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由绑在一起 “反送中”进入“反清算”(图)

2020-01-21 13:43 作者:《上报》郑立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月19日香港民间集会团队举办“天下制裁”集会。(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月21日讯】“反送中运动”这个传媒常用的称呼,其实有点误导了香港以外的读者,让人觉得这个运动的成功标准与目标,单纯就是政府撤回一个条例。

实际上,反送中运动,只能算是触媒。就像触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是暗杀奥匈帝国大公的“塞拉耶佛事件”,他只是开始了这场抗争,却不是这场抗争延烧扩大的主要原因。既然不是主要原因,撤回条例自然也不会导致抗争平息或失去正当性。

整个事情的转折点是在2019年的六至七月。在六月之前,香港因为逃犯条例修订而出现了反送中运动,那时候也真的是为了撤回条例。但在六月九号晚,在政府总部的抗争,部份人后来被围埔,被抄下名字回去。而在六月十二号阻止二读逃犯条例,则因为警察使用武力镇压,发射大量催泪弹和开枪而引爆成冲突并有不少人被捕。

根据之前2016年鱼蛋革命的经验,警方拘捕了的人,会被控以重罪,不少被判处多年监禁。而更重要的是,警方会根据录像证据去清算,当年鱼蛋革命,警方花了三年时间不断翻查各处监视器和媒体的影像资料,把鱼蛋革命中涉嫌在场的人逐个拘捕。即使事情去到了第三年,还是有人突然在家被捕。所有当年在旺角现场的人都陷入随时被捕的恐惧中。

所有曾参与的人,都知道自己已陷于随时被捕和控以重罪的白色恐怖中。而六一二的现场附近有大量的闭路电视,也有大量的传媒片段,现场所有参与过的人,都会感受到未来几年都会陷入被清算的恐惧。

这导致了“要求撤控”的要求,毕竟政府一天不承诺撤控,即使逃犯条例撤回,出现过在六一二现场及被捕的人都会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年时间,陷入白色恐怖中。而部份人会在某天被清算,突然在家里被捕。政府对此表达完全拒绝承诺的态度,更是让大家怀疑这正是政府与警方的计划。或者是他们行政逻辑下的必然发展。

一天政府不保证撤控,被捕的人将会被陷于长期的官司困扰与长期监禁,而未被捕的人则活在随时被捕的恐惧下,没有办法安然生活与规划人生,甚至人生被毁。这不是全无根据的猜测,早在2016年的鱼蛋革命已经产生大量案例。

政府司法迫害的威胁,使很多人根本没有回到平凡生活的空间,因为他们预计只要事情平静下来,政府开始游刃有余时,就会开始大量清算。而被捕被审判的人,将会在司法面前被无力的辗碎。在被这种恐惧笼罩下,虽然前进并不一定成功,但是还有一丝光明的可能性,而后退则是必然的死路。六四与鱼蛋革命的经验,都指向中国政府的事后处理标准就是清算。

这使很多人被迫背水一战,誓要最大化麻烦与伤害给政府,即使不能迫政府让步,也能够让政府的能量饱和运作困难,拖延他们进行清算以及司法迫害。能够做到经济崩坏,香港政府出现大量的问题要处理,维持财政也出现困难,连带影响中国各种计划,都是在危中寻机。

换言之,去到这点,抗争的主要支柱已经由“撤回逃犯条例”,变成“撤回检控”,而这在七月攻入立法会之后,整个抗争已完全转型,而反送中运动,变成很多人的生存战争。也越来越多人卷入,生死自由被绑在一起。

政府并不太理解这点,他们能理解的手段就只有不断镇压,以及把更多人捡控,进行更多搜查。但是从这点出发,你可以看到其实只要越多人被检控,反抗只会越激烈,因为被捡控的恐惧才是抗争力量的主要来源。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