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10到20年間中國將倒下 外部壓力加快進程(圖)

2019-11-11 10:39 桌面版 简体 52
    小字

柏林牆
德國貝瑙爾大街附近保留的柏林牆遺址。(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

【看中國2019年11月11日訊】美國哈佛著名歷史學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一篇文章中預言,儘管中國的領導人決意避免重複甦聯的錯誤,例如中國今天沒有蘇聯當年的「政治透明」。但這位前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訪問教授大膽預言,中國將在未來10到20年間,一如柏林圍牆30年前一樣的倒下,而外部壓力將會加快這個進程。

據法廣報導,1989年夏天,弗格森當時正在德國,他自稱是個來自英國的苦學生,因為是英國人的身份,他較其他人更容易來往東、西德之間,一邊埋首在資料庫,一邊忙著寫新聞,每次從東德乘坐S-Bahn返回西德時,整列火車總是只有他一個乘客,形容有點詭異,但有一天忽然火車坐滿了匈牙利和波蘭的人民,原來這兩個國家首次開放國人前往西方,弗格森有點感到興奮,並寫了一篇新聞稿給了英國的報紙,標題是《柏林圍牆倒下了》,但可惜文章沒被採用,否則他可能是為數不多的公開預見柏林牆倒下的人。

在這篇題為《外來的力量將推到中國的防火長城》的文章中,弗格森指出,柏林牆倒塌距今已有30年了,歐盟和北約的擴張,1991年的蘇聯解體,在歷史上似乎都遠沒有中國在1989年之後的驚人增長那麼重要。1989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只為美國的8.2%。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如今中國的GDP是美國的66.6%。根據購買力的差異進行調整後,中國的經濟實際上已經超過美國。而當年的蘇聯從未取得過與美國如此接近的成就。在1970年代中期的冷戰高峰期,其經濟規模僅為美國的44%。

弗格森認為有7個還未被認清的教訓:

一,蘇聯帝國只要繼續增長,是難以推倒的,但當經濟出現滯漲,整個制度就開始崩壞。而1970年代蘇聯的生產增長就出現了負數,1973至1990年,波蘭和所有蘇聯的中亞衛星國的經濟增長都是負數。弗格森說,中國如果經濟放緩,老百姓對政府的幻想也會破滅,正如東歐當年一樣。

二,經濟增長將孕育一個中產階層,他們就算不要民主也不願意接受空洞的政治宣傳。他引用著名歷史學家提莫西.賈頓.阿什的話:」帶頭革命的,通常都會是資產階級的知識份子。」

三,一黨專政而沒有真正的法治,滋生了貪腐,環保倒退,政府功能失效。在一個沒有問責而基本上是一個貪腐的制度下,就算反貪腐者,也會是貪腐的一份子。黨凌駕在法律之上,只會邁向無法無天。

四,沒有任何一套監視人民的制度,足可防止一個失去合法性的政權倒臺。東德的特務機關Stasi只需依賴一個龐大的民間相互窺察網路,不需要任何人工智慧都可以知悉國內的一切。但是,知道人民私底下說些什麼,並沒有防止東德的垮臺。

五,在一個對全民監察的國家,人人對謊言習以為常,但這樣子只會導致例如切諾比利核災難發生,而這其實是蘇聯制度死亡的喪鐘,又是導致柏林圍牆倒下的主因。

六,蘇聯的崩塌首先是它的周邊出現裂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關注香港、新疆和臺灣的發展,而不是把焦點放在北京。柏林圍牆倒下,是1988年夏天波蘭事件(工會發動全國罷工)蔓延到匈牙利,然後到德國萊比錫的一串連鎖反應的結果。萊比錫就等於德國的天安門廣場,連鎖反應然後蔓延到柏林,從柏林輾轉間蔓延到保加利亞、捷克、羅馬尼亞、匈牙利、立陶宛,最後這股浪潮也淹沒了蘇聯。

七,現在學術界認為,柏林牆倒塌是由於內部而不是外部壓力,弗格森認為,這顯然不是事實。美國和北約從外部給東歐共產國家施加壓力,美國和其盟友也幫助這些國家的異議份子,才最終導致了柏林牆的倒塌。如今,不自由的社會僅佔世界人口的35%,佔全球GDP的22%。但是,在這些比例中,大多數是由於中國(分別為19%和16%)。

然而,近來在北京的時間比在柏林還要多的弗格森卻在文章中指出,中國今天的國力雖遠比當年的蘇聯要強,但無論社會信用制度也好、無論是全天候對人民的監視也好,都難以阻擋中國在未來10至20年間的倒下,原因包括經濟放緩、一群對國家期望日益關切的中產階級、一個已成頑疾的貪腐政治制度、惡劣的掩飾文化以及中國周邊已出現的裂痕。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