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中国GDP下降40%与失业率超50% (上)(组图)

——中共灭亡在即之宏观数据分析

2019-11-11 06:32 作者:王尚一 桌面版 正體 31
    小字

【看中国2019年11月11日讯】导言:中共灭亡势不可挡。《中共灭亡在即》揭穿中共谎言,分析世界与中国局势演化,并且做出系统详细的预测。目前,所有分析和预测几乎全部实现,中共灭亡近在眼前。同时,部分中国大陆民众却继续支持中共,短期延长中共生存时间,坚决为中共陪葬,支持中共的台港澳和海外华人也将承受相应后果。

《灭亡》包括三个主要部分。首先,总结我过去数年对中国和美国的准确分析和预测,说明中国全面崩溃的系统进程。其次,分析川普(特朗普)政府肢解中共的战略系统操作,以及中共的对策,明确中共必然在川普的肢解打击下灭亡。第三,预测中共灭亡前的最后阶段,包括经济和社会大崩溃,以及中共因经济基础垮台而灭亡。其中强调,随着川普加税,中国GDP将下降40%。40%是分水岭,意味着中共体制由此进入全面解体阶段。

中共灭亡前的最后阶段与《灭亡》的预测吻合,即经济和社会乱局。乱局包括大通胀与乱世、GDP下降40%与失业率超50%(宏观数据分析)、中共体制收入减半(宏观数据分析)、金融和房地产大崩溃、IT业崩盘与网监失控、港台变局、川普肢解中国的基础思路(中国经济清空)、中共义和团的覆灭、最坏的结局。

中共以谎言维生。陷入乱局后,中共无力改变局面,只能掩盖经济的全面崩溃。《中共灭亡在即》已经提前说明,中共会全力封杀各种真实信息,试图以官方的谎言数字维持稳定。全球经济金融系统与中共勾结,共同宣扬中共谎言,支持中共生存。当然,川普为了表明打击中共的有效性,会提出中国经济变差,现实状况完全印证《灭亡》的预判。而川普虽然不清楚中共说谎的程度,但是作为商场老手,知道中国经济已经陷入危机。

本文用系统分析揭穿中共谎言,明确在2019年4季度,保守估计中国GDP下降40%以及失业率50%。保守的意思是,GDP下降幅度只会更大,失业率更高,意味着中国经济正在全面崩溃中,本文针对行业,进行跨行业和领域的数字评估。现实中,各地多数工厂裁员或关门,铁公基和房地产大量停工缓建,各类写字楼和市面萧条破败,大量农民工返乡,农业经济活动巨额亏损,都充分表明经济崩溃的严重程度。

本文包括几部分,川普征税与中国GDP下降40%,宏观GDP下降40%与失业率超50%,农业GDP相对稳定和失业率超70%,出口产业GDP相对稳定与失业率超50%,房地产与配套GDP下降50-60%与失业60-80%,铁公基GDP下降50%与失业率超60%,汽车与其它消费GDP下降40%与失业率超50%。

一、川普征税与中国GDP下降40%

《灭亡》中关于川普征税推动中国GDP下降,主要包括总体效果和具体节奏两个部分,目前在全面实现中。

1、川普的阶梯式增税,推动中国GDP下降40%。川普增税按照2500亿和2650亿(后改为3000亿)两部分,分阶段实施10%和25%的阶梯增税,最终目标是达到45%。在川普增税的过程中,会对中国GDP产生相应影响,导致GDP下降40%。

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其实早已触目惊心
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其实早已触目惊心……(图片来源:Sean K/Adobe stock)

由于中国经济属于美国的附庸经济,依赖程度极其严重,川普加税对中国经济造成根本打击。而中共一直利用宣传机器,与中外经济学家和金融机构合谋,宣扬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不大,仅仅造成中国经济0.2%的波动。《灭亡》专门指出,这个群体和经济机构,为了利益,以编织谎言为中共站台。他们试图支持中共与川普对抗,有效打击川普。揭穿这些谎言的关键,是根据真实的经济逻辑,推演川普肢解中共的行动和重要影响。

