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美名校“洗脑”学生 父千字文谴责并愤怒退学(图)

2021-04-18 22:01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学校
纽约曼哈顿的精英私立学校、布里尔利学校(Brearly School)。(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看中国2021年4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一位父亲受够了纽约曼哈顿一所精英私立学校、布里尔利学校(Brearly School)对种族主义问题的高压关注,不会在秋季重新给女儿报名,他指责学校试图用“觉醒”意识形态给孩子们“洗脑”,灌输思想,而不是“教他们如何自己思考”。但学校抨击这位家长的言论“令人反感”。

“总得有人去做”

据英国《每日邮报》4月18日报导,现年45岁的古特曼(Andrew Gutmann),曾在一封日期为4月13日的信中宣布,他已经选择不再让女儿重新注册这所学费为每年5.4万美元的女子学校。他现在进一步说出了他写这封信的原因。记者韦斯(Bari Weiss)几天前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古特曼的信。

古特曼经营着自己家族的化工生意,他17日告诉《纽约邮报》,他写的这封1700字的信,寄给了650个不同家庭,是因为“必须有人说出来”。他说,他并不后悔寄出这封信。

古特曼告诉该媒体:“她(古特曼的女儿)还没有被学校洗脑,在家里她有我(的照看)。我不确定其他孩子是否如此。总得有人去做。有人必须点燃火。每个人都很害怕取消文化。(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摧毁这个城市,我们会摧毁这个国家。”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Washington Free Beacon)报道,在黑人校友在Instagram账号“Black at Brearley”上发帖指责学校的种族主义后,学校已经开始了所需的反种族主义承诺。

古特曼对《纽约邮报》说,他对学校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担心,越来越沮丧。去年,他拒绝签署学校的反种族主义承诺书。古特曼说:“我以为他们当时会把我女儿踢出去,他们没有,但明年他们要把该承诺写入了每年的学校合同中。”

该承诺要求未来学生的父母解释他们家庭的价值观,如何与学校“致力于创建一个反种族主义和包容性的学校社区”相一致。入学申请书还指出,学校“要求所有成员,包括至少一名家长/监护人,参加必要的反种族主义培训和持续反思”。

古特曼说,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受够了,他最终提笔写了这封信。

学校“要么撒谎,要么做得糟糕”

据《纽约邮报》报道,这位忧心忡忡的父亲声称,学校的“曾经严谨的课程”完全改变了,因为管理员在大流行期间,“当大家都心不在焉的时候”,“设法偷偷地”增加了对种族的强调。

他告诉该媒体:“我不知道是谁在真正操作,没有人知道。”古特曼说,他对布里尔利最反感的是,学校“已经开始灌输思想,而不是教他们如何自己思考”。

布里尔利的校长弗里德(Jane Fried)16日给学校的家长发了一条消息,她在信中抨击古特曼的信“极具攻击性和危害性”。

弗里德写道:“今天(16日)下午,我和其他与高年级学生密切合作的人会见了一百多名学生,他们中的许多人告诉我们,他们对这封信以及这封信直接寄到我们家里的事实感到害怕和恐惧。”

“我们的学生注意到,当这封否认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信进入他们的家门时,持续的种族主义(系统性或其它)的证据每天都出现在我们的头条新闻中。”

但古特曼称,布里尔利的学生不应该因为在家里收到信而“害怕”。

古特曼17日说:“高年级的学生会害怕在家里收到一封信?他们感到害怕和恐惧?学校表示,它的首要任务是教会女孩们智勇双全、勇往直前。要么他们(学校)在撒谎,要么他们(学校)做得很糟糕。”

目前还不清楚古特曼是如何设法获得他寄信的650个家庭的家庭地址的。

古特曼信中列举了10条反对意见

古特曼在信中描绘了他所称的布里尔利的“批判种族理论”,他说这是在“主张黑人应该永远被视为无助的受害者”。

他举的例子之一是,学校对家长的“狡辩”和“一刀切的”的反种族主义培训课程,以及鉴于“黑命贵”(BLM)运动,已经教了多年的材料,现在突然被认为是具有攻击性的。他没有说哪些书被撤下,但说这包括他女儿的四年级班级使用的教材。

古特曼发怒说,女孩们被教导要仇恨自己的国家,白人学生因肤色而被评判。他还否认美国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称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就没有了。

他说:“我反对布里尔利学校支持的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定义,即任何黑人代表性不足的教育、职业或社会结果,都是上述系统性种族主义或白人至上和压迫的初步证据。诸如此类的轻率和无凭无据的信念,与布里尔利学校声称代表的知识和科学真理截然相反。”

他还批评, “布里尔利学校空洞、不恰当、狂热地使用‘公平’、‘多样性’和‘包容性’等词语。如果该校真的关心所谓的‘公平’,它就应该停止优先考虑录取传统生(校友子女)、其他学生的兄弟姐妹或富豪家庭的子女。”

古特曼接着说,学校正在向女孩们“灌输”一种单一的思维方式,“最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共的文化大革命”。

他写道:“我反对布里尔利学校为‘黑命贵’等团体和运动代言,‘黑命贵’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反家庭的、仇视异族的、反亚裔的和反犹太主义的组织,它既不代表这个国家大多数黑人社区,也不以任何方式、形态或形式代表他们的最佳利益。”

古特曼说:“我不能容忍一所学校不仅以我女儿的肤色来评判她,还鼓励和指导女儿以他人的肤色来评判他人。”

他说,“通过肤色和种族的视角来看待教育的每一个要素、历史和社会的每一个方面,我们正在亵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的遗产,彻底违反了这些民权领袖为之信仰、奋斗和牺牲的运动。”

他还写道:“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亲自与许多布里尔利学校的家长,以及同等教育机构的孩子家长交谈。非常清楚的是,大多数家长认为,布里尔利学校的反种族主义政策是错误的、分裂的、适得其反的,而且是癌性的。”

他补充说:“许多人和我一样认为,这些政策,将最终摧毁这所直到最近都一直优秀的教育机构。”

古特曼说,已经收到了来自全市的家长的支持邮件。他对《纽约邮报》说:“有一个完全的类似地下的运动。”

目前已有850多人在韦斯的博客上发表评论,其中一个人发帖说:“这是杰作,我想请这个人喝一杯。”

布里尔利学校,是拥有761名学生的K-12学校,其著名校友包括卡罗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女演员蒂娅-里欧妮(Tea Leoni)和吉尔-克雷伯格(Jill Clayburgh)、惠特尼博物馆的创始人格特鲁德-范德比尔特-惠特尼(Gertrude Vanderbilt Whitney)、伊丽莎白-默多克(Elisabeth Murdoch)、多萝西-希夫(Dorothy Schiff)和爱丽丝-戈尔-金(Alice Gore King)。多萝西-希夫生前是《纽约邮报》的老板,而爱丽丝-戈尔-金曾是美国著名的企业家和教育家,曾经担任过布里尔利学校的副校长。

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剧作家兼喜剧演员蒂娜-菲(Tina Fey)、演员兼导演德鲁-巴里莫尔(Drew Barrymore)和演员兼剧作家史蒂夫-马丁(Steve Martin)等人的女儿都在布里尔利学校就读。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