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科学成中共玩偶?《柳叶刀》跌落神坛(图)

2021-06-27 18:09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柳叶刀
《柳叶刀》杂志的展台。(图片来源:Bluerasberry/CC BY-SA 3.0)

【看中国2021年6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世界上最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被指责替中共干脏活,因为它谴责Covid-19的实验室泄漏理论是个阴谋。英国著名调查新闻记者比雷尔(Ian Birrell),揭开了《柳叶刀》是如果从神坛跌落的。

比雷尔曾经是英国前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演讲撰稿人,6月27日,他在《星期日邮报》上,发表了一则有关《柳叶刀》的长篇调查新闻。

《柳叶刀》主编:我们不做任何危及中共的事

比雷尔写道,今年早些时候,德国著名精神病学家舒尔茨(Thomas Schulze),向世界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主编霍顿(Richard Horton)发出了一份提案,建议他们,在迫害维吾尔人方面,就中国科学家与中共的合谋展开辩论。

舒尔茨的想法是在对镇压性监视、收集基因子据、强制绝育和摘取被关在残酷镇压的集中营中的囚犯的器官感到震惊时产生的。

舒尔茨教授写道:“我们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而且范围空前,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至少需要按照最好的学术传统进行公开讨论。”

他知道《柳叶刀》并不回避政治争议,去年该杂志发表了一份声明,呼吁英国结束对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酷刑和医疗忽视”,他因美国的引渡要求而被关押在狱中。

但他对霍顿的回应感到震惊,霍顿说他不“希望做任何可能危及”他在中国的编辑。霍顿写道:“发表呼吁抵制的文章很可能使她的处境无法维持。”

正如舒尔茨所说,这是“明确承认对北京的叩头”。

比雷尔表示,科学独立和言论自由是西方社会的组成部分,有影响力的期刊不应该处于损害其诚性的情况。

舒尔茨是对的。然而,鉴于像《柳叶刀》这样的期刊对事业的影响,很少有科学家敢于公开发表批评意见,尽管许多人与舒尔茨一样,对其编辑似乎对中国政权的热情感到震惊。

《柳叶刀》成中共喉舌

比雷尔尖锐地指出,这本有着198年历史的期刊,现在是全球越来越多质疑的焦点,即所谓的权威科学媒体,在安抚中国共产党政权和扼杀关于Covid-19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辩论中所扮演的角色。

霍顿是个好斗的人,他编辑《柳叶刀》已经26年了。他在这场大流行中表现突出,抨击英国和美国政府的政策失误,同时为中共辩护,甚至坚持认为将病毒来源归咎于中国或寻找零号病人是不公平的。

关注的核心可能是自该大流行病开始以来,所有科学期刊中最有争议的文章:去年二月发表的《柳叶刀》被称为“支持中国科学家、公共卫生专家和医务人员的声明”。

作者抨击了他们所说的“暗示Covid-19没有自然来源的阴谋论”。

他们赞扬北京“迅速、公开和透明地分享关于这次爆发的数据”,但是警告说,这受到关于起源的“谣言和虚假信息”的威胁,而不是受到压制医生、隐藏数据和掩盖证据的独裁政权的威胁。

另一败笔:达萨克利用《柳叶刀》被曝

由27位专家签署的《柳叶刀》信件,在压制科学、政治和媒体对这一流行病可能始于实验室事件,而不是从动物身上自然蔓延的任何想法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

据报道,在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上个月大幅改变态度之前,Facebook甚至将探讨实验室泄漏假说的文章标记为“虚假信息”。

然而后来发现,《柳叶刀》的声明,是由英国科学家达萨克(Peter Daszak)秘密起草的,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长期合作者,该研究所正在进行蝙蝠冠状病毒的高风险研究,并存在已知的安全问题。

达萨克是年薪30万英镑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该联盟是一家位于纽约的慈善机构,其资金流向了他的朋友石正丽,这位武汉病毒学专家因收集蝙蝠样本的工作而被称为“蝙蝠女”。

