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京剧《双姣奇缘》琐谈(图)

2020-05-23 16:00 作者:园丁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塑像。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塑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京剧《双姣奇缘》是一出传统老戏,包括《拾玉镯》和《法门寺》。其中《拾玉镯》也叫《孙家庄》。《法门寺》,也叫《朱砂井》或《郿邬县》。据传说京剧《双姣奇缘》已经有200多年演出历史。据我所知,早在1904年,喜连成科班就在北京演过。此后,京剧界许多名演员都演过此戏。例如齐崧先生就有文记载,早年梅兰芳等在天津义演,阵容空前,当时演出此戏,梅兰芳演宋巧姣,候喜瑞演刘瑾,肖长华演贾桂,诸茹香演刘媒婆,张春彦演宋国士,王瑶卿演赵廉。1922年至1933年程砚秋、候喜瑞等演过《法门寺》。1930年马连良、金少山、姜妙香、肖长华、马富录同台在上海演出。1949年以前,姜妙香、筱翠花、马富录、裘盛戎、马崇仁、张君秋、杨宝森、刘斌昆等都演过《拾玉镯》和《法门寺》折子戏。

此戏在不同历史时期,剧情有所删减。据说最早的京剧《双姣奇缘》剧本一共有23场戏,《拾玉镯》这个折子戏也仅仅是其中的第三场和第四场。虽说此戏演出历史有一、二百年了,但是现在仍然在京剧舞台演出。不过,现在很少有人能看过完整演出的《双姣奇缘》。现在网络上有2017年尚长荣、王艳、李军、朱世慧等演出的《法门寺》视频,这应当是化繁为简的、现代版本的《双姣奇缘》。

京剧《双姣奇缘》这出戏的故事背景是明朝,剧情大意是:年轻女孩孙玉姣的母亲去寺庙敬香还愿,她独自在家。玉姣打开自家家门,放喂鸡群、做针线。书生傅朋出外游玩,路过孙玉姣门前,见玉姣可爱,故意丢下一只玉镯。孙玉姣拾玉镯时被刘媒婆看到,媒婆向玉姣索要绣花鞋,她答应为玉姣、傅朋撮合。

刘媒婆将绣鞋拿回家,被她的儿子刘彪拿去。刘彪带着这只绣鞋,在大街上,讹诈傅朋。二人纠纷时,地保刘公道劝解,刘公道将刘彪赶走。刘彪因此对刘公道怀恨在心。

玉姣的舅父母走亲戚,留宿孙家。刘彪吃醉酒后,夜入孙家,刘彪携刀入室,听见床上有动静,误以为是傅朋与孙玉姣在苟合,他误杀孙玉姣的舅父母,并割下一个人头,丢进刘公道家的后院。刘公道听见后院有动静,起来查看,见人头,刘公道躭心招祸,就将人头丢入枯井(朱砂井)掩埋。被雇工宋兴儿看见。刘公道诓骗宋兴儿,到井口看,趁其不备,用工具打死宋兴儿,杀人灭口。刘公道又将落入枯井中的宋兴儿掩埋。

次日晨,孙玉姣的母亲发现玉姣的舅父母被人杀害,就到郿邬县衙报案。县令赵廉审案,孙玉姣供出傅朋遗玉镯,她捡拾玉镯的事。赵廉怀疑傅朋因奸杀人,又将傅朋捉审,傅朋被屈打成招,下狱。刘公道为逃脱罪责,诬告宋兴儿窃物潜逃。在县衙公堂,宋兴儿的父亲宋国士,辩解无效,也被收监。

在狱中,宋国士之女宋巧姣与孙玉姣言及案情,断定真凶是刘彪。宋巧姣愿为傅朋及孙玉姣具状鸣冤。傅朋感恩其德,以另一只玉镯相赠。

宋巧姣为救人,劝酒灌醉刘媒婆,得知实情。趁大太监刘瑾伺候皇太后到法门寺降香之机,持状纸上告。皇太后令刘瑾审案,刘瑾令赵廉复查。抓来刘媒婆、刘公道、刘彪对质,于是真相大白,刘瑾令斩刘彪、刘公道。奉皇太后旨意,刘瑾撮合,将孙、宋二姣赐婚傅朋。

