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山勝跡只如萍 天外遙聞鐘磬(圖)

2020-12-01 09:35 作者:宋紫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局部。
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局部。(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故宮博物院)

漫道興亡過眼,曾經歌舞承平。

政宣世亂起刀兵。運數冥冥早定。

一代仙家相授,四朝大樂和鳴。

江山勝跡只如萍。天外遙聞鐘磬。

樂記》中說,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所以,禮樂之作是為了讓這天下和而有序。而樂之為天地之和聲,也並不只在太平盛世才有,比如那一年,崇寧。

崇寧,讓我如何形容它呢,豐亨豫大,最是貼切。這本是形容富足安樂的太平景象,因為蔡京常說這句話,於是這句話變成了好大喜功之類的意思。不管怎麼說,當用豐享豫大來形容崇寧時,確實具有兩種意象,一個是太平盛世,一個是盛極而衰。

崇寧元年(1102年),朝廷要重新考定音律,博求知音者於天下。宋徽宗的詔書中這樣寫道「大樂之制,訛繆殘闕,樂器敝壞,制度不齊。」於是一個叫魏漢津的人因為精通鼎樂之法而被召見。

魏漢津,在《宋史》中有他的傳。本是蜀地的一個士卒,但他對於音律顯然有著異於常人的敏銳。有一次,他路過三山龍門,聽到山中水聲潺潺,於是對旁邊的人說:「其下必有玉。」說完便下水尋玉,不一會兒,只見魏漢津抱著一塊石頭從水中走出,仔細一看,果然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魏漢津對世人說,他師事唐代仙人李八百,學到了鑄鼎作樂之法。而當他見到宋徽宗時,已經九十多歲了。

魏漢津論樂,果然高古不凡,他提出效仿大禹制樂,以聲為律,以身為度,建議宋徽宗以同樣的方法,用手指長度來定律管的長度。左手中指象徵君,定宮聲之管,左手四指象徵臣,定商聲之管,五指象徵物,定羽聲之管,二指象徵民,定角聲之管,大指象徵事,定征聲之管。不過,這番樂論,即使在宋人看來也是相當古遠不可考證,而目之為迂腐怪論。所以在幾經爭議之下,直至崇寧三年,宋徽宗才決定任用魏漢津鑄鼎作樂。於是魏漢津提出,先鑄九鼎,以備百物之象,再鑄鐘,最後統一管弦制度,成就一代樂制。

崇寧四年九月,因九鼎鑄成,新樂亦成,宋徽宗御大慶殿接受百官朝賀。當新樂奏響,有數鶴自東北而來,飛過大慶殿的上空,迴翔鳴唳。宋徽宗下詔賜名新樂為《大晟》,又封魏漢津為「虛和沖顯寳應先生」,並將他的樂書頒行天下。

接下來,宋徽宗又到九成宮行酌獻之禮。九成宮中有九座殿,每鼎各處一殿。中央曰帝鼎,北曰寳鼎,東曰牡鼎,東北曰蒼鼎,東南曰岡鼎,南曰彤鼎,西南曰阜鼎,西曰皛鼎,西北曰魁鼎。當宋徽宗走到北方寳鼎前時,寳鼎忽然破裂,水流溢於外。識者認為這是北方將有戰事的不祥之兆。

宋徽宗鑄鼎制樂,以文太平,然而,所謂太平之業,在德不在鼎。北方鼎裂的異象並非沒有原由。當宋徽宗在大慶殿受賀,在九成宮酌獻的時侯,在端禮門外,卻豎立著一塊黨人碑。其上刻有一百二十個人的姓名,皆是因反對新法而被列為奸黨一派的大臣。在蔡京的蠱惑下,這些名字,由宋徽宗御筆親書,又刊刻石上,司馬光、范純仁、蘇軾、蘇轍、劉安世、鄒浩、任伯雨等忠直正臣、名士大夫,皆在其列。正人去位,小人當道,致亂之機,兆於此時。而蔡京等當道權臣,皆是好大喜功的主戰派,後來果然在北方挑起戰端,終致國破。只是這場兵禍並非應在北邊契丹,而是來自女真。

