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应该全面彻底反思毛时代(图)

2021-10-24 06:47 作者:余东海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21年5月27日,在湖南韶山,一家工厂的工人们正在搬毛泽东雕像。当局关于中共建党百年的宣传正在进入前所未有的力度。
2021年5月27日,在湖南韶山,一家工厂的工人们正在搬毛泽东雕像。当局关于中共建党百年的宣传正在进入前所未有的力度。(图片来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0月24日讯】毛氏言:“马列主义千条万条就是一条:造反有理!”一针见血,一刀断魂。造反有理四个字,是对马列主义最为简易而精准的概括。中西所有马家领袖和精英,无人能及。自古唯有革命有理,旷古未闻造反有理。造反作乱可以获得理论合法性,占据道义制高点,自马列始。

造反有理,典型的民粹主义观点。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结合,是人世间最邪恶的结合。恶必隘。隘即狭隘,气量局促,心胸狭小,仇恨满腔,不能容人。越邪恶越狭隘,不仅容不下敌人外人,也容不下自己人。

环球时报在9月9日零点10分发了一则“昙花一现”的微博,遭到一个署名红色小兵的毛左长篇大论的痛骂。胡锡进以前赞美毛氏不到位、说毛氏有历史局限性晚年犯了错误的微博,也被翻出来痛批。

在很多人眼里,胡锡进够左够坏的了,但在更左的人眼里,又成了不可容忍的反毛坏蛋。想起一句话:在左派中,没有最左,只有更左;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毛左甚至容不下亲人,既擅于给亲人带去灾难,又勇于亲自危害亲人,动辄大义灭亲。家有毛左家不祥,国有毛左国不宁,此之谓也。

任何群体和势力都难免内斗,儒家群体也不能。然而,内斗有良性恶性之别,恶性内斗又有轻度重度之分。重度恶性的内斗,你死我活自相残杀的恶斗,往往发生于邪恶势力内部。群体越邪恶,内斗起来就越惨烈,亲朋好友都会你死我活。反过来也成立,内斗越惨烈,群体性质就越邪恶。

毛氏死后,马帮内产生了三种不同意见和态度。一种极端厌弃憎恨,为右派,人数最多;一派依然尊重信仰,为左派,人数很少;一派既有所否定又不完全否定,为中间派,人数不多。

左派人数虽少,但“政治正确”,挟毛氏余威,不容小觑。左右相持不下,中间派遂占上风,其实中间派大多也厌憎毛氏。之所以不完全否定,主要是出于功利考虑,担心没有毛氏,特权难保。中间派得势,右派亦得重用,左派彻底边缘化。

毛氏妻子亲信的遭遇,有它们自身的原因,也有中右两派恨屋及乌的原因。但当权派对毛左,毕竟不无顾忌,对弱势群体毛左就不一样了。当年曾有前辈谆谆告诫,对毛左既要表面尊重,又要心里有数,还要保持距离。记得我当时回答颇为可笑。我说,那样高难度的动作我做不了,娘希匹的直接骂过去干脆。

真正尊崇、怀念毛氏的,反而是一些底层民众。越贫贱越愚蠢,毛氏自欺欺人的民粹主义巧言,连毛氏打造的特权阶级都不相信了,一些民众至今信以为真。

毛时代,官官相杀,民民相杀,官民相杀。官可以杀民,民也常常有机会奉旨造反,犯上杀官,遂让不少民众产生了一种虚幻的当家作主自豪感。如果有机会回到文革,现在的官员群体有机会活下来者,多乎哉不多也。

根据反思能力存否,毛时代挺过来的人可分为两种:一种彻底丧失反思能力,不仅不批判,反而怀念之;一种有反思能力,但大多肤浅,大多只反思毛氏和毛左群体怎么坏,自己怎么悲,人民怎么苦,右派怎么惨,多少人蒙冤受屈死于非命,似乎受苦受难者都是无辜的羔羊,太浪费了也。

特此建议,对于文革和毛时代,有必要进行全民性的政治和制度反思,更有必要深入展开文化道德反思,那才是对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最好的祭奠,那才是对数以千万计的冤魂最好的告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民主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