京剧《双姣奇缘》是一出集生、旦、净、丑角色俱全,念、唱、做都有精彩表演的戏。戏中人物赵廉、宋国士、老和尚是老生,太后是老旦,刘瑾、刘彪是净,贾桂、刘彪、刘媒婆、班头是丑,孙玉姣是花旦。

在唱腔上,马连良所演的赵廉,在捉拿要犯回去的路上,唱的一大段西皮慢板“郿邬县在马上信神不定”是这出戏老生唱腔中的精华所在。

梅兰芳所演的宋巧姣,他注重人物刻画,在念白、做工唱腔上都有其特色。在佛堂告状唱的西皮导板和西皮慢三眼“宋巧姣跪至在大佛宝殿,尊皇后与千岁细听我言”,是这出戏中旦角唱腔的精华所在。

当年,肖长华扮演的贾桂,也是通过念白和做工,把一个溜须拍马的太监,表演的活灵活现,看过《法门寺》这出戏的观众会记得,在刘瑾最后审案一场戏中,贾桂接受了赵廉贿赂,当刘瑾说赵廉有罪呀时,贾桂就为赵廉辩护说:老爷子,一命抵一命,一案抵一案,人家有什么罪呀!刘瑾说,难道说一点儿罪也没有了吗?贾桂说,别说一点儿罪,一丢丢的罪也没有哇!刘瑾问,你说没罪就没罪吗?于是贾桂就躺在地上四脚朝天的耍赖,贾桂见主子和他较劲,他马上改口说,赵廉有罪呀,掉在酒缸里啦,连骨头都“醉”啦。以此讨好主子。

刘公道在被解差押送去法门寺途中,有段西皮流水:“千差万差我的差,不该打死宋家娃,躺在地上装哑巴,打死老子我也不走啦!”唱完他就躺在地上耍赖,这是这出戏中丑角唱腔最滑稽的一段。

现在版本的《法门寺》,王艳演的孙玉姣,在胡琴曲牌“柳青娘”伴奏下,表演喂鸡、刺绣、穿针引线,尤其是在喂鸡时,灰尘迷了眼睛,她揉眼和眨眼,表演的很传神。

以前我在介绍京剧音乐文章中,曾经提到,京剧曲牌有唢呐吹奏的,还提到京剧也有声乐合唱。在《法门寺》这出折子戏中就有例子。就是:在太后一行起驾《法门寺》,途中人马拥辇,众随从在唢呐伴奏下一边行进,一边齐唱工曲《江风》。“工曲”是梨园行话,也叫“群曲”,通俗些说就是京剧中的声乐合唱。《江风》是唢呐曲牌名,这歌词描绘的景色也很有诗意,很有趣,全文是:“一官迁,日下孤云断,古道长亭短。渡关山,回首迢迢,日近长安远。轻车破晓烟,轻车破晓烟,行旌拂远天,芜没径路羊肠转”。这里“旌拂”二字的意思是飘扬的旌旗。有的剧本中将“没”字写成“什么的“么”字,我以为这里应当是“没”字,读音(mo)。芜没径路羊肠转,意思是曲曲弯弯的羊肠小路被荒草掩没。

看过新编《法门寺》视频的京剧爱好者,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其实这出戏中还是有一些疑问的。比如刘瑾是明朝武宗皇帝时的宦官,当时的京城在北京。可是法门寺地点是在今日陕西省扶风县境内。在1981年法门寺佛塔倒塌前,和1988年11月重建竣工对外重新开放后,我都去过扶风县的法门寺。北京与法门寺两地相距两千余里。我还推测,京剧《法门寺》中的皇太后,应当是京剧《二进宫》一戏中的李艳妃。且不说她这个太后到陕西法门寺降香有无此事,就按现在演出此戏的剧情分析,李皇太后怎么可能到那么远的地方降香?当时又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那路程得花费多久时间?

