明人們死亡,只是證明他們被故意剝奪了食物。今天的烏克蘭可能不太像20世紀30年代的大飢荒,但國際檢察官現在正在烏克蘭,他們可能會有興趣。」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