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科學成中共玩偶?《柳葉刀》跌落神壇(圖)

2021-06-27 18:09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柳葉刀
《柳葉刀》雜誌的展臺。(圖片來源:Bluerasberry/CC BY-SA 3.0)

【看中國2021年6月27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世界上最著名的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被指責替中共干髒活,因為它譴責Covid-19的實驗室泄漏理論是個陰謀。英國著名調查新聞記者比雷爾(Ian Birrell),揭開了《柳葉刀》是如果從神壇跌落的。

比雷爾曾經是英國前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的演講撰稿人,6月27日,他在《星期日郵報》上,發表了一則有關《柳葉刀》的長篇調查新聞。

《柳葉刀》主編:我們不做任何危及中共的事

比雷爾寫道,今年早些時候,德國著名精神病學家舒爾茨(Thomas Schulze),向世界知名醫學雜誌《柳葉刀》的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發出了一份提案,建議他們,在迫害維吾爾人方面,就中國科學家與中共的合謀展開辯論。

舒爾茨的想法是在對鎮壓性監視、收集基因子據、強制絕育和摘取被關在殘酷鎮壓的集中營中的囚犯的器官感到震驚時產生的。

舒爾茨教授寫道:「我們認為,中國的人權狀況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而且範圍空前,我們不能再保持沉默,至少需要按照最好的學術傳統進行公開討論。」

他知道《柳葉刀》並不迴避政治爭議,去年該雜誌發表了一份聲明,呼籲英國結束對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酷刑和醫療忽視」,他因美國的引渡要求而被關押在獄中。

但他對霍頓的回應感到震驚,霍頓說他不「希望做任何可能危及」他在中國的編輯。霍頓寫道:「發表呼籲抵制的文章很可能使她的處境無法維持。」

正如舒爾茨所說,這是「明確承認對北京的叩頭」。

比雷爾表示,科學獨立和言論自由是西方社會的組成部分,有影響力的期刊不應該處於損害其誠性的情況。

舒爾茨是對的。然而,鑒於像《柳葉刀》這樣的期刊對事業的影響,很少有科學家敢於公開發表批評意見,儘管許多人與舒爾茨一樣,對其編輯似乎對中國政權的熱情感到震驚。

《柳葉刀》成中共喉舌

比雷爾尖銳地指出,這本有著198年歷史的期刊,現在是全球越來越多質疑的焦點,即所謂的權威科學媒體,在安撫中國共產黨政權和扼殺關於Covid-19可能從武漢實驗室泄露的辯論中所扮演的角色。

霍頓是個好鬥的人,他編輯《柳葉刀》已經26年了。他在這場大流行中表現突出,抨擊英國和美國政府的政策失誤,同時為中共辯護,甚至堅持認為將病毒來源歸咎於中國或尋找零號病人是不公平的。

關注的核心可能是自該大流行病開始以來,所有科學期刊中最有爭議的文章:去年二月發表的《柳葉刀》被稱為「支持中國科學家、公共衛生專家和醫務人員的聲明」。

作者抨擊了他們所說的「暗示Covid-19沒有自然來源的陰謀論」。

他們讚揚北京「迅速、公開和透明地分享關於這次爆發的數據」,但是警告說,這受到關於起源的「謠言和虛假信息」的威脅,而不是受到壓制醫生、隱藏數據和掩蓋證據的獨裁政權的威脅。

另一敗筆:達薩克利用《柳葉刀》被曝

由27位專家簽署的《柳葉刀》信件,在壓制科學、政治和媒體對這一流行病可能始於實驗室事件,而不是從動物身上自然蔓延的任何想法方面起到了關鍵作用。

據報導,在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上個月大幅改變態度之前,Facebook甚至將探討實驗室泄漏假說的文章標記為「虛假信息」。

然而後來發現,《柳葉刀》的聲明,是由英國科學家達薩克(Peter Daszak)秘密起草的,他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長期合作者,該研究所正在進行蝙蝠冠狀病毒的高風險研究,並存在已知的安全問題。

達薩克是年薪30萬英鎊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該聯盟是一家位於紐約的慈善機構,其資金流向了他的朋友石正麗,這位武漢病毒學專家因收集蝙蝠樣本的工作而被稱為「蝙蝠女」。

