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300页邮件证实福西世卫助中共瞒疫(图)

2021-03-03 04:40 作者:肖然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美国NIH总监福西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图片来源:OLIVIER DOULIERY/AFP/ 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21年3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综合报导)美国卫生部最新披露的一批电邮显示,早在2020年中共病毒爆发之初,世卫和福西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就帮助中共控制COVID19病毒的相关消息。 

据司法观察3月1日的新闻稿,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DCNF)从美国卫生部收到了福西( Anthony Fauci)和其下属莱恩(Clifford Lane)的301页电子邮件和其他记录。显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官员根据中共的条款定制了保密表格,世界卫生组织早在2020年1月进行了一项未公布的“严格保密”的中共病毒流行病学分析。

邮件还显示,一位中国记者向NIH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副所长莱恩(Cliff Lane)指出,世卫报告和中国官方的感染人数不一致。

这些邮件是因司法观察代表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DCNF)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法院提起的信息自由法(FOIA)诉讼获得的。

2020年4月1日,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要求美国卫生部提供如下信息,但未收到回复,包括:福西和莱恩与世卫官员之间关于中共病毒的通信;以及福西、莱恩之间关于世卫、世卫官员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和中共的通信。

获得的邮件包括2020年2月14日至15日,莱恩和世卫技术官员韩(Mansuk Daniel Han)之间关于保密表格的对话。“这次的表格是根据中共国的条款量身定做,所以我们不能使用之前的表格。”韩写道。

2020年2月13日,世卫向前往中国的NIH官员发出的简报中,要求他们在与中共达成协议前,不要分享信息。“重要的是:请将其视为敏感信息,在我们与中共达成协议之前,不用于公开交流。”

2020年1月20日的一封电邮中,一位世卫官员讨论了他们在1月稍早对中共病毒进行的流行病学分析,并表示是“严格保密的”,”只针对“感染危害战略和技术咨询小组,”不应进一步传播”。

2020年3月4日,中国财新传媒记者曾佳(音译)给莱恩的邮件指出,WHO联合中国考察团报告第6页说,2019年12月2日,武汉至少有一例中共病毒临床诊断病例;1月11日至17日,武汉每天都有新的临床诊断和确诊病例,这与武汉市卫健委的数字不符。

在2020年2月15日的邮件中,世卫驻华办事处主任加莱亚(Gauden Galea)通知前往中国的联合考察团成员,他们在中国的所有活动将由国家卫健委安排。

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主编巴顿表示,“这些邮件在中共病毒爆发初期就定下了基调。很明显,世卫一开始就允许中共控制信息。真正的透明度是至关重要的。”

司法观察主席菲顿说,“这些电邮显示,世卫和福西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对中共控制病毒信息的努力给予了特殊的便利。”

这是司法观察和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正在对福奇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应对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调查中获得的最新信息。此前发现的电子邮件显示,世卫组织的壹个实体推动了壹份经福奇博士批准的新闻稿,”特别是“支持中共国的中共病毒应对措施。

9月22日,美国地方法院法官弗里德里希(Dabney L.Friedrich)命令卫生部开始处理响应记录。法庭文件显示,卫生部表示可从11月30日开始向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出示300页的响应性记录。响应性记录共有4200份,意味者最早要到2022年才会全面公布记录。卫生部声称,福西必须亲自审查每封邮件才能发布。

莫德纳疫苗背后有蹊跷

另据《网关专家》(Gateway Pundit)2月27日报道,福西和北卡医生巴里奇 (Ralph Baric)很可能在西方公布中共病毒之前,就知道中共病毒在武汉泄露,并开始研究中共病毒疫苗。所以莫德纳(Moderna)疫苗能够很快进行人体试验。

2020年4月9日,门户专家就质疑中共病毒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石正丽是2014年与美国医生联合研究中共病毒项目的成员,该项目因风险太大被美国土安全部关闭。

在美国研究项目被关闭后,石正丽在武汉继续进行冠状病毒研究。石正丽和巴里奇在同一团队,两人在2015年的《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讨论了蝙蝠冠状病毒。

在美国的工作停止后,中共继续推进这个项目,在武汉病毒学中心进行研发。从石正丽的论文和简历中可以看出,他们在实验室成功地分离出了病毒,并积极地进行物种对物种传播的实验。

COVID19病毒专家塞林(Lawrence Sellin)于2月28日发推披露,2019年12月12日,巴里奇就签署了一份协议,他将获得 “由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和莫德纳共同开发和拥有的mRNA中共病毒候选疫苗”。

《网关专家》质疑,福西和巴里奇可能早在2019年12月12日已知道中国发生的疫情,福西和莫德纳很可能在西方公布中共病毒之前就在研究中共病毒疫苗。那么,福西和巴里奇是否知道中共病毒被释放,他们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2015年开始,奥巴马政府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每年通过福西控制下的非政府机构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每年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370万美元,以支持其对动物进行冠状病毒的实验。

主流媒体报导,“生态健康联盟”的会长达兹扎克(Peter Daszak),也是今年进入武汉调查病毒溯源的世卫专家组成员,和中共有相当密切的合作关系。

相关报导 武汉实验室竟可获美国纳税人资助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