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港共容不下 国殇之柱或迁海外 创作人轰羞耻(图)

2021-10-15 15:1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矗立在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的《国殇之柱》(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CC BY 4.0)
矗立在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的《国殇之柱》(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CC BY 4.0)

【看中国2021年10月15日讯】纪念六四屠城死难者的艺术品《国殇之柱》终不容于《国安法》下的香港。香港大学要求支联会移走《国殇之柱》的限期10月13日已届满,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正向校方争取时间,将作品完整地移离香港,迁到欧美展出,又呼吁丹麦外交部长介入事件。他批评港大要求作品是羞耻的事,但中共此举只会令《国殇之柱》更高更大,“让全世界都看见”。

港府打压支联会后,建制阵营也开始对安放在香港大学校园24年的《国殇之柱》口诛笔伐,港大在压力之下,终于要求将它移走,限期于13日下午5时届满,校方暂未有进一步行动。立场新闻报导,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12日向港大发信,要求就移除一事召开聆讯,又指雕像一但被毁,希望香港市民到港大收集碎片,象征“The empire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帝国逝去,但艺术永存)”。

高志活14日再发声明指,未收到港大及代港大发律师信的孖士打(Mayer Brown)律师行回复。若《国殇之柱》遭移离现时地点,是“侵犯对香港与中国人民记念及讲述自身历史的权益”。

他表示,需要时间安排将《国殇之柱》移到另一地点,他有两个方案,一是移到香港其它地方,但坦言据他理解,国安法下《国殇之柱》不可放在香港,尽管他认为很难判断国安法是否适用于已在香港展示24年的艺术品。另一个方案是他亲自飞到香港,将《国殇之柱》拆除,并迁到海外,欧美和亚洲都有接收的机会。

高志活强调,《国殇之柱》是中国镇压天安门示威的重要符号。无论如何试图改写历史、隐瞒过去,艺术会日益壮大,中共此举正好令《国殇之柱》更高、更大,令全世界都可以看见这件作品。他又批评只给予支联会6天时间移除作品的做法“野蛮”,犹如“意大利黑手党大佬”的手段。

高志活又质疑孖士打律师行作为美国公司,应注重民主价值,却“支持中国共产党盖过香港法律及传统”。他引述美国共和党国会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批评,一家美国律师行竟助纣为虐,帮中共删除中国学生在天安门为自由牺牲的记忆。他呼吁该律师行撤回今次个案。

另外,高志活早前的声明指丹麦议会及政界正密切关注事件,强烈要求丹麦外交部长Jeppe Kofod介入,联络中国大使馆要求确保丹麦国民在香港的财产,并帮助将雕塑带出香港。美国国会及参议院也正在协助避免雕塑被破坏。

《国殇之柱》在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同年雕成,上刻有六四血腥镇压的死伤者。基座正面以红字刻上楷书(简化字)“六四屠杀”和草书“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国殇之柱现矗立在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背靠香港大学学生会正门。《国殇之柱》原本是铁锈色,自2008年4月30日起由支联会和四五行动成员将之漆上橙色,以回应橙色运动。传统上,支联会每年都会派人在六四前夕洗刷国殇之柱。

責任编辑: 李家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