這些自然是大慶殿內的北宋君臣們絕對想不到的,除了那位「虛和沖顯寳應先生」魏漢津。此時,鼎已鑄成,樂已修成,樂書已頒行天下,魏漢津的使命也將告完成。在他去世前不久,他對身邊的人說:不三十年,天下亂矣。

魏漢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汴京城好似一卷清明上河圖,京都富庶,屋宇林立,行人熙攘,車馬往來,慵懶的士卒,忙碌的販夫,插著柳條的轎子,風塵僕僕駝隊……形形色色,林林總總,都浸染在一片清明氣象之中。

而此時的女真人則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間。黑水,即是黑龍江,當時叫混同江。江中有蚌,蚌有珠,名為北珠。珠甚大,晶瑩而微紅。每歲八月,月色如晝之時,其珠大熟。十月是採珠蚌的最佳時間。不過,北珠甚不易得。因九、十月間,北方沍寒,人不能下水捕蚌。有天鵝能食蚌,又有號為海東青的鶻鳥可以捕食天鵝。於是,女真人養海東青,專以捕天鵝,取北珠。這些北珠是女真人給遼朝的貢品,遼人將北珠帶到邊境榷場上,宋人再以高價收買北珠,輸入宮禁。

取北珠對於女真人而言是一種苦役。二十多年後,一個叫阿骨打的人出現,這場苦役才告結束。阿骨打帶領女真人起兵攻遼,稱帝建國,國號為金。宣和七年(1125年)金滅遼,即而南侵北宋,第二年汴京城破,第三年金人虜徽宗欽宗北歸。這就是靖康之變。與徽欽二帝一同被金人帶走的,還有九鼎、鐘、大樂軒架、教坊樂器、樂舞圖、樂書、樂章等。

此時的大金國,金太祖已駕崩,而由金太宗繼位。金太宗的名字是完顏晟。當年,宋徽宗作大晟樂,鐘磬樂簴之器皆刻有晟字,字為金色。冥冥之中,莫非定數。

不過,大晟樂在中原並未就此絕響。南渡的宋人在南宋又重建大晟樂,繼續作為一朝之雅樂。

同時,大晟樂也流傳到了東邊的高麗。早在政和六年,宋徽宗就將大晟樂賜給高麗國,宋徽宗在他的詔書說,古時諸侯有德者賞之以樂。最能夠移風易俗的莫過於樂。高麗與宋雖然疆域疏遠不相接壤,但卻都能聽聞大樂的天地和聲,不是一件大美之事嗎。

而高麗國主睿宗則在他的詔書中告誡群臣,文武之道不可偏廢。又說,昔日帝舜修文德,舞干戚,而有苗歸服。這讓我很欽慕。現在大宋皇帝特賜大晟樂文武舞,應先薦之於宗廟以及宴享。於是大晟樂亦成為高麗宮廷的雅樂。

此外,大晟樂不僅流傳南北,還遠播後世。金人將大晟樂更名為太和樂,後來,元破金,得其樂,繼續作為宮庭雅樂。再後來,明破元,明太祖一革元政,唯於此大晟樂,因其為宋先王之遺制,故不加以改作。大晟樂作為宮廷雅樂,歷宋、金、元、明,可謂源遠流長。更何況,早在大晟樂製成的當年,魏漢津的樂書就被頒行天下,來自神傳的大樂和聲,早已於紛擾亂世中,有序的流布人間。

想來,江山可以易主,朝代可以改換,而經久不滅的是神傳文明,及其所負載的教化功用與道德內涵。這才是上天的美意,與歷史的主題。

讀史至此,心有所感,發為歌詩,遂有了卷首的這一闋《西江月》。


責任編輯: 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