按照经济逻辑,川普对中国的影响不是0.2%,而是40%以上。《灭亡》系统分析过川普的加税行动对中国形成三方面影响:中国对美出口,中国对其他国家出口,中国的国内经济。最关键的是,在中国经济金融泡沫空前的背景下,中国处于金融大崩溃的前夜。川普戳破中国经济泡沫,引发一轮轮的连锁经济爆破。每一轮爆破,不仅造成本行业/领域的收入和利润下降,还影响到其它行业领域,成为新一轮连锁爆破的铺垫。

随着经济连锁爆破,经济运行必然大幅下滑,即GDP下降。随着爆破蔓延,中国GDP快速下降,接近或者达到40%。所以,从经济逻辑的角度,川普的每一步重大行动,都是影响中国GDP两位数以上的下降。从此角度可以推论,中共统计局的对外GDP数字彻底造假,6%的增长数据完全可以无视。

实际经济的变化按照经济逻辑的方向演化。在现实中,川普的阶梯式增税模式以及对中国经济的打击程度,均符合《灭亡》的逻辑推演和结果预测,只是速度上,川普征税的进程比《灭亡》预测的速度稍慢。重要的是,川普增税的态度非常坚决,引发外资踩踏式逃离中国,增税速度不影响大局。外资的紧急行动也对中国GDP造成相应打击,完全符合预期的经济逻辑。

2、川普征税的每一步行动,都相应推动中国GDP下降。《灭亡》分析,在中国经济金融连锁爆破后,2018年底至2019年1季度,中国GDP不是增加,而是下降幅度达到10-20%。

《中共灭亡》预测,川普在对2500亿美元增税到25%后,中国将处于GDP降幅20%的水平。尤其对3000亿美元商品开始征税,打击中国出口,促使外资生产撤离中国,中国深层次金融泡沫破裂,真实GDP继续快速下降。当3000亿美元商品增税到25%,GDP 将直奔下降40%。

现实中,中国GDP下降的速度和节奏,完全按照《灭亡》的预测发展。2019年5月,川普对2500亿美元商品增税到25%后,外资踩踏逃离,加快GDP下降。由于外资已经撤离,3000亿美元征税的时间早晚影响不太大。2019年10月,除去中共70年大庆增加的1900亿纯消耗型之外,中国真实GDP快速下降已经达到40%。因此可以确定,2019年4季度的中国GDP,必然处于GDP下降40%的幅度或者更多。 

中国政府(中共)万能论破产。虽然中共绑架全中国,与全球化权贵集团勾结,表现出强硬姿态。同时,世界主流经济金融界都支持中共,混淆视听,强调美国经济将受到沉重打击。但是,川普根本不理会专家的警告,持续推进对中共的肢解。川普加税后,中国经济进入死亡循环,而美国经济基本不受影响。当中国经济全面崩溃,世界将忽略专家们的谎言,聚焦于川普的强大。在川普的推动下,外资以踩踏的方式逃离中国,形成中国经济典型的树倒弥狲散模式。

川普精通经济,但不真正了解中国社会,不理解中国经济崩溃的状况。川普说,中国经济达到57年以来最差的数据,即1962年以来的最差,真实的情况则是,2019年中国GDP下降的速度类似于1960年。在1960年,中国经济全面崩溃和大饥荒掩盖不住,中共号召民众过苦日子,后来饿死数千万人。2019年4季度,中共再次号召大家过苦日子,因为经济崩溃再次无法掩盖。

二、宏观GDP下降40%与失业率50%

GDP数据以动态数据为主,而失业率以静态数据为依据。另外,中国存在大量的隐形失业人口,即表面就业,实际比表面失业更危险的人群。综合考虑以上因素,才能得到相对可靠的GDP和失业率数据。

