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遭遇強盜 十五六歲女孩失足落水後的命運(圖)

2022-04-21 06:33 作者:泰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項四郎堅持讓落難少女有一個好歸處,這才不致令少女的未來命運變得顛簸。
項四郎堅持讓落難少女有一個好歸處,這才不致令少女的未來命運變得顛簸。(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Adobe Stock)

宋代王明清《摭青雜說》記載了一則民間故事,講述了一名少女落水被救起後,幸得有道義商人的幫助,而改變了未來可能顛簸不堪的命運,逐漸開創順遂的後半生。

項四郎是泰州(江蘇省境內)的鹽商,往返荊湖一帶販賣食鹽。一天,從荊湖賣完鹽回來,正要返家,眼下無事,又見太平州半夜下的景色特別美,睡不著的項四郎,特地泊船在岸邊。

突然間,項四郎聽到船身發出碰撞的聲響,遂起身察看。他發現水中似乎有人,就趕忙喊船伕來搭救。救上來一看,原來是一個梳著雙鬟的十五、六歲女孩。項四郎便追問她一個姑娘家怎麼孤單一個人?又是如何落到了水中?

女孩回說:「奴姓徐,本來是北方人,寄居澧州。最近家父從辰州通判解官,一家人從水路前往臨安。船行到這條江中,突然遭遇水上強盜。奴受驚失足落人水中,慌張中抓住了一塊木板,靠著它漂流到這裡。奴的父母恐怕己經被強盜害死了。」

項四郎聽見這一名女孩講話文雅、條理清晰,又是官人家的子女,便打算留她做兒子的媳婦,所以讓她獨自在一個艙裡睡覺。

一回到家,項四郎便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妻子。妻子說:「咱們是個經商做買賣的人家,只能夠娶農民、商人家的閨女。她是個驕貴人家的女兒,怎麼能吃苦耐勞,做些剝麻織布的農活呢?不如賣了她,得到百十千錢,另給兒子娶親。」

至此往後,無論是富家或娼家,都爭著來買人。項四郎認為,這位女孩的家人都已經遭難,唯她獨活,就算今日不留她當兒子的媳婦,也寧可陪送她一些嫁妝,將她嫁給一個本分人,絕不可讓她做娼女或婢妾,導致斷了出路。項四郎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妻子,但兩人始終意見不一,甚至起了爭執。項四郎始終反對妻子的打算,堅持自己的主張。

項四郎有一位死了妻子不久的鄰居金官人,他在某日親自上門拜訪,說聽聞項四郎救起的女孩善於做針線活,因此央請買她為妾。雖然金官人近期獲得澧州安鄉縣縣尉這一個職務,但項四郎仍不同意將女孩嫁給他。

被項四郎救回家的女孩,不久就喊他為阿爹。她知道金縣尉經常上門要求娶她的事,遂對阿爹說:「兒受阿爹厚恩,死也無法報答。阿爹答應兒一定讓兒嫁個好人家,可是好人家不知道兒的來歷,也不願意娶。現在這個金官人,看來是一個四處周旋的人,又擔任縣尉,或許他能夠抓獲強盜,便能為兒家報仇。剛好他派遣在澧州,也可以到那裡探聽兒家人的死活。」

項四郎說:「你自己的意願如此,我怎能固執堅持呢?不過,過去後若不合意,就不要怪阿爹。」女孩說:「這是兒心甘情願的。」

項四郎答應了她,並告誡金縣尉即使不合意,也一定要讓女孩嫁給好人家,切勿讓她流離失所。金縣尉則笑言:「下官與四郎是鄰居,難道不知道下官將如何對待她嗎?」

金縣尉問項四郎要付多少錢,項四郎則老實說自己一開始還想要陪送些妝奩之具嫁給人家,但如今許給了官人,卻沒有陪送嫁妝,就不能再要錢了。

這個姓徐的女孩到了金家,金縣尉見她確實是個姑娘身,是官宦人家的子女,處處懂事達禮,非常合意。開始給她起名叫意奴,後來改為意姐,最後又以排行叫她七娘。他對七娘說:「如果能夠確切瞭解你的家世情況,一定封為正妻。就是搞不清你的家世情況,我也不再娶妻。」金縣尉與七娘逢年過節都要到項家串門,就像走親戚一樣。

二年後,金縣尉帶著七娘到安鄉任職。剛上任就派人打聽徐通判的下落。當地居民說:「徐官人從前在辰州通判職位上被替換下來,全家都走了,至今沒見回來,不知得了哪一地方的差使。」七娘意認定父母死了,哀傷哭泣,不再敢想見到父母生還。

又過一年後,縣尉司破獲一起結夥搶劫的盜徒,審問盜徒,還在何地搶掠過何人的財物。其中的兩人招認說:「曾經在太平州搶了一艘通判的船,通判姓徐。當時只有船夫的腳被刺傷,船上的人都走了。我們到船尾找財物,剛剛擔起一籠財物上了岸,忽然聽到敲鑼的聲音,恐是官軍來了,就逃散了,並沒有傷害人。」

金縣尉聽了心喜,轉告七娘。七娘稍感安慰,只是仍不知道家人下落。就這樣盼了一年,還是沒有丁點消息。

這時日裡,金縣尉代理縣令之事,有一天,出現一位路過的姓徐將仕郎,來向他借腳夫。七娘從屏風後偷偷地瞧著他,心中砰動,覺得這人非常像她的哥哥。等來客走後,便跟金縣尉說起這件事。

金縣尉安排好了一頓餐宴,請徐將仕過來,為他洗塵,順便問起他的出身和父親的職歷。徐將仕說:「在下是河北人,流寓在這裡,已經客居好幾年了。家父自從辰州通判解職後,又得到鄂州通判的職務,現今客居在鄂州。」

金縣尉問他:「卸任辰州通判職務前往臨安那一天,是坐船走,還是徒步走?」徐將仕對他問得周詳,有點詫異,答道:「坐船走的。」

金縣尉接著詢問細節:「坐船路上順利嗎?聽說那一帶水路不平靖,想來沒有遇上驚恐吧?」

徐將仕回覆說在太平州遇到一夥搶劫強盜,雖然沒有太大的財物損失,但一位小妹落水而死,打撈多日,仍沒找到屍體。他說著說著,不禁難過落淚。

金縣尉見狀,就將徐將仕帶入中堂。睽違數年,兄妹相見,手拉著手大哭不止。當下,徐將仕告訴妹妹,家裡雙親與兄弟姐妹都平安無事,七娘多年憂傷總算消散。

其實,徐將仕曾經聽聞妹妹被一個商人救起、收留,後來又輾轉流落他處,只是他後來無法獲得詳情。

次日,徐將仕想要贖回自己的妹妹。金縣尉笑著說:「下官與令妹早已有口頭婚約,何況她現在有了身孕,怎麼能再叫她嫁給別人呢?」

這時,七娘說起項四郎如何高義賢良,當初是如何活過來的等等情況,一五一十說給哥哥聽。徐將仕衷心感佩說:「他一個商人卻如此有道義,而士大夫往往重色輕禮,有的還不如一個普通商人呢。自家人沒能保護你,能夠使你安度一生的是項公啊!」

於是,徐將仕寄上書信,把尋獲七妹的事情稟告父母。後來擇定良辰吉日,祭告祖宗,讓兩人正式成婚。徐七娘在家中堂上供上項四郎的畫像,雖然他還活著,也把他當作神靈一樣終生供奉著。

責任編輯: 袱唯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