四個月後,《柳葉刀》成立了一個「Covid-19委員會」,以協助政府並審查其起源。該委員會由薩克斯(Jeffrey Sachs)領導,他是著名的經濟學家和作家,曾與搖滾明星波諾(Bono)一起開展援助活動。

薩克斯最近駁斥了關於中國正在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的說法,採用了中國政府的說法,即它是在對抗伊斯蘭武裝分子。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支持達薩克領導他的委員會的12人工作組,調查Covid-19的起源,《柳葉刀》聲明的五位簽署者也加入了這個工作組。達薩克的利益衝突在6個月前就被《每日郵報》曝光。

《柳葉刀》轉向「迴避」達薩克但不徹底

上週,《柳葉刀》終於讓達薩克從委員會中「迴避」,並在其聲明中發表了一份「附錄」,詳細說明瞭他與中國的一些聯繫。

然而,批評者說,該雜誌仍然沒有承認2月份聲明的另外六個簽署者與達薩克的生態健康聯盟有董事或合夥人的關係。

美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生物安全專家和化學生物學教授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說:「《柳葉刀》最好能說明達薩克和其他簽名者之前的聲明是不真實的,並在社論中表達關切。」

現在《星期日郵報》獲悉,《柳葉刀》將發表這些簽名者的第二份聲明,該聲明強調Covid-19可能是通過從動物到人類的自然「人畜共患」傳播出現的。

一位代表說,「我們認為,這似乎更有可能是通過中間哺乳動物宿主的傳播,儘管不能完全排除其它的可能性,」並補充說,他們仍然「缺少一些簽名」。

《柳葉刀》聲明裡最初的四位專家,後來似乎改變了他們的立場,包括科羅拉多州的病毒學家卡裡舍(Charles Calisher)。他承認「有太多的巧合」,不能忽視實驗室泄漏的假設,「它更有可能來自那個實驗室」。

芝加哥大學的羅茲曼(Bernard Roizman),也相信病毒被帶到了一個實驗室,進行了研究,然後「一些馬虎的人」把它放了出來。

16個月前的這份《柳葉刀》聲明,引起了如此大的轟動,簽署該聲明的一位科學家告訴比雷爾:「沒有人在我的草坪上燒十字架或威脅我的家人,這真是個奇蹟。」

霍頓的黑歷史

然而,作為一名前醫生,霍頓對爭議並不陌生,最臭名昭著的是,他是倫敦一家醫院的前同事所寫的那篇不光彩的論文的出版商,這篇論文助長了全球反疫苗運動。

這篇由韋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撰寫的1998年的論文,後來被醫學調查認定為不誠實,錯誤地聲稱MMR(麻疹、腮腺炎和風疹)疫苗和自閉症之間存在聯繫,在家庭中引發了恐懼,疫苗接種率急劇下降,並爆發了致命的麻疹疫情。

霍頓花了12年時間才收回這項有毒的研究,今天,當反疫苗接種遊說團體宣傳對Covid-19疫苗的擔憂時,這項研究仍在迴響。一位著名的美國生物學家說:「僅韋克菲爾德的失敗就應該結束他(霍頓)的任期。」

奇怪的是,去年1月24日,當武漢傳出關於一種致命的新病毒的消息時,霍頓在一條推特上抨擊其它媒體「焦慮升級」,堅持認為沒有理由對一種「傳播性適中、致病性相對較低」的疾病感到恐慌。

然而,他很快就指責政府部長們因其「緩慢、自滿和平淡」的反應而導致數千人死亡,同時譴責政府的科學顧問,在他所謂的「一代人中最大的科學政策失敗」中的連帶責任。

他通過頻繁的廣播、報紙專欄,甚至是一本名為《Covid-19大災難》的書,來傳達他的信息。同時,他出現在中國國家電視臺,讚揚北京政府「行動非常果斷」。

他說:「我們非常感謝中國處理武漢疫情的方式,」儘管有證據表明,中國官員延遲向世界發出警告,對發病情況撒謊,並掩蓋人與人傳播的關鍵證據。

霍頓提到了對中國行為的擔憂,但在特朗普總統提出病毒可能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後,他攻擊美國政客「為陰謀論提供了可信度」。他在《衛報》上寫道:「與其加入批評北京的大合唱,不如試著把自己放在中國決策者的位置上。」