GDP增长/下降率的计算,主要以去年的数据为基础,数据按照与上年同比的比例。2019年9月,GDP下降40%,是与2018年9月的数据相比。

失业率的数据,则是与总劳动人口基数的比例。比如,由于中国人口老化,2017年与2019年的总劳动人口基数接近。如果劳动人口基数不变,就业人口数目不变,失业率就会保持一个稳定的数据,2017还是2019,差距不大。

中国的真实失业率数据一直成谜
中国的真实失业率数据一直成谜,甚至官方也是绞尽脑汁制造维稳数据(图片来源:tuaindeed/Adobe Stock)

GDP与失业率的计算基础差异,形成两者的基本差异。比如,在2015-2017年,中国GDP虽然继续增长,但是失业率不断上升,甚至明显上升,达到20%以上水平。中共无力解决严重失业,就开动宣传机器,鼓吹各种花里胡哨的概念,让民众忽略失业率的严重性。

中共的掩盖宣传方式多样。中共反复鼓吹创新创业是一个重要手段。另外,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又缺乏资金创业,中共创造新概念,提出大学毕业生慢就业也是一种新的、很好的生活方式。慢就业明确告诉大学生,毕业即失业变成新常态,找不到工作也不要慌张,慢慢找,实在找不到就在家呆着享受生活(继续啃老)。

GDP主要影响中共,失业率主要影响民众。GDP影响中共体制收入,对中共生存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后面将分析GDP下降对中共体制的影响)。失业率影响大多数民众,真实失业率直接影响私营企业收入。早在中共提出创业创新后,我就反复强调这是骗局。一个失业率接近或超过20%的社会经济,如果不实施根本的经济变革,不可能有真实的消费能力。创新创业,既加剧市场需求的萎缩,又增加恶性竞争的供应者。在更加恶性竞争的环境中,首先亏光的是新竞争者。结果正如我所料,15年后响应中共号召创新创业的人,绝大部分损失惨重。

较为合理地具体分析中国经济崩溃,首先需要大致解析GDP的构成,以及相应GDP的下降幅度。随后,由于失业率与GDP不完全相同,就需要与相应的GDP结合,另外分析失业率,才能形成较为准确的整体形势判断。

2018年,中国90万亿的GDP主要分三部分:

第一项,表面盘剥较少的经济基础部分,GDP总额22万多亿元,占总GDP 的25%,中共盘剥6万多亿。22万多亿主要包括两部分,农业总产值6万多亿(2017年数据),出口16.4万亿(2018年数据)。

第二项,中共全面盘剥的部分,即剩余的75%,约68万亿,主要由铁公基、房地产和汽车、家电和手机、各类产品和服务业构成。

第三项,央行印钞与金融机构贷款。2018年,中国M2增幅为15万亿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长16万亿。15万亿虽然不计入GDP,但是GDP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在印钞和金融机构贷款后,直接进入中共体制各环节,算作中共的收入。

2019年9月,中国经济已经滑向或达到GDP下降40%的水平。进入4季度,GDP继续下滑,按月计算的真实经济数据达到GDP下降40%。当然,中共数据可以完全造假,即使GDP下降40%,中共统计局仍然能把增长数据定为6%以上。不过,具体的行业数据难以造假或者极易辨识,因此,通过行业数据汇总和分析,可以看到真实的GDP下降幅度。

失业率不仅与GDP 数据直接相关,而且与经济形态和社会形态等综合因素相关。在2010年之前,中国处于血汗工厂主导期。根据中共经济部门的测算,GDP 增长1%,意味着150万人的就业。中国需要每年GDP增长8%以上,吸纳1200万以上新增劳动力。2012年之后,铁公基房地产比重日增,所谓的金融高科技大爆发,GDP增长的就业吸纳能力日益下降。即使GDP增长达到8%,也无法维持年增加就业1200万人。而且,随着血汗工厂大规模减员和倒闭,大规模就业岗位流失。中共为维护社会稳定,号召创新创业,让失业人口自己花钱解决自己的失业问题,顺便让中共从中赚取税收。

