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还是国难 为什么1949“不是改朝换代”?(图)

2019-10-04 13:39 作者:滕彪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乌云蔽日的香港
乌云蔽日的香港。(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10月4日讯】1999年国庆之夜,参加过1949年“开国大典”的李慎之,悲愤中写下“风雨苍黄五十年”,表达自己对共产理想的幻灭。转眼20年过去了,一样的整齐划一,一样的法西斯美学,一样的向人民炫耀武力。“阅兵是屠杀的另一种方式。”(许晖语)三十年前的屠杀和三十年后的阅兵,同一支军队,同一个广场,同一种恐怖,同一种对历史的蹂躏。六四屠杀三十年后,中共没有改弦易辙,专制却变本加厉。习近平修改宪法要做终身主席,全国上下大搞个人崇拜,抓异议人士,抓律师,抓记者,抓教徒;扩建集中营,加强封网,加快国进民退,对外四处挑衅。史无前例的“高科技极权主义”迅速成形:大数据、DNA采集、人脸识别、声纹识别、步态识别、网络监控、防火长城、社会信用体系、密布的智能相机等等,配合传统极权体制的秘密警察、黑监狱、朝阳群众、洗脑、煽动民族主义、劳改营、酷刑、失踪、政治株连,中共控制社会的密度和效率,恐怕远超希特勒和斯大林。现代高端的人工智能、互联网、数据技术和生物技术,被共产党活学活用来建立密不透风的全面监控体系——李慎之先生若泉下有知,也会感到震惊吧。

明清之际思想家顾炎武有亡国与亡天下之辩。“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日知录》卷十三)顾氏此论,仍未摆脱汉人中心主义与中国中心主义的天下观;不过,我们如果把“天下”理解成一种普世的天道或人性秩序,那么1949年10月1日所象征的,就不仅仅是中国的再次亡国,而是人相食、悖逆天理、善恶颠倒的大毁灭。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有学者说共产党“不是改朝换代,而是改天换地”(高王凌语)

共产党对中国的祸害,绝不仅仅是屠戮生命、压制自由、掠夺财富、破坏环境和生态,而且在于更深层次地消灭人性、扭曲人格、腐蚀人心、颠倒人的是非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跌破底线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整个社会弥漫着血腥、犬儒、仇恨、奴性和虚伪。到处是对权力和金钱的不加掩饰的贪欲,不择手段的官场恶斗,小人得志的暴发户心态,胜王败寇、以强凌弱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今朝有酒今朝醉”、“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享乐主义、机会主义和无赖主义。以胜负来代替是非判断,以权力崇拜来代替独立思考,以精致的利己主义来代替独立人格,以狂热狭隘的民族主义来代替自由和人道主义,以极权美学来代替真正的审美,这些正是新时代极权主义之下中国民众的精神景观。与中国一起沦陷的,是整个社会的理想信仰、道德标准和评价体系。

一个国家的根本使命和最大成就,乃是维护其人民的自由与尊严。而目前一个能够维护人民自由和尊严的中国,还没有诞生。共产党的宣传机器竟然说,“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好像祖国是共产党的禁脔。这种劫机犯逻辑,在连自己世代居住的土地都无法保护、连基本言论和信仰的权利都被剥夺的屁民面前,显得无耻又荒唐。多少中国的弃婴在西方成为冠军、议员和科学家?多少被迫流亡的异议作家、学者和人权捍卫者在国际上屡屡获奖?多少在中国被监禁被酷刑的人只有离开了中国才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人们恰恰可以对共产党说,“离开了暴力和谎言,你什么都不是。”

这是光芒万丈的时代,这是回光返照的时代。在所谓中国经济奇迹的背后,是血汗工厂、官商勾结、腐败横行、自由丧失、贫富鸿沟和环境破坏。共产党把中国糟蹋的已经没有什么干净的河流,空气有毒,食品有毒,药品有毒,可怕的是人性也被深深毒化。当人口、土地、储蓄等要素红利和低人权的红利已经渐渐耗尽,人们对中国经济乃至中共政权的乐观预期正在迅速发生变化。工厂和企业在离开中国,资本在外逃,暴发户和裸官在外逃,知识分子在逃离,中产在逃离,藏人冒着生命危险翻越雪山也要逃离,基督徒在逃离,穆斯林在逃离,甚至鸟兽也不例外。王力雄先生曾讲述他在中蒙边境地区旅行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动物受到汽车灯光或声音惊吓时总是往外蒙方向跑;中俄交界的地方,天上的鸟,河里的鱼,遇有异常响动都一股脑儿奔往俄罗斯的方向。

一个国家受到的最大戕害,乃是其国民的人格、人性、人心的彻底腐败,以及评价体系的颠倒。长期的信息封锁、言论控制、洗脑教育和民族主义煽动,使大多数人持有一种扭曲的历史观、国家观和国际观,愚昧犬儒,又狡诈圆滑;猥琐懦弱,又残忍好战;盲从狂信,又不信一切。他们是满嘴国骂的爱国小粉红,是跳忠字舞的大爷大妈,是砸日系车的愤青,是施暴的国保城管,是沉迷色欲的腐败官员,是制造假酒假药的商贩,是为党唱赞歌的御用文人和五毛,是21世纪的义和团和红卫兵。以是为非,以非为是;以美为丑,以丑为美;以正为邪,以邪为正。毛泽东、周恩来、郭沫若、薄熙来、习近平、申纪兰、司马南等等,都是中共驯化出来的典型人格样本。

1872年李鸿章感到中国将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一个半世纪后,中国其实正在经历“三千年未有之国难”。这不是遇罗克、林昭、蒋捷连、孙志刚、杨改兰、聂树斌、于宙、李旺阳、刘晓波们的中国,这不是我的中国。当我批评中共,我被说成是背叛祖国;当我推动人权和民主,我被指控为颠覆国家,被停课、吊照、开除、软禁、绑架和酷刑;当我被迫离开中国,我的妻子女儿被中共列入不能出境的黑名单。我们其实要么是韭菜,要么是人质。

最可怕的专制,不是让人无力反抗、不敢反抗,甚至也不是让人不知被奴役、习惯了被奴役的专制,而是让人崇拜压迫者、诅咒反抗者并希望成为压迫者的专制。在飘扬的国旗下,在军队齐刷刷的正步里,在山呼万岁的声浪里,韭菜们深深爱上了镰刀,赞美着镰刀,并纷纷递交了成为镰刀的申请书。

今天,威武的军队再次踏过天安门广场,我感到的不只是深入骨髓的亡国之耻,更是公理颠倒、人性倾覆之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