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FBI约谈拜登丑闻吹哨人(图)

2020-10-24 00:30 作者:肖然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10月22日,在美国大选终场辩论前,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召开新闻会,披露拜登涉嫌腐败内幕。(图片来源: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
10月22日,在美国大选终场辩论前,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召开新闻会,披露拜登涉嫌腐败内幕。(图片来源: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20年10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综合报导)据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的最新声明,10月2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约见拜登丑闻案证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这位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的律师告知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以上消息。

福克斯新闻报导,联邦调查局还要求波布林斯基交出他的电话数据副本。

联邦调查局拒绝对福克斯新闻发表评论,“以符合我们既不确认也不否认进行调查的标准做法”。

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一直在调查亨特.拜登的商业往来,并表示,他们原定周五上午对波布林斯基的采访已经推迟。

“我很高兴联邦调查局开始行动,他们最终对我们调查了数月的财务问题产生了兴趣。”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翰逊(Ron Johnson)说,“我希望波布林斯基尽快与我们对话,并充分分享他对拜登家族商业往来的洞见。”

事实上,波布林斯基的指证与《纽约邮报》曝光的硬盘门邮件互为佐证。

硬盘门推手、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发推表示,“是否有人告诉FBI局长这位男士的故事就是硬盘里的,FBI已经知道了10个月了都没动静,知道我将其披露出来才开始关注。不对劲。”

首位证人开新闻会指证拜登撒谎

就在全球瞩目的美国大选总统终场辩论前一个小时,波布林斯基举行了新闻会,公开揭露称拜登对家族生意高度知情。以下是他在新闻会上的声明。

我叫托尼.波布林斯基。我曾是美国海军的一名中尉,拥有最高级的安全许可。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曾在我们国家的军队中服役几十年。

离开海军后,我一直在国内外参与各种成功的生意。

我发表声明是为了澄清拜登家族,副总统拜登,他的兄弟吉姆-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拜登参与与中国人交易的事实。

我听乔-拜登说,他从未与亨特讨论过生意。这是错误的。我有这方面的第一手资料,因为我直接与拜登家族打过交道,包括乔.拜登。

我还听到拜登副总统周二说,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翰逊参议员应该感到羞愧,因为他暗示拜登家族试图利用他们的名义牟利。

这是我所知道的事实,我所说的一切都有电子邮件,WhatsApp聊天记录,协议,文件和其他证据的佐证,美国人民可以自己判断。

为了留下记录,我带来了三部手机,时间跨度从2015年到2018年。这些手机除了我自己之外,从来没有被其他人持有过。

上周日,有人告诉我(他也参与了这件事),如果我公布这些信息,就会埋葬我们所有人,包括比拜登家族在内。

我不想埋葬任何人。我从来都不是政治家,我为数不多的捐款都是给民主党人的。

但我是一个爱国者,也是一个退伍军人,为了保护我的家族名声,和我的商业声誉,我必须把真实的事实讲出来。

2015年年底,我认识多年的詹姆斯.吉利尔(James Gilliar)找到我,希望我加入他的交易,他说这笔交易将涉及中国国有企业华信能源(CEFC),以及他所说的美国最著名的家族之一。

吉利尔,亨特.拜登,以及与拜登家族合作的罗伯.沃克先后告诉我,拜登家族愿意与华信能源组建一个新的实体,该实体将在美国和世界各地投资基础设施、房地产和技术。而这个实体最初将以1000万美元为资本,然后发展到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资本。

经过数月的讨论,我答应了吉利尔和亨特.拜登的要求,出任此实体的CEO,此实体取名为SinoHawk(华鹰),Sino代表中方,Hawk代表亨特.拜登的弟弟Beau最喜欢的动物。

在2017年2月至5月期间,我们交换了大量关于SinoHawk(华鹰),以及其潜在业务的电子邮件、文件和WhatsApp信息。

2017年5月2日,在乔.拜登要出席米尔肯(Milken)会议的前一天晚上,我被吉姆.拜登(乔.拜登弟弟)和亨特.拜登介绍给乔.拜登。

当晚我与乔.拜登的约一个小时的会面中,我们讨论了拜登家族的历史,拜登家族与中国人的商业计划,他显然对这个计划很熟悉,至少是熟悉程度相当高。

那次会面后,我与亨特、沃克、吉利尔、吉姆.拜登,就SinoHawk公司的股权分配问题进行了多次沟通。

2017年5月13日,我收到一封关于股权分配的邮件,邮件中说,“H为Big Guy”持有10%的股权。

在那封邮件中,毫无疑问,“H”代表亨特,“Big Guy”(大人物)代表他的父亲乔.拜登,“Jim”代表吉姆.拜登(乔.拜登弟弟)。

事实上,亨特经常在许多场合称父亲为“Big Guy大人物”,或“My Chairman”(我的主席)。

有人向我明确表示,乔.拜登的参与不能以书面形式提及,只能在面对面时提及。

事实上,吉利尔和沃克告诉我,亨特和吉姆-拜登对乔-拜登的参与要保密这件事相当偏执。

关于华信能源向SinoHawk(华鹰)提供的资金,我也与亨特发生了分歧。

亨特希望这些资金中的500万能归自己和家人所有,所以他希望将资金直接汇入与他有关联的实体。

我反对这种安排,因为这违反了我们关于SinoHawk(华鹰)公司的书面协议。

他说,华信能源真正投资的是拜登家族,他指的是他的父亲,他的“主席”,所以他掌握着王牌,是他把属于他家族的资产押了出来,(才能拿到这么多资金的)。

他还在2017年5月17日对我说,华信能源希望成为"我的合作伙伴",与拜登家族合作。

在这些谈判中,我向亨特等人反复强调,SinoHawk(华鹰)不能成为亨特的私人存钱罐,并要求公司治理、资本分配的程序要正当化。亨特对我非常不满。

华信能源一直到2017年7月都在向我保证,资金会转到SinoHawk(华鹰)公司,但一直没有转到我们公司。

但我却从约翰逊参议员9月份的报告中发现,这500万美元在2017年8月发给与亨特有关联的公司了。

明天,我将与参议院委员会成员就此事进行会谈。而我将会向FBI提供包含证据的手机,这些证据能佐证我所说的内容。所以现在我不会接受任何提问。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