大规模失业潮与GDP下降直接相关。2018年下半年,中国经济金融连锁爆破后,真实GDP 已经开始转向负数。与之相对应的是,新一轮大失业潮爆发,不仅建筑和工厂的农民大量返乡,而且金融、IT等行业也大规模裁员。

隐形失业是需要强调的部分。隐形失业人群的实际状况,比显性失业的人情况更糟。隐形失业包括几大类:

A、欠薪工作人员。很多企业人员,表面仍然工作,实际严重欠薪。如果企业在未来能补偿欠薪,他们不算隐形失业。但是考虑到中国经济只会继续恶化,企业多在欠薪欠债后跑路或者倒闭,绝大部分被欠薪员工拿不到工资,属于工作着的失业者。

B、创新创业和炒股人员。很多人响应中共号召开店,但一直亏损,个人的工作酬劳不存在。被蛊惑创新创业的人,基本百分之百无法维持业务,以亏损关门告终。还有很多人在国家宣传机器和股市吹鼓手的蛊惑下进入股市创业,同样越炒越亏,最终也回到显性失业。

C、实际传销人员,以一些房地产公司员工和供应商为代表。在过去,传销一度吸引中国上亿人口加入,很多人放弃本职工作,全职参与到传销系统中。在中国经济全面崩溃的背景下,大量表面正常的企业,实际也加入传销系统。比如,房地产公司、大件消费品公司、金融公司等,要求员工买房、买大件消费品或者拿钱进入金融公司,不买就开除。有的房地产商拿房子给供应商顶账,供应商卖不出去房子,等于拿不到货款,这种传销模式,比安利等日用品传销、1024等金融传销,对民众经济的损伤更严重。

GDP下降40%相对容易算出,失业率达到50%的状态需要多一些分析。GDP 的计算公式很简单,GDP = 销量 X售价。当中国生产的销量下降,售价下降,GDP就下降。而失业率与GDP并不完全相关,即使在农业和出口方面,GDP表面上稳定,失业率也在大幅上升。

按照上述分类和计算公式,GDP与失业率的状况,根据不同行业数据分析和汇总,大致计算如下:

三、农业数据分析——GDP相对平稳,实际失业率超过70%

农业GDP的变动估计不明显,而农户破产/实际失业率极高。其中的关键在于,猪肉养殖户和蔬菜水果种植户大规模亏损,而且无法恢复。农业细分两部分:

1、肉蛋奶等环节:GDP 估计相对稳定

当销量乘以售价,规模极大的猪肉GDP 有一定下降。在2019年9月,根据不同地区,猪肉价格大致上同比上涨100-200%,销量下降50-80%,因为很多地区已经很少有猪肉可卖。猪肉供应急剧减少,同时猪肉价格暴涨。由于供应下降的幅度超过价格涨幅,两者相乘,猪肉GDP应该下降。

鸡蛋和其它肉类GDP 翻倍。鸡蛋和其它肉类的价格随着猪价暴涨,而且鸡蛋和其他肉类供应有一定增加,意味着GDP翻番,但是鸡蛋和其它肉类占肉蛋奶的总供应份额较小。所以,肉蛋奶的整体GDP估计有一定涨幅,但幅度不大。

肉蛋养殖户的失业率估计在50%至70%之间。其中,生猪养殖户失业率超过80%,禽蛋养殖增加,吸收部分失业人员。主要分析如下:

A、在猪瘟之前,虽然生猪存栏数稳定,但50%的养猪人员已经失业。环保风暴和供给侧改革疯狂操作,各地强硬实施留大关小的政策。中共基层单位不仅强行关掉中小猪场,并到农户家中强拆猪圈,中共的强制操作造成大量中小生猪养殖户失业。从就业角度,中小养殖户创造主要就业部分。大型猪场虽然规模大,但就业人数很少。即使生猪存栏数稳定,消灭就业人数也达50%。

