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入户消杀 击溃了中国人最后的心理防线(组图)

2022-05-14 11:35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49
    小字

现在许多中国人一听到“消杀”,心生畏惧。图为河北邯郸“消杀生化部队”。
现在许多中国人一听到“消杀”,心生畏惧。图为河北邯郸“消杀生化部队”。(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2年5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如今,以腐蚀性液体进行“消杀”一事,令许多民众闻之忧心,但大家除了担心会损坏家电等器物之外,更多的是对象征着尊严的“家”,被野蛮入侵了的忧虑。近日,微信公众号上一篇题为“入户消杀击溃了中国人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的文章,引发共鸣。

外媒报导,5月10日上午,在上海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住房城乡建设管理委副主任金晨明确将入户消毒称作整个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他们与疾控部门都已经制定了相应的规范和流程。

前几天,已经有上海市虹口区居民被要求交出家门钥匙。该居民致电当地街道官员,官员则回复说该小区要“整体消杀”,包括核酸检测阴性的居民住宅也得要“入户消杀”,并威胁居民不交出钥匙的话,就不能回家。当时该居民被隔离在外。

2022年5月10日,微信公众号“西坡原创”发布“入户消杀击溃了中国人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一文,揭显“入户消杀”一事,已经成为众所聚焦之处。

该文表示,中国人“逃”的基因,至今仍在延续。农民从土地上逃出来,逃到城市的工厂、工地去打工。老病之后城市不再需要,又逃回老家去养老。年轻人也不例外,逃离家乡去上大学,毕业后却发现大城市落不了户、买不起房,于是逃离北上广。回到小地方又发现,适应不了那里的人情世故、闭塞天地,再逃回大城市。直到从青年逃到中年,再无力气做梦,终于决定拣一处相对不坏的地方安家。

该文表示,找份众人看来稳定的工作,举全家之力买个房,就算是上岸了。上岸的人,都有一种大难不死的庆幸,一直在岸上的人自然会觉得没见过世面。但只要想想,中国人的诗圣一辈子都未能“上岸”,也就不难理解这份心情。但作者认为,上了岸的中国人,也并不能事事如意顺心,但每每想起上岸之前的那种飘摇不安,就会觉得养了几棵植物的那个小屋还算个可靠的避难所,自己也算是过上了稍有尊严的生活。

该文强调,了解这一切,才能明白,为什么几个野蛮入户消杀的短视频,能击溃那么多人的心理防线。家是中国人最后的一块阵地。公园绿地到处是垃圾,能不去,小区里有人随地吐痰,能绕着走,网上有不公事件发生,能不看。你总能安慰自己,我还有个家,我还有几件心爱衣服,还有些好书好茶。如果再有几件像样字画,那就算过上了不只安稳且雅致令人羡慕的生活了。那些可能也没有那么宝贵的物件,对一个一直在撤退的人而言,却等同于他的身家性命。

作者表示,中国向来是缺乏公共生活的,除了约吃饭唱歌之外,我们再不知道约朋友一起做什么。我们将许多向往与执念,退一步藏在了家中;房子不只是中国人的避难所,亦是中国人的市政厅、教堂。当教堂被糟蹋成猪圈,人的崩溃就难避免了。

河北邯郸惊现“消杀生化部队”
河北邯郸惊现“消杀生化部队”,由此可见疫情已经扩散。(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作者还以作家高晓声在小说《李顺大造屋》中描写的农村及李顺大这号虚构人物,来说明中国人对家和房子的执念甚深,并表示,经济奇迹的微观动力,不是个人主义,是家庭主义。“大家”的事业,转变成为“小家”的事业,也就是事事顺通了。“中国人普遍不注重个人享受,但为了家庭却愿意无限地忍耐、付出。老婆孩子热炕头,几乎具有宗教般的吸引力。农民工在外吃苦一整年,过年回家团聚,过几天囫囵日子,也觉得苦没白吃。”

该文表示,我们现在是抗疫第三年,政策是动态清零,不是静态清零。动态与静态的区别就在于,哪怕是增加一点风险,也得要为必要的经济社会运转留下空间。

作者质疑,“入户消杀真有必要?基本的科学常识告诉我们,病毒离开宿主无法长期存活。人拉走了,房子空着,相当于房子也隔离。人要集中隔离,房子只能居家隔离,但房子又不会串门,居家隔离也无不妥。人在集中隔离的时候,也没有拿着喷雾对人进行反复消杀,但过一段时间也能从阳转阴。而病毒不能寄生繁衍的房子,为什么反而要消杀呢?即便要消杀,有没有全国统一的规范标准?一直讲不能层层加码,可是具体的个人如何抗衡层层加码,可有畅通便捷的求助机制?”

最后,作者强调,“如果说有什么最能团结一切中国人的,那就是保卫中国人对家的信仰。如果说有什么最能刺激中国人的,那就是践踏中国人对家的信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都是爹妈生养的,没人不该懂这个道理。”

阅读完“入户消杀击溃了中国人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这一篇文章,您有何想法呢?

其实针对入户消杀,早有众多网友纷纷留言表示,

“奇葩防疫手段 ‘入户消杀’‘十字花隔离’”。

“入户消杀对家俱和各种家庭用品是毁灭性的”。

“白卫兵以消杀的名义实为抢劫”。

“看了几个上海入户消杀的视频,我就想啊,我家里七千多册书,开放式书架,被他们这样喷水,那不是要我命的事么。真要遇到,可能就是白刃一挥流血五步的事”。

“入户消杀这个词,‘消杀’二字确实用得很精准,他们冲进你家里,一个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最能为自己提供安全感的地方,横行霸道肆无忌惮,消灭和杀死与你有关的一切”。

“微博上看到有人说,某近30万一平米的所谓高档楼盘也开始入户消杀,震惊部分真空泡泡里的静好中产,底下还有评论洗地,说又不是拆了房子,就,可能还得感恩戴德没强拆吧”。

5月8日,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发表署名文章《对上海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该文在形成过程中,获得中国二十余位教授的意见。

针对上海官员强制要求居民交出住宅钥匙,让官员派人“入户消杀”,童之伟在文中表示,“这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的行为”,并强调这项措施在市民中“反应很强烈,很可能造成某种法治灾难。”

不过,童之伟的这一篇文章很快就遭到全网封杀,目前只可以在海外的网站上看到。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