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應該全面徹底反思毛時代(圖)

2021-10-24 06:47 作者:余東海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21年5月27日,在湖南韶山,一家工廠的工人們正在搬毛澤東雕像。當局關於中共建黨百年的宣傳正在進入前所未有的力度。
2021年5月27日,在湖南韶山,一家工廠的工人們正在搬毛澤東雕像。當局關於中共建黨百年的宣傳正在進入前所未有的力度。(圖片來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0月24日訊】毛氏言:「馬列主義千條萬條就是一條:造反有理!」一針見血,一刀斷魂。造反有理四個字,是對馬列主義最為簡易而精準的概括。中西所有馬家領袖和精英,無人能及。自古唯有革命有理,曠古未聞造反有理。造反作亂可以獲得理論合法性,佔據道義制高點,自馬列始。

造反有理,典型的民粹主義觀點。民粹主義與極權主義結合,是人世間最邪惡的結合。惡必隘。隘即狹隘,氣量跼促,心胸狹小,仇恨滿腔,不能容人。越邪惡越狹隘,不僅容不下敵人外人,也容不下自己人。

環球時報在9月9日零點10分發了一則「曇花一現」的微博,遭到一個署名紅色小兵的毛左長篇大論的痛罵。胡錫進以前讚美毛氏不到位、說毛氏有歷史侷限性晚年犯了錯誤的微博,也被翻出來痛批。

在很多人眼裡,胡錫進夠左夠壞的了,但在更左的人眼裡,又成了不可容忍的反毛壞蛋。想起一句話:在左派中,沒有最左,只有更左;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毛左甚至容不下親人,既擅於給親人帶去災難,又勇於親自危害親人,動輒大義滅親。家有毛左家不祥,國有毛左國不寧,此之謂也。

任何群體和勢力都難免內鬥,儒家群體也不能。然而,內鬥有良性惡性之別,惡性內鬥又有輕度重度之分。重度惡性的內鬥,你死我活自相殘殺的惡鬥,往往發生於邪惡勢力內部。群體越邪惡,內鬥起來就越慘烈,親朋好友都會你死我活。反過來也成立,內鬥越慘烈,群體性質就越邪惡。

毛氏死後,馬幫內產生了三種不同意見和態度。一種極端厭棄憎恨,為右派,人數最多;一派依然尊重信仰,為左派,人數很少;一派既有所否定又不完全否定,為中間派,人數不多。

左派人數雖少,但「政治正確」,挾毛氏餘威,不容小覷。左右相持不下,中間派遂佔上風,其實中間派大多也厭憎毛氏。之所以不完全否定,主要是出於功利考慮,擔心沒有毛氏,特權難保。中間派得勢,右派亦得重用,左派徹底邊緣化。

毛氏妻子親信的遭遇,有它們自身的原因,也有中右兩派恨屋及烏的原因。但當權派對毛左,畢竟不無顧忌,對弱勢群體毛左就不一樣了。當年曾有前輩諄諄告誡,對毛左既要表面尊重,又要心裏有數,還要保持距離。記得我當時回答頗為可笑。我說,那樣高難度的動作我做不了,娘希匹的直接罵過去乾脆。

真正尊崇、懷念毛氏的,反而是一些底層民眾。越貧賤越愚蠢,毛氏自欺欺人的民粹主義巧言,連毛氏打造的特權階級都不相信了,一些民眾至今信以為真。

毛時代,官官相殺,民民相殺,官民相殺。官可以殺民,民也常常有機會奉旨造反,犯上殺官,遂讓不少民眾產生了一種虛幻的當家作主自豪感。如果有機會回到文革,現在的官員群體有機會活下來者,多乎哉不多也。

根據反思能力存否,毛時代挺過來的人可分為兩種:一種徹底喪失反思能力,不僅不批判,反而懷念之;一種有反思能力,但大多膚淺,大多隻反思毛氏和毛左群體怎麼壞,自己怎麼悲,人民怎麼苦,右派怎麼慘,多少人蒙冤受屈死於非命,似乎受苦受難者都是無辜的羔羊,太浪費了也。

特此建議,對於文革和毛時代,有必要進行全民性的政治和制度反思,更有必要深入展開文化道德反思,那才是對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最好的祭奠,那才是對數以千萬計的冤魂最好的告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民主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