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港共容不下 國殤之柱或遷海外 創作人轟羞恥(圖)

2021-10-15 15: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矗立在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的《國殤之柱》(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CC BY 4.0)
矗立在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的《國殤之柱》(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CC BY 4.0)

【看中國2021年10月15日訊】紀念六四屠城死難者的藝術品《國殤之柱》終不容於《國安法》下的香港。香港大學要求支聯會移走《國殤之柱》的限期10月13日已屆滿,創作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正向校方爭取時間,將作品完整地移離香港,遷到歐美展出,又呼籲丹麥外交部長介入事件。他批評港大要求作品是羞恥的事,但中共此舉只會令《國殤之柱》更高更大,「讓全世界都看見」。

港府打壓支聯會後,建制陣營也開始對安放在香港大學校園24年的《國殤之柱》口誅筆伐,港大在壓力之下,終於要求將它移走,限期於13日下午5時屆滿,校方暫未有進一步行動。立場新聞報導,創作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12日向港大發信,要求就移除一事召開聆訊,又指雕像一但被毀,希望香港市民到港大收集碎片,象徵「The empire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帝國逝去,但藝術永存)」。

高志活14日再發聲明指,未收到港大及代港大發律師信的孖士打(Mayer Brown)律師行回覆。若《國殤之柱》遭移離現時地點,是「侵犯對香港與中國人民記念及講述自身歷史的權益」。

他表示,需要時間安排將《國殤之柱》移到另一地點,他有兩個方案,一是移到香港其它地方,但坦言據他理解,國安法下《國殤之柱》不可放在香港,儘管他認為很難判斷國安法是否適用於已在香港展示24年的藝術品。另一個方案是他親自飛到香港,將《國殤之柱》拆除,並遷到海外,歐美和亞洲都有接收的機會。

高志活強調,《國殤之柱》是中國鎮壓天安門示威的重要符號。無論如何試圖改寫歷史、隱瞞過去,藝術會日益壯大,中共此舉正好令《國殤之柱》更高、更大,令全世界都可以看見這件作品。他又批評只給予支聯會6天時間移除作品的做法「野蠻」,猶如「意大利黑手黨大佬」的手段。

高志活又質疑孖士打律師行作為美國公司,應注重民主價值,卻「支持中國共產黨蓋過香港法律及傳統」。他引述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批評,一家美國律師行竟助紂為虐,幫中共刪除中國學生在天安門為自由犧牲的記憶。他呼籲該律師行撤回今次個案。

另外,高志活早前的聲明指丹麥議會及政界正密切關注事件,强烈要求丹麥外交部長Jeppe Kofod介入,聯絡中國大使館要求確保丹麥國民在香港的財產,並幫助將雕塑帶出香港。美國國會及參議院也正在協助避免雕塑被破壞。

《國殤之柱》在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同年雕成,上刻有六四血腥鎮壓的死傷者。基座正面以紅字刻上楷書(簡化字)「六四屠殺」和草書「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國殤之柱現矗立在香港大學黃克競樓平台,背靠香港大學學生會正門。《國殤之柱》原本是鐵鏽色,自2008年4月30日起由支聯會和四五行動成員將之漆上橙色,以回應橙色運動。傳統上,支聯會每年都會派人在六四前夕洗刷國殤之柱。

責任編輯: 李家宏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