四个月后,《柳叶刀》成立了一个“Covid-19委员会”,以协助政府并审查其起源。该委员会由萨克斯(Jeffrey Sachs)领导,他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和作家,曾与摇滚明星波诺(Bono)一起开展援助活动。

萨克斯最近驳斥了关于中国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说法,采用了中国政府的说法,即它是在对抗伊斯兰武装分子。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支持达萨克领导他的委员会的12人工作组,调查Covid-19的起源,《柳叶刀》声明的五位签署者也加入了这个工作组。达萨克的利益冲突在6个月前就被《每日邮报》曝光。

《柳叶刀》转向“回避”达萨克但不彻底

上周,《柳叶刀》终于让达萨克从委员会中“回避”,并在其声明中发表了一份“附录”,详细说明了他与中国的一些联系。

然而,批评者说,该杂志仍然没有承认2月份声明的另外六个签署者与达萨克的生态健康联盟有董事或合伙人的关系。

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生物安全专家和化学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说:“《柳叶刀》最好能说明达萨克和其他签名者之前的声明是不真实的,并在社论中表达关切。”

现在《星期日邮报》获悉,《柳叶刀》将发表这些签名者的第二份声明,该声明强调Covid-19可能是通过从动物到人类的自然“人畜共患”传播出现的。

一位代表说,“我们认为,这似乎更有可能是通过中间哺乳动物宿主的传播,尽管不能完全排除其它的可能性,”并补充说,他们仍然“缺少一些签名”。

《柳叶刀》声明里最初的四位专家,后来似乎改变了他们的立场,包括科罗拉多州的病毒学家卡里舍(Charles Calisher)。他承认“有太多的巧合”,不能忽视实验室泄漏的假设,“它更有可能来自那个实验室”。

芝加哥大学的罗兹曼(Bernard Roizman),也相信病毒被带到了一个实验室,进行了研究,然后“一些马虎的人”把它放了出来。

16个月前的这份《柳叶刀》声明,引起了如此大的轰动,签署该声明的一位科学家告诉比雷尔:“没有人在我的草坪上烧十字架或威胁我的家人,这真是个奇迹。”

霍顿的黑历史

然而,作为一名前医生,霍顿对争议并不陌生,最臭名昭著的是,他是伦敦一家医院的前同事所写的那篇不光彩的论文的出版商,这篇论文助长了全球反疫苗运动。

这篇由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撰写的1998年的论文,后来被医学调查认定为不诚实,错误地声称MMR(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和自闭症之间存在联系,在家庭中引发了恐惧,疫苗接种率急剧下降,并爆发了致命的麻疹疫情。

霍顿花了12年时间才收回这项有毒的研究,今天,当反疫苗接种游说团体宣传对Covid-19疫苗的担忧时,这项研究仍在回响。一位著名的美国生物学家说:“仅韦克菲尔德的失败就应该结束他(霍顿)的任期。”

奇怪的是,去年1月24日,当武汉传出关于一种致命的新病毒的消息时,霍顿在一条推特上抨击其它媒体“焦虑升级”,坚持认为没有理由对一种“传播性适中、致病性相对较低”的疾病感到恐慌。

然而,他很快就指责政府部长们因其“缓慢、自满和平淡”的反应而导致数千人死亡,同时谴责政府的科学顾问,在他所谓的“一代人中最大的科学政策失败”中的连带责任。

他通过频繁的广播、报纸专栏,甚至是一本名为《Covid-19大灾难》的书,来传达他的信息。同时,他出现在中国国家电视台,赞扬北京政府“行动非常果断”。

他说:“我们非常感谢中国处理武汉疫情的方式,”尽管有证据表明,中国官员延迟向世界发出警告,对发病情况撒谎,并掩盖人与人传播的关键证据。

霍顿提到了对中国行为的担忧,但在特朗普总统提出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后,他攻击美国政客“为阴谋论提供了可信度”。他在《卫报》上写道:“与其加入批评北京的大合唱,不如试着把自己放在中国决策者的位置上。”

