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能让挪威鲑鱼染病 也可让台湾凤梨长虫(图)

2021-03-02 08:15 作者:李濠仲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凤梨 台湾
台湾农民和凤梨(图片来源: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3月2日讯】2010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颁赠和平奖给刘晓波,主要表彰他“长期以来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当时他正因抨击时政、关注民间维权、呼吁平反六四,以及要求中国进行民主宪政改革,被中共视为重点监控对象。刘晓波的获奖,中国维权人士多很感动,却也直接惹怒中国政府。紧接着,中国要求挪威撤销其奖项未果,要求挪威政府道歉不成,于是把气出在挪威鲑鱼身上,造成挪威鲑鱼出口业大受影响。

诺贝尔和平奖历来曾让不少极权国家气得牙痒痒,像是颁奖给反纳粹的奥西次基(Carlovn Ossietzky/1935年),得罪了纳粹德国;颁给苏联物理学家萨哈罗夫(Andrei Sakharov/1975年),得罪了苏联;颁给波兰工运领袖华勒沙(Lech Walese/1983年),得罪波兰共产政权;颁奖给翁山苏姬(1911年),得罪缅甸军政府;颁给伊朗人权律师伊巴迪(Shirin Ebadi/2003年),得罪伊朗。当时这些极权政府的反制,多是再强化对反抗者的控管,又或者警告要没收得奖者奖金和奖牌,又即便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1989年获奖,当时的中国也未如今日能直接借机生端,拿贸易制裁作为对挪威的“惩罚”。

刘晓波获奖后,一度导致中国政府对挪威进行全面性报复,包括取消两国官方高层互访,中止商业合作,禁制旅行社出团挪威,连带波及学术、文化交流,2012年中国公布外国人72小时免签过境北京、上海新法,欧洲有31个国家获此礼遇,也只有挪威被挡在门外。此外,挪威鲑鱼便是最显著的政治牺牲品。

挪威鲑鱼占全球高比例产量,当年中国进口鲑鱼有高达90%来自挪威,一来两国长年友好,转嫁而有贸易红利,二来挪威鲑鱼养殖品质受到信赖,具备市场竞争优势,生鱼片大国日本甚至为迎合国内消费者喜爱,还要每天以巨无霸飞机载送运来新鲜的挪威鲑鱼。也就是说,挪威鲑鱼品质是经得起考验的。

但就在刘晓波2010年年底获颁和平奖,隔年中国官方就发布消息,“突然”发现挪威鲑鱼有感染病毒疑虑,进而陆续依约出口到中国的挪威鲑鱼,全都被临时延长了检验流程,此一技术性搁置对以保鲜为重的挪威鲑鱼相当不利,很快的挪威海关扣留的鲑鱼货柜便开始长蛆腐烂,腐烂的鲑鱼根本再也无法交易,挪威鲑鱼业者几乎血本无归,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官方持续如法炮制,不断向挪威政府施压。但挪威鲑鱼直到今天究竟有什么病毒仍不得知。

就在中国经贸部门一面紧咬挪威鲑鱼有病,外交部门一面强势要求挪威政府为和平奖颁给刘晓波一事公开道歉,如此以经围政下,挪威执政者为纾解业者因政治因素造成的损失确实伤透脑筋。一来,挪威鲑鱼品质根本没有问题,二来,和平奖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独立作业,官方如何代其道歉?又果真道歉,和平奖百年信誉势将毁于一旦。

今天中国海关总署以“多次从台湾输入大陆的凤梨中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和当年“发现挪威鲑鱼疑有病毒”,根本就是同一路数,一下要你政府为颁奖刘晓波公开道歉,否则挪威鲑鱼将继续生病下去,一下要你接受“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否则台湾凤梨不知道还有多少有害生物,中国官方总言:“中国内政外部势力无权说三道四”,却要挪威民选政府为国内独立机关(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所做决定收回成命,要台湾民选政府遵照中国独裁政府的专断意志行事,仗势干预方式之一,就是要你的鱼生病就生病,说你的凤梨有虫就有虫,把原本的常理鱼货蔬果交易,转而成为他国政府的渔民、农民收益锐减内政问题,所谓“中共利用农民起家”,或已再有了新解。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上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