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穷官吏舍下千两银 现世得善报(图)

2022-03-21 07:00 作者:泰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清朝时扬州官吏面对不义之财,坚守正义不为所动,现世得善报。
清朝时扬州官吏面对不义之财,坚守正义不为所动,现世得善报。(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夜雨秋灯录》记载有这样一个故事:

清朝时,扬州有位因为子孙显贵而受过皇帝封典的老翁,叫秦愚,字不愚,他在甘泉县当刑房吏,在县衙中称得上是老资格了。秦愚禀性善良清廉,从不乱取乡里小民钱财。到了五十岁,还是囊中空无一钱。

秦愚的妻子也是慈祥婉淑,两人年龄相同,膝下无子。他们住的地方靠近街市,房舍狭隘。外间是个小客厅,环墙摆着公文架,中间有几张桌椅,供小吏誊抄公文,秦愚也在这里办公。

不速之客

一年除夕,秦夫人看着缸里无米,暗自取下头上金钗去典当来买年货。客厅里的秦愚正发愁一双空拳有劲没处使,无计送走穷鬼。

“笃笃”的敲门声骤然响起,来人是不速之客,后边还跟着小僮,背了口布袋,沉甸甸的样子。秦愚不识此人,心里纳闷为何选在过大年时登门。

客人作揖行礼坐下后,直截了当问道:“老先生是秦翁吗?”

秦愚答道:“是的。”他问来人的姓名、籍贯,来人简略地说了一下。秦愚看着这位来客的面貌和衣着,突然脑门一亮,曾在茶馆里多次看到,约莫一年了。于是他问来客老远赶来扬州有何指教。

客人开门见山说道:“老先生您掌管刑科事务,敝人听说有某卷宗档案,应当还储存在贵府,有没有呢?”秦愚从袖中取出小目录本,翻看多时,说:“有的。”

客人说:“能赐给敝人瞧一瞧么?”秦愚说,“得好好找一找,需要花费半天时间。”

客人说:“一向知道老先生品行高尚,不收受贿赂。可是年终岁末,也少不了孔方兄(钱),请您把这卷档案让给敝人,敝人愿献上千两银子为您老祝寿。”他让小僮倒出银锭堆在桌上,说道:“这是五百两。另外半数等您找出案卷后,敝人再奉上。”

秦愚说:“好吧。”客人作揖,再三叮嘱,才带着小僮走了。

秦愚看着成堆白银想着:“是什么案件,值那么多钱?”

他开启木柜锁检出案卷,移到门边光亮处阅看。原来是清初,扬州甘泉县人某某,曾被吴三桂胁从反叛朝廷。吴三桂亡后,某某的子孙逃到皖省,变更了姓名。朝廷诛灭吴的党羽时,下令甘泉县令查访某某的子孙。县令结案了,斩钉截铁地向上申报某某已无后。不过案卷仍有种种内容,对某某的子孙很不利。

秦愚看到这里,恍然大悟道:“这来客要挑起官司,必然与某某的子孙有深仇大恨,想购买此案卷告状,将灭他一门,后果不堪设想。我得到这大笔财富过个乐活年,就必定损坏阴德,想要阴德无亏,那就一定要把银子还掉。”秦愚把案卷放在桌上,来回踱步踌躇不决。

过年关舍弃不义之财

秦愚的夫人回来后,见到桌上堆着银子和案卷,招呼丈夫问事情始末,秦愚不回答。她见到丈夫心神不宁,踌躇徘徊,就拉住他袖口婉转地开导说:“相公何必如此!钱少是很平常的事,钱多了,那么吃住和交游范围广了,开销也要增加;钱少了,那么日常和交际的礼仪往来也就简单些。况且,多少个大年夜都过去了,寒号鸟不是唱着‘得过且过”吗?”

秦愚说:“钱倒是不难得到,桌上堆着的不是吗?只是要用它不容易啊!”说完,把案卷丢给夫人阅看,自己又往来踱步,更加犹豫。

夫人本是大家闺秀,阅读完案卷,吃惊道:“这是闹着玩的事情么?怎么可以因为银子而害人性命?桌上的阿堵物(钱)必是案卷的价值无疑。相公下不了决心,我来替你作个决断。”她立即利用香炉中的余热,将案卷撕碎投入炉中,一下子焰起灰飞。