清朝时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在1900年8月15日乘辇(坐轿子),从北京仓惶出逃,辗转河北省怀来、山西省大同、太原,再逃到陕西省西安,前后就用了两个多月时间。

我带着这个问题做了一点考查,得到两种解释,一个说法是李皇后降香地点不是陕西省法门寺,而是北京郊外的法王寺。因为我曾经在北京居住超过半个世纪,且写过关于北京庙宇的文章,我也略知这个法王寺情况,它位于在北京西直门外高粱河畔,这个庙宇建于元朝初,年久失修,在明朝嘉靖年间扩建,改名广通寺。又在清朝雍正年间修缮过,但是中共掌权后,它已经被“文化大革命”彻底摧毁。它的遗址位于今海淀区高梁桥斜街,文革以后在它的地基建立的是北下关小学。明朝时,刘瑾曾经陪伴皇太后到过法王寺进香拜佛,确有此事。但明朝时的北京法王寺,根本就与陕西郿邬县不着边儿。

另外一种解释,来自民间故事传说,在今年4月,在网上见郑延写的一篇叫做《法门寺的传说》的文章,据他讲,在今日河北省巨鹿、宁晋、新三河县交界处有一个村庄,名字叫做“五县长路”,现在属于宁晋县辖。在这个村的南面,有一个孙家庄,1982年改称孙庄。在孙庄有一个池塘,名字叫五县池。郑延的文称,京剧《法门寺》中的孙庄,就是长路村南面的孙庄,“郿邬县”就是由“奔五县”谐音演变而来。我觉得这种解释有些牵强附会。

前面提到齐崧先生,他是1912年生于北京的京剧爱好者,他写有谈京剧的文章,他说京剧《双姣奇缘》,经过删繁就简一改,中间就删去了许多故事情节的来龙去脉。确实如此,我看现代版本的《法门寺》就有此感。仅仅从戏中唱词了解剧情,人们就不会知道孙玉姣是如何身入囹圄(ling yu)的;傅朋因何被执入狱的;赵廉如何对宋国士罚银十两;巧姣如何入狱与傅朋结为兄妹的;巧姣如何由傅朋母做主定为儿媳的;又如何计议到法门寺告状的。

众所周知,明朝时,有名的人祸,就是宦官专权,为非作歹,祸国殃民,刘瑾是其中一例。刘瑾的家乡是陕西兴平,是明朝正德年间太监,在弘治年间,其罪状被揭发,最后被凌迟而死,也就是百姓俗语说的,被千刀万剐了。在《法门寺》这出戏中,他之所以能审理查明冤案,并不是他如何明智,而是迫于太后旨意。李太后信佛,以慈悲为怀,所以她能同情民女的不幸遭遇。

从这出戏中我们还可以看出,为官的贪污腐败,自古就有。不过随着人们道德的普遍下滑,当今中国的贪官污吏贪心更大,索贿手段、数量更惊人。古时中国闭关锁国,贪官的赃物也没有转移到国外的。古人曰,狡兔三窟。而今,中共那些贪官也学会了营造国外生存环境,他们把赃款,经过洗钱,存入美国、瑞士、澳洲、英国等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把老婆、孩子送到国外留学镀金,在外国买房产。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培养出来的那些官僚资本家,更用榨取人民血汗之钱,在国外买股票,投资产业,乃至在国际行贿,以谋取更大私利,真是贪得无厌。

此戏中,县官审案,使用逼供的手段就是杖责,不招就打屁股。而当今中共刑讯逼供是使用酷刑折磨,更令人发指的是活摘器官。据郭文贵爆料,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就换过三次肾脏,其活体来源,就是杀害法轮功学员。仅为给江绵恒移植肾脏,就杀害了多名无辜。

此戏中,由于县官赵廉偏听偏信,刑罚逼供而造成冤案。而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后,掌握最高权力的独裁统治者,就直接制造冤假错案。毛泽东在1957年发动的反右斗争,就使100多万人蒙冤,其中55万人被打成“右派”,23万人被打成“中右”和反党分子,27万人失去工作。1989年“六四”是邓小平制造的又一起巨大冤案,他在幕后指挥军队镇压和平请愿的学生和民众时,就曾扬言要杀20万人,换取中共政权的稳固。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国家军队明明屠杀了民众,中共对外宣传却说“六四”北京没有死一个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更猖狂,从1999年开始,居然随意动国库资金,调动公、检、法系统,镇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制造了使一亿多民众蒙冤的最大冤案。这场迫害,至今,仍然被习近平政权延续。到2020年5月20日,据《明慧网》统计,中共已经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4476人,这些被迫害致死的人,都有姓名、照片等记录。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弥天大罪,简直是天理难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