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10到20年间中国将倒下 外部压力加快进程(图)

2019-11-11 10:39 桌面版 正體 52
    小字

柏林墙
德国贝瑙尔大街附近保留的柏林墙遗址。(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

【看中国2019年11月11日讯】美国哈佛著名历史学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一篇文章中预言,尽管中国的领导人决意避免重复苏联的错误,例如中国今天没有苏联当年的“政治透明”。但这位前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访问教授大胆预言,中国将在未来10到20年间,一如柏林围墙30年前一样的倒下,而外部压力将会加快这个进程。

据法广报道,1989年夏天,弗格森当时正在德国,他自称是个来自英国的苦学生,因为是英国人的身分,他较其他人更容易来往东、西德之间,一边埋首在数据库,一边忙着写新闻,每次从东德乘坐S-Bahn返回西德时,整列火车总是只有他一个乘客,形容有点诡异,但有一天忽然火车坐满了匈牙利和波兰的人民,原来这两个国家首次开放国人前往西方,弗格森有点感到兴奋,并写了一篇新闻稿给了英国的报纸,标题是《柏林围墙倒下了》,但可惜文章没被采用,否则他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公开预见柏林墙倒下的人。

在这篇题为《外来的力量将推到中国的防火长城》的文章中,弗格森指出,柏林墙倒塌距今已有30年了,欧盟和北约的扩张,1991年的苏联解体,在历史上似乎都远没有中国在1989年之后的惊人增长那么重要。1989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只为美国的8.2%。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如今中国的GDP是美国的66.6%。根据购买力的差异进行调整后,中国的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而当年的苏联从未取得过与美国如此接近的成就。在1970年代中期的冷战高峰期,其经济规模仅为美国的44%。

弗格森认为有7个还未被认清的教训:

一,苏联帝国只要继续增长,是难以推倒的,但当经济出现滞涨,整个制度就开始崩坏。而1970年代苏联的生产增长就出现了负数,1973至1990年,波兰和所有苏联的中亚卫星国的经济增长都是负数。弗格森说,中国如果经济放缓,老百姓对政府的幻想也会破灭,正如东欧当年一样。

二,经济增长将孕育一个中产阶层,他们就算不要民主也不愿意接受空洞的政治宣传。他引用著名历史学家提莫西・贾顿・阿什的话:”带头革命的,通常都会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

三,一党专政而没有真正的法治,滋生了贪腐,环保倒退,政府功能失效。在一个没有问责而基本上是一个贪腐的制度下,就算反贪腐者,也会是贪腐的一份子。党凌驾在法律之上,只会迈向无法无天。

四,没有任何一套监视人民的制度,足可防止一个失去合法性的政权倒台。东德的特务机关Stasi只需依赖一个庞大的民间相互窥察网络,不需要任何人工智能都可以知悉国内的一切。但是,知道人民私底下说些什么,并没有防止东德的垮台。

五,在一个对全民监察的国家,人人对谎言习以为常,但这样子只会导致例如切诺比利核灾难发生,而这其实是苏联制度死亡的丧钟,又是导致柏林围墙倒下的主因。

六,苏联的崩塌首先是它的周边出现裂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关注香港、新疆和台湾的发展,而不是把焦点放在北京。柏林围墙倒下,是1988年夏天波兰事件(工会发动全国罢工)蔓延到匈牙利,然后到德国莱比锡的一串连锁反应的结果。莱比锡就等于德国的天安门广场,连锁反应然后蔓延到柏林,从柏林辗转间蔓延到保加利亚、捷克、罗马尼亚、匈牙利、立陶宛,最后这股浪潮也淹没了苏联。

七,现在学术界认为,柏林墙倒塌是由于内部而不是外部压力,弗格森认为,这显然不是事实。美国和北约从外部给东欧共产国家施加压力,美国和其盟友也帮助这些国家的异议分子,才最终导致了柏林墙的倒塌。如今,不自由的社会仅占世界人口的35%,占全球GDP的22%。但是,在这些比例中,大多数是由于中国(分别为19%和16%)。

然而,近来在北京的时间比在柏林还要多的弗格森却在文章中指出,中国今天的国力虽远比当年的苏联要强,但无论社会信用制度也好、无论是全天候对人民的监视也好,都难以阻挡中国在未来10至20年间的倒下,原因包括经济放缓、一群对国家期望日益关切的中产阶级、一个已成顽疾的贪腐政治制度、恶劣的掩饰文化以及中国周边已出现的裂痕。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