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秋有月曾寄语 不与尘劫俱蹉跎(图)

2021-09-18 06:33 作者:宋紫凤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中秋
中秋将至,月轮渐满(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21年9月18日讯】人间又逢三五夜,故园几处起笙歌。冰轮初上光耿耿,偏照天下别离多。圆缺有常亏复满,世事无常将奈何。所悲神州陆沉久,欲借月色洗甲戈!君不见,月照风烟平野阔,月涌大江接洪波。中秋有月曾寄语,不与尘劫俱蹉跎。

中秋将至,月轮渐满,原想写一首应景的咏月之诗,一落笔,便还是这类老调子。盖因中秋之月,在我之印象中,实在与花好月圆相去甚远,更多的是一片中秋月,几家照离别。譬如这一年,自去岁以来的武肺疫情,到今年七月的郑州洪水,还有这一年中大大小小不绝于耳的天灾人祸,中国人又经历了许多,挨到中秋之夜,对于很多人而言,举头望月时,唯见青天碧海,已是人天永隔……

人们时常感慨世事无常,人生不易,而在中共治下的这样一个社会,世事无常到伦常尽废,人生不易到完全失控,没有人是安全的,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奇怪的是,在这样一个多灾多难的现实中,无论发生了什么灾难,都会被继踵而至的又一场灾难冲刷的不留痕迹。没有真相与问责,甚至听不到哀哭--日子居然还可以如此这般继续的过。

譬如现在,武肺疫情已成新常态,河南洪水也在淡化,但这并非是因岁月归于静好,而是又一场风暴正在来袭。一轮对电商、网游、课外补习、网约车、娱乐圈、财经评论等一系列行业的重锤,让人们感到夹带着血腥味的文革风扑面而来。并且,从势头上看,这或将是一场全方位无死角的整肃风暴,它不只是针对财富和权力重新分配与重树权威,更将指向意识形态上的绝对控制。

有人认为文革将卷土重来,有人认为重来的应该叫文革2.0版,也有观点认为这既非文革,也不是文革2.0,而是将回到文革前。其实这就好比中共病毒,不管它是中共病毒,还是Alpha变种、Beta变种、Delta变种……,说到底还不都是中共病毒吗,而在这个中共病毒依然肆虐的九月,在政治风暴已然来袭的中秋,却让我想到了一则关于中秋的故事。说的是朱元璋起兵反元时,为了联合各路义军,将写有“八月十五夜起义”的纸条藏入月饼中,互相传送以为约定。时至中秋,各路义军一齐响应,共举大计。关于这个故事,我没有去考证过,但在这个多灾多难的现实中,我倒十分的喜欢这个关于中秋的传说。也奇怪当下的现实远比六百多年前的元末,或者中国人曾经历过的任何一个末世,都要水深火热得多,而这样的故事,竟没有再出现过。

诚然,这其中是有一些原因的。首先是红朝之恶与历史上任何朝代末世都是不能相比的,本质上是不同的。红朝建立的基点就是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所以,它展现出来的邪恶无不是超出人类底线的。

其二是,历史上那些共举大事的先例都有一个条件,就是普世道德并没有被摧毁,诸如独立思考、分明善恶,抗暴讨逆,这些都是人的道德性的展现。因为有道德的存在,人才有分辨力,有行动力。而中共一上来就在摧毁这一点,将普世道德腐蚀掉,把人变成它的工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红朝之乱是与天象有关。所谓天象,可以理解为宇宙规律的一种展现。就像月亮有阴晴圆缺,朝代有兴亡胜衰,都是宇宙规律的具体展现,这种规律就是成住坏灭。天上的月亮盈满则亏,地上的朝代盛极则衰;月亮亏缺到极限时,人们将看不到月亮,这个时候是月晦。朝代衰败到极点时,国家就要灭亡,这时就要改朝换代;晦日过去后,新月升起,一弯如眉。前朝覆灭后,新朝开国,百废复兴。