B、猪瘟爆发后,进一步制造失业,失业率超80%。猪瘟快速扩散,在环保风暴中漏网的中小户和散户基本被消灭,又消灭大部分大型猪场。大中小养猪户血本无归,只剩少量大型猪场,有能力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暂未受影响。生猪存栏可能剩余1/3,但就业人数不及过去的1/5,即失业率80%以上。

C、80%的失业率无法下降。由于猪瘟极其顽固,无疫苗可防治,在可见的将来难以恢复生产。考虑到损失惨重和血本无归,生猪养殖的实际失业人数既成事实,无法明显恢复。

D、由于肉类价格暴涨,鸡鸭和鱼类养殖将大幅增加。其中,鸡鸭养殖增长会很快,吸收一部分人口就业。但归根结底,鸡鸭养殖规模较小,只能部分填补生猪饲养的失业人数。

2、蔬菜水果价格下降明显,粮价平稳,因此GDP下降明显,绝大多数人失业

在GDP方面,水果蔬菜类价格暴跌,属于供应增加和需求减少的双重压力造成,三重因素导致GDP大幅下滑:

A、供应大幅增加。由于城市失业率急剧上升,大量农村人口被迫返乡。在中共返乡创业的号召下,返乡人员为了维持生计,指望通过水果蔬菜获利。当大量人口同时种植果蔬,导致产品大量增加,供应过剩。

B、需求大幅减少,并将长期化。随着城市经济崩溃和大规模返乡,对水果蔬菜的需求大量减少。同时肉蛋价格暴涨,挤占民众消费,人们普遍减少对水果蔬菜的购买。农民工大规模返乡,民众快速变穷,消费低迷,长期消费消失。

C、季节收储冷藏的数量骤降,进一步导致价格暴跌。在过去,中间商在收获季节大量购买水果,存入冷库,供应全年的消费。这种操作整体上维持果蔬价格,让农户拥有更多收入。经济崩溃后,收储的中间商急剧减少。在收获季节,大部分水果烂在地里,农民失去收入。

在失业率方面,农民90%以上亏损或破产,可以看作实际失业。农民工失业回乡后,在中共宣传里被称为回乡创业。农民首先考虑的是种植蔬菜水果,因为种粮亏本。蔬菜水果大量生产出来,价格暴跌,引发更大规模的农户损失和破产。不仅新种植的农民失去希望,还拖垮既有种植户。由于消费不可恢复地下降,供应长期过剩,当前亏损必然长期化,最终走向全面破产。所以,90%以上亏损可以视为失业。

粮农能获利的极少,基本上仅够口粮,需要从事其它工作维持消费,不算就业。按照这个标准,粮农就业率本身不超过1%,可以忽略不计。   

中共看到失业潮和返乡潮,无计可施,只好动用喉舌鼓吹“回乡创业”。结果,新返乡创业的人,不仅不能创造就业,还将过去一直种植果蔬等经济作物的农民拖下水。当农民之间恶性竞争,共同亏损,等于增加农村失业。两方面结合,农村贫困和失业必将长期化。

需要强调的是,在农村失业率中,近期返乡的农民不计算在内。中国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制造出数量巨大的农民工。农民工表面是工人,户籍和心理是农民。当城市经济下滑,农民工大量返乡,中共粉饰太平,不把返乡人口计算到城市失业人口中。但是,本文在宏观计算真实失业率,把农民工算作城市就业。农民工失业后,虽然人回到农村,但也算作城市失业率的一部分,在以下的其它行业数据中进行计算。

即使过去3年内返乡农民工不算作农村失业率,只计算靠务农为生5年以上的农户,农村失业率也超过70%。生猪养殖就业岗位大量被消灭,果蔬价格暴跌又拖垮长期农户,保守估计的农村失业率超过70%。(未完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19年11月4日)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