秦愚看着,额手称庆,说道:“妙啊!我的一颗心到现在才安定下来。我堂堂男子汉,却比不上一个妇人果断,为什么呢?”两人欢喜相互赞叹。

过了一会儿,那客人又带来五百两银子,来要那卷案。秦愚故意装出懊恼的样子,说:“我的命薄,不能享受千两银子,到处找遍都没找到。”

客人看见桌上有纸灰,大惊道:“完啦!我仆仆风尘来到杨州,仅落得饱看扬州的三分明月罢了。”说完拿走先前的五百两银子,懊丧而去。

秦愚关上门进入内室,眼前一幅过年场景:断脚的酒器中热酒喷香,桌上摆着几盘菜肴果品,神像前点着香烛,不禁大喜。夫人说:“不是我不想富,只是我俩年龄合起来已超过百岁,还要这种不义之财触怒神明,何苦来着?”秦愚很欣慰走对路了,夫妇俩无牵无挂地过了除夕夜。

善报的喜讯

夜里,秦愚仿佛看见一位金甲神,戴高高的帽子,身边彩云飘动,侍从很神气。金甲神手捧如斗大的金元宝,对秦愚说:“上帝察知你廉洁,将天库正式饷银赐给你,从此你的财富可以与古代富邓通、石崇相匹敌了。”

秦愚笑道:“这不是我的愿望啊!”金甲神大为惊奇,说:“这个男子疯癫了吗!视金矿铜山像破鞋一样,莫非有清贫自守的癖好么?”秦愚不加理会。侍从说:“走吧,他真是个穷骨头。”金甲神捧着金元宝飘然而去。

一会儿又来了个朱衣神,长长白须飘拂,手捧官帽官服献给秦愚说:“天帝察知你善良,把这个赐给你,可以做百姓的父母官,免得再做下级刀笔小史。”

秦愚说:“这不是我的愿望啊!”

朱衣神说:“你因为不会吟诗作文而推辞做官吗?近来目不识丁的人,只要花大钱,援例也能做大官,何必定要靠毛笔作敲门砖呢?”

秦愚闷声不响。朱衣神说:“放弃这个机会,到最后你也只是一个识字的农夫,难道不后悔么?”

朱衣神背后有个美人,手持雉羽扇,笑道:“他要学严子陵(东汉高士,拒绝征召)做隐士,不愿做官。走吧!”朱衣神也走了。

这时只听见云中笙歌扬起,且飘来一阵浓烈香风。灵芝车盖,鸟羽旌旄,垂下如云彩的银缎,一位披羽衣的美人驾控麒麟而来。跟随侍侯的人都是著名神仙。美人怀里有个可爱娃娃,皮肤洁白如玉,头发束起,颈上挂着金锁片,眉目清秀。美人还来不及说话,秦愚见了喜上眉梢,说:“嘻!如果能得到这个可爱小娃娃,可就万事称心如意了!”

美人笑道:“天上仙人习惯清静,怕听孩子呱呱啼哭声,这娃娃暂且寄养在你家行么?”秦愚可高兴了,猛然起身把孩子抱入怀里,舍不得放开。

美人驱策麒麟腾升云霄。秦愚正惊讶万分,突然怀里小孩大哭,秦愚顿时惊醒,却是黄粱一梦。看窗外晨曦微透,耳中传来爆竹声。秦愚再也睡不着,就唤醒夫人告诉她梦中的事。不料刚刚讲到推辞官帽官服那一节,夫人笑道:“你怀里的小孩儿,几乎使我爱煞!”秦愚大为惊讶,原来他俩做了同一个梦哪。

寒冬腊月过去,春气融融。二月间,夫人竟然又来了月事。这一年,秦愚感到想干什么事都能称心如意,也修葺了住屋。十二月里,夫人生了个男婴,分明就是梦中那个可爱娃娃,他俩给他取名叫梦玉。秦愚乐呵呵地说:“想不到老蚌还能出明珠。”从此更加修身行善。

梦玉聪明俊秀,某太守见了很喜爱,招他到家与公子陪读。梦玉十一岁时就取得童子试的冠军,十九岁入翰林院,太守将女儿许配他为妻。古稀之年的秦愚夫妇精神矍铄,秦愚仍然充当刑房吏。

甘泉县令慰劳秦愚说:“您已是皇帝封典的人了,不必再为案牍劳神,请隐退吧。”

秦愚叩头说:“我并非贪恋禄位,不过是在公门多待一年,可以多积一点阴德留给子孙。”

县令说:“您老的心意已上达九重天庭了。”他吩附手下人用自己的蓝色大轿,吹吹打打送秦愚回家。

責任编辑: wendy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