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窮官吏舍下千兩銀 現世得善報(圖)

2022-03-21 07:00 作者:泰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清朝時揚州官吏面对不义之财,坚守正义不为所动,现世得善报。
清朝時揚州官吏面对不义之财,坚守正义不为所动,现世得善报。(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夜雨秋燈錄》記載有這樣一個故事:

清朝時,揚州有位因為子孫顯貴而受過皇帝封典的老翁,叫秦愚,字不愚,他在甘泉縣當刑房吏,在縣衙中稱得上是老資格了。秦愚稟性善良清廉,從不亂取鄉里小民錢財。到了五十歲,還是囊中空無一錢。

秦愚的妻子也是慈祥婉淑,兩人年齡相同,膝下無子。他們住的地方靠近街市,房舍狹隘。外間是個小客廳,環牆擺著公文架,中間有幾張桌椅,供小吏謄抄公文,秦愚也在這裡辦公。

不速之客

一年除夕,秦夫人看著缸裡無米,暗自取下頭上金釵去典當來買年貨。客廳裡的秦愚正發愁一雙空拳有勁沒處使,無計送走窮鬼。

「篤篤」的敲門聲驟然響起,來人是不速之客,後邊還跟著小僮,背了口布袋,沉甸甸的樣子。秦愚不識此人,心裏納悶為何選在過大年時登門。

客人作揖行禮坐下後,直截了當問道:「老先生是秦翁嗎?」

秦愚答道:「是的。」他問來人的姓名、籍貫,來人簡略地說了一下。秦愚看著這位來客的面貌和衣著,突然腦門一亮,曾在茶館裡多次看到,約莫一年了。於是他問來客老遠趕來揚州有何指教。

客人開門見山說道:「老先生您掌管刑科事務,敝人聽說有某卷宗檔案,應當還儲存在貴府,有沒有呢?」秦愚從袖中取出小目錄本,翻看多時,說:「有的。」

客人說:「能賜給敝人瞧一瞧麼?」秦愚說,「得好好找一找,需要花費半天時間。」

客人說:「一向知道老先生品行高尚,不收受賄賂。可是年終歲末,也少不了孔方兄(錢),請您把這卷檔案讓給敝人,敝人願獻上千兩銀子為您老祝壽。」他讓小僮倒出銀錠堆在桌上,說道:「這是五百兩。另外半數等您找出案卷後,敝人再奉上。」

秦愚說:「好吧。」客人作揖,再三叮囑,才帶著小僮走了。

秦愚看著成堆白銀想著:「是什麼案件,值那麼多錢?」

他開啟木櫃鎖檢出案卷,移到門邊光亮處閱看。原來是清初,揚州甘泉縣人某某,曾被吳三桂脅從反叛朝廷。吳三桂亡後,某某的子孫逃到皖省,變更了姓名。朝廷誅滅吳的黨羽時,下令甘泉縣令查訪某某的子孫。縣令結案了,斬釘截鐵地向上申報某某已無後。不過案卷仍有種種內容,對某某的子孫很不利。

秦愚看到這裡,恍然大悟道:「這來客要挑起官司,必然與某某的子孫有深仇大恨,想購買此案卷告狀,將滅他一門,後果不堪設想。我得到這大筆財富過個樂活年,就必定損壞陰德,想要陰德無虧,那就一定要把銀子還掉。」秦愚把案卷放在桌上,來回踱步躊躇不決。

過年關舍棄不義之財

秦愚的夫人回來後,見到桌上堆著銀子和案卷,招呼丈夫問事情始末,秦愚不回答。她見到丈夫心神不寧,躊躇徘徊,就拉住他袖口婉轉地開導說:「相公何必如此!錢少是很平常的事,錢多了,那麼吃住和交遊範圍廣了,開銷也要增加;錢少了,那麼日常和交際的禮儀往來也就簡單些。況且,多少個大年夜都過去了,寒號鳥不是唱著『得過且過」嗎?」

秦愚說:「錢倒是不難得到,桌上堆著的不是嗎?只是要用它不容易啊!」說完,把案卷丟給夫人閱看,自己又往來踱步,更加猶豫。

夫人本是大家閨秀,閱讀完案卷,吃驚道:「這是鬧著玩的事情麼?怎麼可以因為銀子而害人性命?桌上的阿堵物(錢)必是案卷的價值無疑。相公下不了決心,我來替你作個決斷。」她立即利用香爐中的余熱,將案卷撕碎投入爐中,一下子焰起灰飛。