霍顿对中共的仰慕之情并不新鲜。

2015年,也就是他从北京获得最高荣誉的那一年,他告诉《柳叶刀》的读者,“中国强调友谊,以及这种友谊所鼓励的批判性思想的自由流动,可能为其他国家提供关于科学合作如何能加速社会和政治变革的教训。”

同时,他利用自己的杂志追求政治目标,支持“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并声称与伊拉克战争有关的平民死亡人数被大量低估,这一点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那些试图为起源辩论提供其它观点的人受到了挫折。一个团体在1月提交了一封由14位全球专家签署的信,认为“自然起源没有得到结论性论据的支持,实验室起源不能被正式抛弃”。

这封信被《柳叶刀》拒绝了,理由是,它“不是我们的重点”。

同行对《柳叶刀》的批评

竞争对手《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主编戈德利(Fiona Godlee)说,她认为发表达萨克的文章没有问题,但应该明确说明利益冲突。

戈德利说:“但是,当关于大流行病起源的事实远未确立时,编辑却对中国给予如此明确的支持,告诉人们不要批评,这就不太好了。所有的期刊都会被指责为选边站。挑战在于保持期刊的开放性,作为辩论各方的平台,直到科学事实被确定无疑。”

其他人对霍顿的批评是严厉的。

一位美国科学家说:“薄如蝉翼的政治活动主义已经毁掉了期刊的声誉,可能是无法弥补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许多其它期刊只做得稍微好一点。”

保守党议员西利(Bob Seely)说,“《柳叶刀》的编辑,似乎是扼杀辩论的关键人物。”他指责霍顿将政治和可能的商业利益置于寻求真相之上的行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西利说:“关于掩盖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科学问题的说法与日俱增。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查明在《柳叶刀》等杂志的串通下,大流行病的起源似乎被掩盖了的真相。”

有影响力的机构都被中共攻陷?

在这种担忧的背后,人们担心这些有影响力的机构正在向中共献媚,以保护商业利益,因为中共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试图为经济和军事优势而主导科学。

德国精神病学家舒尔茨无法说服任何杂志同意他的想法,即就科学与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所遭受的暴行之间的关系进行辩论。

更广泛的科学杂志《自然》也被指控扼杀了关于实验室泄漏理论的辩论。

澳大利亚医学教授和疫苗研究员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是最早对新病毒的性质提出担忧的专家之一,他说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在短短两天内就被《柳叶刀》拒绝了,因为这是一个可能冒犯中共的“烫手山芋”。

他说:“我们以为《柳叶刀》会感兴趣,因为他们一直在发表关于起源辩论的另一方言论,包括毫无科学根据的达萨克的宣传文章。但他们也不该那么快地拒绝我的论文。

“在目前的领导下,《柳叶刀》似乎已经从一个有声望的领先临床期刊,变成了一个对宣传比对科学更感兴趣的期刊,并且在出版政策上越来越受中国的影响。”

《柳叶刀》由总部设在伦敦的RELX集团拥有。它在中国有广泛的业务,包括与腾讯合作在中国传播健康信息,腾讯是科技巨头,在严格的中共政府审查制度中起着核心作用。

《柳叶刀》的一份声明说,其委员会将专家聚集在一起,解决健康和医学方面的紧迫问题。声明说:“所有关于委托人和撰稿人的最终决定都是由主席做出的。”

《柳叶刀》坚称,其杂志在编辑上是独立的,设定了“极高的标准”,论文的选择“基于科学的力量和科学论证的可信度”。

一位女发言人拒绝就未发表的论文、围绕达萨克论文的问题,以及霍顿为中共辩护的做法发表评论。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