霍頓對中共的仰慕之情並不新鮮。

2015年,也就是他從北京獲得最高榮譽的那一年,他告訴《柳葉刀》的讀者,「中國強調友誼,以及這種友誼所鼓勵的批判性思想的自由流動,可能為其他國家提供關於科學合作如何能加速社會和政治變革的教訓。」

同時,他利用自己的雜誌追求政治目標,支持「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並聲稱與伊拉克戰爭有關的平民死亡人數被大量低估,這一點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那些試圖為起源辯論提供其它觀點的人受到了挫折。一個團體在1月提交了一封由14位全球專家簽署的信,認為「自然起源沒有得到結論性論據的支持,實驗室起源不能被正式拋棄」。

這封信被《柳葉刀》拒絕了,理由是,它「不是我們的重點」。

同行對《柳葉刀》的批評

競爭對手《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主編戈德利(Fiona Godlee)說,她認為發表達薩克的文章沒有問題,但應該明確說明利益衝突。

戈德利說:「但是,當關於大流行病起源的事實遠未確立時,編輯卻對中國給予如此明確的支持,告訴人們不要批評,這就不太好了。所有的期刊都會被指責為選邊站。挑戰在於保持期刊的開放性,作為辯論各方的平臺,直到科學事實被確定無疑。」

其他人對霍頓的批評是嚴厲的。

一位美國科學家說:「薄如蟬翼的政治活動主義已經毀掉了期刊的聲譽,可能是無法彌補的。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許多其它期刊只做得稍微好一點。」

保守黨議員西利(Bob Seely)說,「《柳葉刀》的編輯,似乎是扼殺辯論的關鍵人物。」他指責霍頓將政治和可能的商業利益置於尋求真相之上的行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西利說:「關於掩蓋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科學問題的說法與日俱增。至關重要的是,我們要查明在《柳葉刀》等雜誌的串通下,大流行病的起源似乎被掩蓋了的真相。」

有影響力的機構都被中共攻陷?

在這種擔憂的背後,人們擔心這些有影響力的機構正在向中共獻媚,以保護商業利益,因為中共花費了數十億美元,試圖為經濟和軍事優勢而主導科學。

德國精神病學家舒爾茨無法說服任何雜誌同意他的想法,即就科學與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所遭受的暴行之間的關係進行辯論。

更廣泛的科學雜誌《自然》也被指控扼殺了關於實驗室泄漏理論的辯論。

澳大利亞醫學教授和疫苗研究員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是最早對新病毒的性質提出擔憂的專家之一,他說他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論文在短短兩天內就被《柳葉刀》拒絕了,因為這是一個可能冒犯中共的「燙手山芋」。

他說:「我們以為《柳葉刀》會感興趣,因為他們一直在發表關於起源辯論的另一方言論,包括毫無科學根據的達薩克的宣傳文章。但他們也不該那麼快地拒絕我的論文。

「在目前的領導下,《柳葉刀》似乎已經從一個有聲望的領先臨床期刊,變成了一個對宣傳比對科學更感興趣的期刊,並且在出版政策上越來越受中國的影響。」

《柳葉刀》由總部設在倫敦的RELX集團擁有。它在中國有廣泛的業務,包括與騰訊合作在中國傳播健康信息,騰訊是科技巨頭,在嚴格的中共政府審查制度中起著核心作用。

《柳葉刀》的一份聲明說,其委員會將專家聚集在一起,解決健康和醫學方面的緊迫問題。聲明說:「所有關於委託人和撰稿人的最終決定都是由主席做出的。」

《柳葉刀》堅稱,其雜誌在編輯上是獨立的,設定了「極高的標準」,論文的選擇「基於科學的力量和科學論證的可信度」。

一位女發言人拒絕就未發表的論文、圍繞達薩克論文的問題,以及霍頓為中共辯護的做法發表評論。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