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遭遇强盗 十五六岁女孩失足落水后的命运(图)

2022-04-21 06:33 作者:泰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项四郎坚持让落难少女有一个好归处,这才不致令少女的未来命运变得颠簸。
项四郎坚持让落难少女有一个好归处,这才不致令少女的未来命运变得颠簸。(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Adobe Stock)

宋代王明清《摭青杂说》记载了一则民间故事,讲述了一名少女落水被救起后,幸得有道义商人的帮助,而改变了未来可能颠簸不堪的命运,逐渐开创顺遂的后半生。

项四郎是泰州(江苏省境内)的盐商,往返荆湖一带贩卖食盐。一天,从荆湖卖完盐回来,正要返家,眼下无事,又见太平州半夜下的景色特别美,睡不着的项四郎,特地泊船在岸边。

突然间,项四郎听到船身发出碰撞的声响,遂起身察看。他发现水中似乎有人,就赶忙喊船夫来搭救。救上来一看,原来是一个梳着双鬟的十五、六岁女孩。项四郎便追问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孤单一个人?又是如何落到了水中?

女孩回说:“奴姓徐,本来是北方人,寄居澧州。最近家父从辰州通判解官,一家人从水路前往临安。船行到这条江中,突然遭遇水上强盗。奴受惊失足落人水中,慌张中抓住了一块木板,靠着它漂流到这里。奴的父母恐怕己经被强盗害死了。”

项四郎听见这一名女孩讲话文雅、条理清晰,又是官人家的子女,便打算留她做儿子的媳妇,所以让她独自在一个舱里睡觉。

一回到家,项四郎便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妻子。妻子说:“咱们是个经商做买卖的人家,只能够娶农民、商人家的闺女。她是个骄贵人家的女儿,怎么能吃苦耐劳,做些剥麻织布的农活呢?不如卖了她,得到百十千钱,另给儿子娶亲。”

至此往后,无论是富家或娼家,都争着来买人。项四郎认为,这位女孩的家人都已经遭难,唯她独活,就算今日不留她当儿子的媳妇,也宁可陪送她一些嫁妆,将她嫁给一个本分人,绝不可让她做娼女或婢妾,导致断了出路。项四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子,但两人始终意见不一,甚至起了争执。项四郎始终反对妻子的打算,坚持自己的主张。

项四郎有一位死了妻子不久的邻居金官人,他在某日亲自上门拜访,说听闻项四郎救起的女孩善于做针线活,因此央请买她为妾。虽然金官人近期获得澧州安乡县县尉这一个职务,但项四郎仍不同意将女孩嫁给他。

被项四郎救回家的女孩,不久就喊他为阿爹。她知道金县尉经常上门要求娶她的事,遂对阿爹说:“儿受阿爹厚恩,死也无法报答。阿爹答应儿一定让儿嫁个好人家,可是好人家不知道儿的来历,也不愿意娶。现在这个金官人,看来是一个四处周旋的人,又担任县尉,或许他能够抓获强盗,便能为儿家报仇。刚好他派遣在澧州,也可以到那里探听儿家人的死活。”

项四郎说:“你自己的意愿如此,我怎能固执坚持呢?不过,过去后若不合意,就不要怪阿爹。”女孩说:“这是儿心甘情愿的。”

项四郎答应了她,并告诫金县尉即使不合意,也一定要让女孩嫁给好人家,切勿让她流离失所。金县尉则笑言:“下官与四郎是邻居,难道不知道下官将如何对待她吗?”

金县尉问项四郎要付多少钱,项四郎则老实说自己一开始还想要陪送些妆奁之具嫁给人家,但如今许给了官人,却没有陪送嫁妆,就不能再要钱了。

这个姓徐的女孩到了金家,金县尉见她确实是个姑娘身,是官宦人家的子女,处处懂事达礼,非常合意。开始给她起名叫意奴,后来改为意姐,最后又以排行叫她七娘。他对七娘说:“如果能够确切了解你的家世情况,一定封为正妻。就是搞不清你的家世情况,我也不再娶妻。”金县尉与七娘逢年过节都要到项家串门,就像走亲戚一样。

二年后,金县尉带着七娘到安乡任职。刚上任就派人打听徐通判的下落。当地居民说:“徐官人从前在辰州通判职位上被替换下来,全家都走了,至今没见回来,不知得了哪一地方的差使。”七娘意认定父母死了,哀伤哭泣,不再敢想见到父母生还。

又过一年后,县尉司破获一起结伙抢劫的盗徒,审问盗徒,还在何地抢掠过何人的财物。其中的两人招认说:“曾经在太平州抢了一艘通判的船,通判姓徐。当时只有船夫的脚被刺伤,船上的人都走了。我们到船尾找财物,刚刚担起一笼财物上了岸,忽然听到敲锣的声音,恐是官军来了,就逃散了,并没有伤害人。”

金县尉听了心喜,转告七娘。七娘稍感安慰,只是仍不知道家人下落。就这样盼了一年,还是没有丁点消息。

这时日里,金县尉代理县令之事,有一天,出现一位路过的姓徐将仕郎,来向他借脚夫。七娘从屏风后偷偷地瞧着他,心中砰动,觉得这人非常像她的哥哥。等来客走后,便跟金县尉说起这件事。

金县尉安排好了一顿餐宴,请徐将仕过来,为他洗尘,顺便问起他的出身和父亲的职历。徐将仕说:“在下是河北人,流寓在这里,已经客居好几年了。家父自从辰州通判解职后,又得到鄂州通判的职务,现今客居在鄂州。”

金县尉问他:“卸任辰州通判职务前往临安那一天,是坐船走,还是徒步走?”徐将仕对他问得周详,有点诧异,答道:“坐船走的。”

金县尉接着询问细节:“坐船路上顺利吗?听说那一带水路不平靖,想来没有遇上惊恐吧?”

徐将仕回复说在太平州遇到一伙抢劫强盗,虽然没有太大的财物损失,但一位小妹落水而死,打捞多日,仍没找到尸体。他说着说着,不禁难过落泪。

金县尉见状,就将徐将仕带入中堂。睽违数年,兄妹相见,手拉着手大哭不止。当下,徐将仕告诉妹妹,家里双亲与兄弟姐妹都平安无事,七娘多年忧伤总算消散。

其实,徐将仕曾经听闻妹妹被一个商人救起、收留,后来又辗转流落他处,只是他后来无法获得详情。

次日,徐将仕想要赎回自己的妹妹。金县尉笑着说:“下官与令妹早已有口头婚约,何况她现在有了身孕,怎么能再叫她嫁给别人呢?”

这时,七娘说起项四郎如何高义贤良,当初是如何活过来的等等情况,一五一十说给哥哥听。徐将仕衷心感佩说:“他一个商人却如此有道义,而士大夫往往重色轻礼,有的还不如一个普通商人呢。自家人没能保护你,能够使你安度一生的是项公啊!”

于是,徐将仕寄上书信,把寻获七妹的事情禀告父母。后来择定良辰吉日,祭告祖宗,让两人正式成婚。徐七娘在家中堂上供上项四郎的画像,虽然他还活着,也把他当作神灵一样终生供奉着。

責任编辑: 袱唯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