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山胜迹只如萍 天外遥闻钟磬(图)

2020-12-01 09:35 作者:宋紫凤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宋徽宗赵佶《听琴图》局部。
宋徽宗赵佶《听琴图》局部。(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故宫博物院)

漫道兴亡过眼,曾经歌舞承平。

政宣世乱起刀兵。运数冥冥早定。

一代仙家相授,四朝大乐和鸣。

江山胜迹只如萍。天外遥闻钟磬。

乐记》中说,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所以,礼乐之作是为了让这天下和而有序。而乐之为天地之和声,也并不只在太平盛世才有,比如那一年,崇宁。

崇宁,让我如何形容它呢,丰亨豫大,最是贴切。这本是形容富足安乐的太平景象,因为蔡京常说这句话,于是这句话变成了好大喜功之类的意思。不管怎么说,当用丰享豫大来形容崇宁时,确实具有两种意象,一个是太平盛世,一个是盛极而衰。

崇宁元年(1102年),朝廷要重新考定音律,博求知音者于天下。宋徽宗的诏书中这样写道“大乐之制,讹缪残阙,乐器敝坏,制度不齐。”于是一个叫魏汉津的人因为精通鼎乐之法而被召见。

魏汉津,在《宋史》中有他的传。本是蜀地的一个士卒,但他对于音律显然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有一次,他路过三山龙门,听到山中水声潺潺,于是对旁边的人说:“其下必有玉。”说完便下水寻玉,不一会儿,只见魏汉津抱着一块石头从水中走出,仔细一看,果然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魏汉津对世人说,他师事唐代仙人李八百,学到了铸鼎作乐之法。而当他见到宋徽宗时,已经九十多岁了。

魏汉津论乐,果然高古不凡,他提出效仿大禹制乐,以声为律,以身为度,建议宋徽宗以同样的方法,用手指长度来定律管的长度。左手中指象征君,定宫声之管,左手四指象征臣,定商声之管,五指象征物,定羽声之管,二指象征民,定角声之管,大指象征事,定征声之管。不过,这番乐论,即使在宋人看来也是相当古远不可考证,而目之为迂腐怪论。所以在几经争议之下,直至崇宁三年,宋徽宗才决定任用魏汉津铸鼎作乐。于是魏汉津提出,先铸九鼎,以备百物之象,再铸钟,最后统一管弦制度,成就一代乐制。

崇宁四年九月,因九鼎铸成,新乐亦成,宋徽宗御大庆殿接受百官朝贺。当新乐奏响,有数鹤自东北而来,飞过大庆殿的上空,回翔鸣唳。宋徽宗下诏赐名新乐为《大晟》,又封魏汉津为“虚和冲显宝应先生”,并将他的乐书颁行天下。

接下来,宋徽宗又到九成宫行酌献之礼。九成宫中有九座殿,每鼎各处一殿。中央曰帝鼎,北曰宝鼎,东曰牡鼎,东北曰苍鼎,东南曰冈鼎,南曰彤鼎,西南曰阜鼎,西曰皛鼎,西北曰魁鼎。当宋徽宗走到北方宝鼎前时,宝鼎忽然破裂,水流溢于外。识者认为这是北方将有战事的不祥之兆。

宋徽宗铸鼎制乐,以文太平,然而,所谓太平之业,在德不在鼎。北方鼎裂的异象并非没有原由。当宋徽宗在大庆殿受贺,在九成宫酌献的时侯,在端礼门外,却竖立着一块党人碑。其上刻有一百二十个人的姓名,皆是因反对新法而被列为奸党一派的大臣。在蔡京的蛊惑下,这些名字,由宋徽宗御笔亲书,又刊刻石上,司马光、范纯仁、苏轼、苏辙、刘安世、邹浩、任伯雨等忠直正臣、名士大夫,皆在其列。正人去位,小人当道,致乱之机,兆于此时。而蔡京等当道权臣,皆是好大喜功的主战派,后来果然在北方挑起战端,终致国破。只是这场兵祸并非应在北边契丹,而是来自女真。

这些自然是大庆殿内的北宋君臣们绝对想不到的,除了那位“虚和冲显宝应先生”魏汉津。此时,鼎已铸成,乐已修成,乐书已颁行天下,魏汉津的使命也将告完成。在他去世前不久,他对身边的人说:不三十年,天下乱矣。

魏汉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汴京城好似一卷清明上河图,京都富庶,屋宇林立,行人熙攘,车马往来,慵懒的士卒,忙碌的贩夫,插着柳条的轿子,风尘仆仆驼队……形形色色,林林总总,都浸染在一片清明气象之中。

而此时的女真人则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黑水,即是黑龙江,当时叫混同江。江中有蚌,蚌有珠,名为北珠。珠甚大,晶莹而微红。每岁八月,月色如昼之时,其珠大熟。十月是采珠蚌的最佳时间。不过,北珠甚不易得。因九、十月间,北方沍寒,人不能下水捕蚌。有天鹅能食蚌,又有号为海东青的鹘鸟可以捕食天鹅。于是,女真人养海东青,专以捕天鹅,取北珠。这些北珠是女真人给辽朝的贡品,辽人将北珠带到边境榷场上,宋人再以高价收买北珠,输入宫禁。

取北珠对于女真人而言是一种苦役。二十多年后,一个叫阿骨打的人出现,这场苦役才告结束。阿骨打带领女真人起兵攻辽,称帝建国,国号为金。宣和七年(1125年)金灭辽,即而南侵北宋,第二年汴京城破,第三年金人虏徽宗钦宗北归。这就是靖康之变。与徽钦二帝一同被金人带走的,还有九鼎、钟、大乐轩架、教坊乐器、乐舞图、乐书、乐章等。

此时的大金国,金太祖已驾崩,而由金太宗继位。金太宗的名字是完颜晟。当年,宋徽宗作大晟乐,钟磬乐簴之器皆刻有晟字,字为金色。冥冥之中,莫非定数。

不过,大晟乐在中原并未就此绝响。南渡的宋人在南宋又重建大晟乐,继续作为一朝之雅乐。

同时,大晟乐也流传到了东边的高丽。早在政和六年,宋徽宗就将大晟乐赐给高丽国,宋徽宗在他的诏书说,古时诸侯有德者赏之以乐。最能够移风易俗的莫过于乐。高丽与宋虽然疆域疏远不相接壤,但却都能听闻大乐的天地和声,不是一件大美之事吗。

而高丽国主睿宗则在他的诏书中告诫群臣,文武之道不可偏废。又说,昔日帝舜修文德,舞干戚,而有苗归服。这让我很钦慕。现在大宋皇帝特赐大晟乐文武舞,应先荐之于宗庙以及宴享。于是大晟乐亦成为高丽宫廷的雅乐。

此外,大晟乐不仅流传南北,还远播后世。金人将大晟乐更名为太和乐,后来,元破金,得其乐,继续作为宫庭雅乐。再后来,明破元,明太祖一革元政,唯于此大晟乐,因其为宋先王之遗制,故不加以改作。大晟乐作为宫廷雅乐,历宋、金、元、明,可谓源远流长。更何况,早在大晟乐制成的当年,魏汉津的乐书就被颁行天下,来自神传的大乐和声,早已于纷扰乱世中,有序的流布人间。

想来,江山可以易主,朝代可以改换,而经久不灭的是神传文明,及其所负载的教化功用与道德内涵。这才是上天的美意,与历史的主题。

读史至此,心有所感,发为歌诗,遂有了卷首的这一阕《西江月》。


責任编辑: 李云飞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