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前國務卿通敵?要求克里辭職被調查呼聲漸高(圖)

2021-04-27 23:10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克里
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現任美國總統氣候特使。(圖片來源: U.S. Embassy Seoul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4月27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綜合)在週末發布的一份爆炸性報導中,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Mohammad Javad Zarif)說,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告訴他,以色列是數百次襲擊敘利亞境內伊朗資產的幕後黑手,之後,要求民主黨人克里辭職的呼聲越來越高。

據《Daily Wire》4月27日報導,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Jen Psaki)和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在26日被問及該報導時,都拒絕發表評論,稱他們不對泄露的材料發表評論。

在普萊斯和普薩基都拒絕後,現任美國總統氣候特使的克里決定對此作出回應,聲稱:「我可以告訴你們,這個故事和這些指控都是明確的錯誤。這種情況從未發生過--無論是在我擔任國務卿的時候還是之後。」

《自由燈塔》(Free Beacon)記者羅斯(Chuck Ross)指出,克里沒有具體說明他聲稱的哪部分故事是假的。

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給《Daily Wire》的一份聲明中說:「如果這盤磁帶得到核實,這將標誌著克里特使對扎裡夫外長的災難性和不合格的魯莽行為,危及美國人和我們盟友的安全,而且這將與他長期以來賦予伊朗政權權力的模式相一致。克里向阿亞圖拉(Ayatollah)的恐怖主義銀行賬戶注入了數千億美元,在歐巴馬政府期間是扎裡夫的親信,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期間多次被抓到與扎裡夫會面(儘管有《洛根法》Logan Act)--而且從未公開說明他們討論了什麼。」

根據1799年生效的《洛根法》,禁止任何美國公民在未獲政府授權下,干預美國跟外國政府的外交關係,意圖影響外國政府、官員,或影響美國受爭議議題。違者屬重罪,最高可監禁3年。

前國務卿和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告訴《自由燈塔》,該報導證明了「我多年來所說的話。[扎裡夫]在克里公職卸任後,繼續與前國務卿克里就政策問題進行接觸,而且據扎裡夫說,克里向伊朗人通報了以色列的行動」。

蓬佩奧繼續說:「在我們與伊朗達成降低美國人安全的協議之前,最好能知道這兩位領導人之間可能有什麼安排,如果有的話。」

其他回應

眾議員斯塔法尼克(Elise Stafanik)說:「這是一種犯罪行為,必須立即對克里進行調查和起訴。拜登總統必須立即將克里從任何政府或顧問職位上撤下來。」

前聯合國大使海利(Nikki Haley)說:「這在很多方面都是令人厭惡的。拜登和克里必須回答,為什麼克里會向伊朗這個頭號恐怖支持者通風報信,同時在我們最大的夥伴之一以色列的背後捅刀子。」

川普兒子、小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Jr.)說:「想像一下,一個坐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川普官員,像克里那樣,告訴伊朗有關以色列打擊的細節?我相信媒體會大喊叛國罪,他們也不會太離譜,但他們當然會說但什麼都不會做,因為他們是無用的宣傳者。」

班克斯議員(Jim Banks)說:「克里必須立即辭職。調查應該是追溯性的。」

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說:「這些報導令人擔憂,我希望有機會在非公開聽證會上向克里詢問此事。」

參議員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說:「如果情報泄露的傳言是真的,克里應該認真考慮辭職。」

參議員沙利文(Dan Sullivan)和斯科特(Rick Scott)都呼籲克里辭職。

七小時採訪錄音曝光

在伊朗外長的一段泄露的錄音中,伊朗外交官扎裡夫聲稱,克里告訴他,在擔任歐巴馬的國務卿期間,以色列曾攻擊過伊朗在敘利亞的資產。克里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擔任國務卿。

克里本人並沒有出現在錄音中,而以色列官員自己此前也曾分享過他們對敘利亞的一些攻擊細節。

關於這位美國前高級外交官的信息,是在一次爆炸性的泄密事件中出現的,扎裡夫在錄音中抱怨已故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im Soleimani)。

該錄音帶於25日浮出水面,提供了伊朗政權內部明顯裂痕的跡象,同時展示了伊朗的最高外交官在與強大的內部力量抗衡時自己的無能。

26日,《紐約時報》和其它媒體,把有關扎裡夫對克里的評論部分進行了報導。

扎裡夫說,「前國務卿克里告訴他,以色列至少200次襲擊了伊朗在敘利亞的資產,這讓他很吃驚。」

錄音中,扎裡夫說:「是美國國務卿克里告訴我,以色列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朗軍隊發動了200多次襲擊。」

在有關川普政府的評論中,扎裡夫說:「如果伊朗沒有成為川普先生的優先事項,中國和俄羅斯就會成為他的優先事項。如果因為與西方的敵對關係,我們總是需要俄羅斯和中國,他們不必與任何人競爭,同時他們也可以通過我們始終享受最大的利益。」

中國和俄羅斯都是重返伊朗核協議的積極支持者。他們在維也納的代表團沒有立即回應26日的評論請求。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哈提布扎德(Saeed Khatibzadeh)26日表示,該新聞頻道只公布了對這位外交部長7個小時的採訪的節選,但哈提布扎德沒有質疑這段音頻的真實性。

哈提卜扎德稱,發布錄音是「非法的」,並稱其為「選擇性」編輯,但他和其他人,沒有就錄音是如何公開的發表意見。扎裡夫在訪問卡達後,於26日訪問伊拉克,在巴格達發表簡短聲明後沒有接受記者的提問。

美國國務院前伊朗問題特別顧問諾羅尼亞(Gabriel Noronha),在福克斯新聞報導的一份聲明中說:「扎裡夫在伊朗殘酷的政治環境中作為外交部長存活了八年,主要原因是,他充當了面向世界的‘合理’門面,保護(伊朗)政權中權力更大的激進份子,免受西方和媒體的監督。」

「我認為,這次泄密很可能是由長期以來憎恨扎裡夫並試圖趕走他的政權內部人士煽動的。他們反對目前重新加入[伊朗核協議]的努力,也想加強國內對魯哈尼總統及其盟友在6月競選時的反對。」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