然而,这里要说的是,不只是每一个朝代有其成住坏灭,由一个个朝代所组成的整部历史,其总体走势上也在符合着成住坏灭的规律。而红朝的出现,正值整部历史的进程都走入了成住坏灭的最后阶段,这个最后阶段,体现在社会中,就是人类道德发生普遍偏移和下滑,于是我们看到,正是因为世道衰乱,中共才有机可乘,反过来讲,正因为中共作乱,又使得这个乱世在崩溃之路上不断加速。乱世出乱党,乱党造乱世,两两相乱,乱之极矣。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这个乱世崩毁前,红朝可以无恶不作到了这个地步,却还在一线残喘,苟延至今的原因。如果是在历史上的任何一个阶段,出现这样的邪物,早已是天地殛之,化为粉齑矣。

所以说起这些,是因为我们应意识到,我们所处的时代,不同于历史以往任何一个朝代的末世,所以,那些振臂一呼共举大事的故事也很难在今天被照搬复制。但是,天地既有好生之德,历史就不应是为了灭而存在。即使是当整部历史的全过程已经走入坏灭的时候,却一定会有解救之道,就埋藏在这历史的过程中。

我们知道,历史留下一个真机,叫顺天而行。比如,古人重视道德实践,这就是一种顺天而行,这个天,乃是天道之天。又如元顺帝观天象,知元朝数尽,天命已改,于是离开元大都,将天下让给朱元璋,这也是顺天而行,这个天,乃是天意之天。关于顺天而行,我们并不陌生,人生天地间,顺天而行是一个生命应有的状态。

然而,历史也同时留下了另一个真机,叫逆天而行。这个逆天而行,非是大逆不道之逆,而是当天意与天道不一致时,有一种做法是宁违天意而顺天道。譬如,诸葛亮决意北伐,岳飞志在恢复,文天祥不降大元,这些都是逆天而行的先例。他们的所为与当时天意并不相符,但却顺应了更高的天道。诸葛亮高卧陇中之时就已知天意安排是三分天下,但之后还是决意北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岳飞时,衣冠南渡,宋室偏安就是当时的天意,但岳飞一心志在收复失土,与天意相违。文天祥时,天命属元,但是当南宋都已亡国后,文天祥仍是“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他们为何要逆天而行,为何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他们的逆天而行非是盲目的逆天而行,更不是现代人所以为的愚忠,他们所要实践的是各自对天道的领悟。若以成败论英雄,他们的确没有成功,但是他们却成为名留千古,垂范后世的大英雄。从此角度上看,当他们“不成功”时,他们的“成功”已经同在了,因为他们真正所成之功不体现在立功,也不只是立德,更是留下一个历史参照,那就是当人在看不到成功的希望时,甚至连天意也“时不我予”之时,人应该如何面对,如何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参照!

今天,社会道德的普遍下滑,让我们看到当历史按既定的规律走入坏灭之后,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令人无望。但也正是因为历史上有逆天者的参照在先,才让我们明白,哪怕是到了现实无望的绝境中,脚下依然有路可走,那就是顺应更高的天道。因为天道是不因任何因素而改变的,所以,对天道的坚守也是不以任何因素为转移的。历史上,共举大事这种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但坚守天道这种事,却与天时地利人多势众毫无关系。因为它全然只在我们的自心。孟子说虽千万人吾往矣,何止千万人,哪怕是天时不在我,地利不在我,道之所在,义必趋之!万千险阻,何足惧乎?!

更何况,虽然历史在成住坏灭的规律中,但这并不是全部,亦不是结束。成住坏灭之后,将是周而复始。这个周而复始,不是原地画圈,而是一种升华后的新元之始。如此看来,中共虽然至为邪恶,却也不过是坏灭过程中的一个工具,中共之败是既定之必然,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做为每个人,能否在最黑暗的时候还能够惟以天道是守,不与尘劫蹉跎,从而种下走入新元的先机。至于红朝何时灭亡,乱世何时结束,或许并没有它看起来的那样遥远,或许就在某一个阴霾散尽的月明之夜亦未可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