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由綁在一起 「反送中」進入「反清算」(圖)

2020-01-21 13:43 作者:《上報》鄭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月19日香港民間集會團隊舉辦「天下制裁」集會。(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月21日訊】「反送中運動」這個傳媒常用的稱呼,其實有點誤導了香港以外的讀者,讓人覺得這個運動的成功標準與目標,單純就是政府撤回一個條例。

實際上,反送中運動,只能算是觸媒。就像觸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是暗殺奧匈帝國大公的「塞拉耶佛事件」,他只是開始了這場抗爭,卻不是這場抗爭延燒擴大的主要原因。既然不是主要原因,撤回條例自然也不會導致抗爭平息或失去正當性。

整個事情的轉折點是在2019年的六至七月。在六月之前,香港因為逃犯條例修訂而出現了反送中運動,那時候也真的是為了撤回條例。但在六月九號晚,在政府總部的抗爭,部分人後來被圍埔,被抄下名字回去。而在六月十二號阻止二讀逃犯條例,則因為警察使用武力鎮壓,發射大量催淚彈和開槍而引爆成衝突並有不少人被捕。

根據之前2016年魚蛋革命的經驗,警方拘捕了的人,會被控以重罪,不少被判處多年監禁。而更重要的是,警方會根據錄像證據去清算,當年魚蛋革命,警方花了三年時間不斷翻查各處監視器和媒體的影像資料,把魚蛋革命中涉嫌在場的人逐個拘捕。即使事情去到了第三年,還是有人突然在家被捕。所有當年在旺角現場的人都陷入隨時被捕的恐懼中。

所有曾參與的人,都知道自己已陷於隨時被捕和控以重罪的白色恐怖中。而六一二的現場附近有大量的閉路電視,也有大量的傳媒片段,現場所有參與過的人,都會感受到未來幾年都會陷入被清算的恐懼。

這導致了「要求撤控」的要求,畢竟政府一天不承諾撤控,即使逃犯條例撤回,出現過在六一二現場及被捕的人都會在未來幾年甚至十年時間,陷入白色恐怖中。而部分人會在某天被清算,突然在家裡被捕。政府對此表達完全拒絕承諾的態度,更是讓大家懷疑這正是政府與警方的計畫。或者是他們行政邏輯下的必然發展。

一天政府不保證撤控,被捕的人將會被陷於長期的官司困擾與長期監禁,而未被捕的人則活在隨時被捕的恐懼下,沒有辦法安然生活與規劃人生,甚至人生被毀。這不是全無根據的猜測,早在2016年的魚蛋革命已經產生大量案例。

政府司法迫害的威脅,使很多人根本沒有回到平凡生活的空間,因為他們預計只要事情平靜下來,政府開始游刃有餘時,就會開始大量清算。而被捕被審判的人,將會在司法面前被無力的輾碎。在被這種恐懼籠罩下,雖然前進並不一定成功,但是還有一絲光明的可能性,而後退則是必然的死路。六四與魚蛋革命的經驗,都指向中國政府的事後處理標準就是清算。

這使很多人被迫背水一戰,誓要最大化麻煩與傷害給政府,即使不能迫政府讓步,也能夠讓政府的能量飽和運作困難,拖延他們進行清算以及司法迫害。能夠做到經濟崩壞,香港政府出現大量的問題要處理,維持財政也出現困難,連帶影響中國各種計畫,都是在危中尋機。

換言之,去到這點,抗爭的主要支柱已經由「撤回逃犯條例」,變成「撤回檢控」,而這在七月攻入立法會之後,整個抗爭已完全轉型,而反送中運動,變成很多人的生存戰爭。也越來越多人捲入,生死自由被綁在一起。

政府並不太理解這點,他們能理解的手段就只有不斷鎮壓,以及把更多人撿控,進行更多搜查。但是從這點出發,你可以看到其實只要越多人被檢控,反抗只會越激烈,因為被撿控的恐懼才是抗爭力量的主要來源。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