秦愚看著,額手稱慶,說道:「妙啊!我的一顆心到現在才安定下來。我堂堂男子漢,卻比不上一個婦人果斷,為什麼呢?」兩人歡喜相互讚嘆。

過了一會兒,那客人又帶來五百兩銀子,來要那卷案。秦愚故意裝出懊惱的樣子,說:「我的命薄,不能享受千兩銀子,到處找遍都沒找到。」

客人看見桌上有紙灰,大驚道:「完啦!我僕僕風塵來到楊州,僅落得飽看揚州的三分明月罷了。」說完拿走先前的五百兩銀子,懊喪而去。

秦愚關上門進入內室,眼前一幅過年場景:斷腳的酒器中熱酒噴香,桌上擺著幾盤菜餚果品,神像前點著香燭,不禁大喜。夫人說:「不是我不想富,只是我倆年齡合起來已超過百歲,還要這種不義之財觸怒神明,何苦來著?」秦愚很欣慰走對路了,夫婦倆無牽無挂地過了除夕夜。

善報的喜訊

夜裡,秦愚彷彿看見一位金甲神,戴高高的帽子,身邊彩雲飄動,侍從很神氣。金甲神手捧如斗大的金元寶,對秦愚說:「上帝察知你廉潔,將天庫正式餉銀賜給你,從此你的財富可以與古代富鄧通、石崇相匹敵了。」

秦愚笑道:「這不是我的願望啊!」金甲神大為驚奇,說:「這個男子瘋癲了嗎!視金礦銅山像破鞋一樣,莫非有清貧自守的癖好麼?」秦愚不加理會。侍從說:「走吧,他真是個窮骨頭。」金甲神捧著金元寶飄然而去。

一會兒又來了個朱衣神,長長白鬚飄拂,手捧官帽官服獻給秦愚說:「天帝察知你善良,把這個賜給你,可以做百姓的父母官,免得再做下級刀筆小史。」

秦愚說:「這不是我的願望啊!」

朱衣神說:「你因為不會吟詩作文而推辭做官嗎?近來目不識丁的人,只要花大錢,援例也能做大官,何必定要靠毛筆作敲門磚呢?」

秦愚悶聲不響。朱衣神說:「放棄這個機會,到最後你也只是一個識字的農夫,難道不後悔麼?」

朱衣神背後有個美人,手持雉羽扇,笑道:「他要學嚴子陵(東漢高士,拒絕徵召)做隱士,不願做官。走吧!」朱衣神也走了。

這時只聽見雲中笙歌揚起,且飄來一陣濃烈香風。靈芝車蓋,鳥羽旌旄,垂下如雲彩的銀緞,一位披羽衣的美人駕控麒麟而來。跟隨侍侯的人都是著名神仙。美人懷裡有個可愛娃娃,皮膚潔白如玉,頭髮束起,頸上掛著金鎖片,眉目清秀。美人還來不及說話,秦愚見了喜上眉梢,說:「嘻!如果能得到這個可愛小娃娃,可就萬事稱心如意了!」

美人笑道:「天上仙人習慣清靜,怕聽孩子呱呱啼哭聲,這娃娃暫且寄養在你家行麼?」秦愚可高興了,猛然起身把孩子抱入懷裡,捨不得放開。

美人驅策麒麟騰升雲霄。秦愚正驚訝萬分,突然懷裡小孩大哭,秦愚頓時驚醒,卻是黃粱一夢。看窗外晨曦微透,耳中傳來爆竹聲。秦愚再也睡不著,就喚醒夫人告訴她夢中的事。不料剛剛講到推辭官帽官服那一節,夫人笑道:「你懷裡的小孩兒,幾乎使我愛煞!」秦愚大為驚訝,原來他倆做了同一個夢哪。

寒冬臘月過去,春氣融融。二月間,夫人竟然又來了月事。這一年,秦愚感到想幹什麼事都能稱心如意,也修葺了住屋。十二月裡,夫人生了個男嬰,分明就是夢中那個可愛娃娃,他倆給他取名叫夢玉。秦愚樂呵呵地說:「想不到老蚌還能出明珠。」從此更加修身行善。

夢玉聰明俊秀,某太守見了很喜愛,招他到家與公子陪讀。夢玉十一歲時就取得童子試的冠軍,十九歲入翰林院,太守將女兒許配他為妻。古稀之年的秦愚夫婦精神矍鑠,秦愚仍然充當刑房吏。

甘泉縣令慰勞秦愚說:「您已是皇帝封典的人了,不必再為案牘勞神,請隱退吧。」

秦愚叩頭說:「我並非貪戀祿位,不過是在公門多待一年,可以多積一點陰德留給子孫。」

縣令說:「您老的心意已上達九重天庭了。」他吩附手下人用自己的藍色大轎,吹吹打打送秦愚回家。

責任編輯: wendy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