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美媒:共谍头目被定罪开启反间谍战争新篇章(图)

2021-11-16 20:53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通用电气
2019年在瑞士举办的欧洲商务航空会议和展览(EBACE)上展出的通用电气航空公司的发动机风扇。(图片来源:Matti Blume/CC BY-SA 4.0)

【看中国2021年11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在美国联邦陪审团本月早些时候判定中共间谍头子徐延军犯有间谍罪后,反间谍官员告诉《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该案件对美国来说可能是一个开创性的时刻,因为美国正在努力打击中共间谍问题,即联邦调查局每12小时就会开立一个有关中国的新反情报案件。

中国国家安全部(MSS)外国情报部门的副主任徐延军,成为第一个被引渡到美国受审并被定罪的中共情报官员。但是,据国家情报局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办公室的前高级官员埃瓦尼纳(Bill Evanina)说,徐延军几乎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埃瓦尼纳说:“我们能够从欧洲引渡一名已知的[中共]情报官员,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这份[记录]将被......作为中共使用整个政府的方法来窃取我们的技术的证据,使用几十年。”埃瓦尼纳今年早些时候离开了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主任的职位,现在是埃瓦尼纳集团(The Evanina Group)的首席执行官。

埃瓦尼纳继续说,徐延军案很可能“类似于50年代或60年代,当时我们有了第一两个美国黑手党(La Cosa Nostra)案件,证明他们确实存在。”

《每日野兽》认为,徐延军的案件具有开创性,原因有很多。首先,这是第一次有一名中共高级间谍被引渡审判并被定罪。这段历史很重要,因为它必将成为未来案件的法律模板。但美国官员也可以从徐延军的身上收集到实际的情报。此外,还有外交上的意义。中国政府几乎肯定会希望美国将徐延军送回中国,而北京可能会寻求对在中国的美国人进行报复,无论他们是否被怀疑是间谍,作为最终的谈判筹码,以帮助徐延军回国。

从2013年开始,徐延军使用多个化名,以航空领域的一系列公司机密为目标,向内部员工发出诱人的邀请,并支付报酬,让他们到中国来做报告。

但根据法庭记录,他试图窃取与通用电气航空公司(GE Aviation)的复合飞机发动机风扇有关的技术,通用电气航空公司一直对该技术进行严密保护,不让其与竞争对手接触,这就是他的罪状所在。2017年,徐延军以一名通用电气员工为目标,邀请他在中国的一所大学做演讲,试图让该员工顺便交出公司机密。徐延军最终建议他们于2018年在欧洲见面。

这次会面被确定下来。但通用电气和该员工已经开始与联邦调查局合作。当徐延军试图在比利时会面时,他很快知道自己被骗了。徐延军被逮捕并被引渡到美国。

这一惊人的定罪,发生在美国政府正试图应对来自中国的大量间谍威胁之时;情报官员说,美国近年来一直受到中共间谍活动的打击。正如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今年早些时候在国会山作证时所说,在过去几年里,美国政府的经济间谍调查增加了1300%。

雷局长告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我不认为,(除中国以外),有任何国家对我们的创新、我们的经济安全和我们的民主理念构成更严重的威胁。”

正如彭博社上周报道的那样,美国间谍机构一直在努力提供对政策制定者有帮助的,关于中国的大量信息。中情局目前正在努力启动一个中国任务中心(China Mission Center),以加强对中国的情报收集,从而更好地了解中国政府的一举一动,并更好地抵御北京对美国目标的间谍活动。

在未来几天里,徐延军被定罪的时机可能会变得很尴尬。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在11月12日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将于15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虚拟会晤,讨论“如何负责任地管理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中情局前反间谍主管奥尔森(Jim Olson)说,但徐延军的定罪,几乎肯定不会有助于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关系。

奥尔森告诉《每日野兽》:“这当然会是一个挫折,因为中国人把这解释为非常有敌意。我不认为中国的情报部门或中国政府会袖手旁观,让这种情况发生。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他们失去了一名国安官员,并且让这个人坐在美国监狱里,我预计这将是一个长期的判决。”

奥尔森警告说,如果中国人正在寻找一种方式向美国施压以放弃徐延军,那么美国人很可能在未来的日子里面临危险。

奥尔森说:“但这项定罪不仅仅会在美国反情报界产生巨大影响;中国情报界很可能在幕后争夺。这对国安部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震荡。我可以向你保证,现在他们正在开冗长的会议,讨论他们将如何因徐延军案而修改他们对美国技术的窃取。”

奥尔森是《抓间谍:反间谍艺术》(To Catch aSpy:The Art of Counterintelligence)一书的作者。

前联邦调查局驻北京法律专员特里普特(Holden Triplett)告诉《每日野兽》,中国政府很可能有兴趣在徐延军向美国官员泄露更多国安秘密之前达成协议,将他带回家。

特里普特说:“他在美国呆的时间越长,中国方面就越担心他提供的实质性关键信息,会影响到他参与的任何其它情报行动,中国人知道这一点,所以会非常想让他尽快回来。”

同时,对徐徐延军的定罪,将有助于指导美国和盟国追捕中共的间谍团队。埃瓦尼纳说,这将是情报界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将“技术、战术、能力、意图和手法,带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向他们展示这看起来像什么,感觉像什么,以便他们能够看到它,识别它,并在全球范围内阻止它。”

这一消息可能使中共安全部处于不平衡的状态,在未来努力想出新的方法来实现类似的间谍行动。诺曼(Duyane Norman)是一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他最后几年的工作重点,是一个旨在帮助间谍和特工逃避侦查的中央情报局项目,他说,如果中共国安部在其间谍战术方面是明智的,它将把这次定罪作为一个机会,重新组织和改变传统技术,以避免再次陷入这样的困境。

诺曼告诉《每日野兽》:“总是有一个问题,当你使用这种旧的传统技术时,你会被抓住吗?这应该是一个指标,让他们不要再这样做。”

据美国情报官员称,中国的情报官员经常通过与他们联系,提供诱人的机会让他们出国参加会议或做报告,然后引诱他们分享商业机密。

奥尔森说,中共国安部现在可能对使用这种方法更加谨慎。他说:“这将对中国人在美国进行间谍活动的方式产生巨大的影响,特别是盗窃我们的技术。我希望,他们将变得畏首畏尾。他们会担心,他们试图招募的下一个美国人,实际上可能被联邦调查局控制,作为双重间谍与他们作对。”

曾担任国防部反间谍特别探员的韦策尔(John Wetzel)同意,徐延军所使用的方法是一种常见的中共间谍招募策略,本案中的失误很可能是对中共国安部的一次打脸。

韦策尔告诉《每日野兽》:“这些付费的‘旅行’,是中国情报人员针对美国工程师和学者的常见策略”,在法庭上曝光他们可能“给中共国安部的运作带来损失”。

中国政府,就像它在被指控的间谍案中经常做的那样,现在公开否认徐延军试图窃取商业机密。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刘鹏宇告诉《野兽日报》,这些指控“纯属捏造”。刘鹏宇说:“我们要求美国依法公正地处理此案,以确保中国公民的权利和利益。”

但是,前美国情报官员似乎认为,中国之所以没有像惯常做的那样,更努力地阻止徐延军的案件进入审判阶段,是因为对他的指控太有力了。埃瓦尼纳说:“他们被当场抓获,任何形式的否认或掩饰都会让他们感到非常尴尬。”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