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四)(组图)

2019-09-29 08:51 作者:蒋经国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1949年,共军在上海。
1949年,共军在上海。(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接上文: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三)

1949年

二月十日

中央银行金银之转运于安全地带,是一个重要的工作。但以少数金融财政主管当局,最初对此不甚了解,故经过种种之接洽、说明与布置,直至今日,始能将大部份金银运存台湾和厦门,上海只留二十万两黄金。此种同胞血汗之结晶,如不能负责保存,妥善使用,而供诸无谓浪费,乃至资共,那是一种很大的罪恶。

十二日

上午,奉父命电告顾总长墨三,建议其通知刘安祺将军,“在未奉命令之前,暂勿撤离青岛”。

先是,不久以前,美国陆军部长罗耀达、魏德迈等经东京,往青岛参加军事会议,研究西太平洋防务,改变其驻青岛美国海军撤退之计划,要求我国军固守青岛。但我方早已决定撤退青岛,增防长江。

戴季陶先生于上午十时逝世,父亲闻耗悲痛,故人零落,中夜唏嘘。

二月十三日

上海和平代表团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等一行飞赴北平,准备与共方谈判。这真是与虎谋皮的勾当。

十七日

阎百川先生到溪口来,我奉命接他上妙高台过夜。他同父亲谈他对今后党、政、军等改造的意见,认为当前迫切的需要是:“应整饬纪纲,实行检查。惟效用人,惟效用人,以提高行政效率。”父亲亦有同感。

阎先生又向父亲表示:中央政治委员会代委员长,应在国府与政院之外另选一人担任,使能调剂府院,不生冲突。父亲当时的主张:“立法院地点仍设广州,行政院重要部会主管应驻南京,但其机构仍在广州。李宗仁既有意调换孙院长哲生,与其另找人选,协调府院,倒不如釜底抽薪,由李宗仁自行决定其行政院院长的人选,使彼能完全肩负责任。”此时李宗仁对于行政院院长的新人选,已属意于何敬之先生。
张道藩、谷正纲两先生来溪口。

十九日

上午,父亲约见刘为章,谈半小时,直告其:“李宗仁以毛之八条件为和谈基础,直等于‘投降’。何能言整顿纪律,振作人心?”并嘱转告白崇禧:“现在系李当政,彼为李之切近左右,更应拥护中央,遵守法令,作为倡导,以巩固中央组织,建立总统威信为要;否则上行下效,何以为人长上!”虽刘之言动鬼祟,父亲仍以左右部属待之,深信不疑,故直言而无所隐讳也。

二十日

李宗仁突于本日飞往广州。中午,刘安棋将军来溪口,向父亲报告青岛近状,谓“美国海军人员对青岛问题,态度已变,表示不愿放弃,但我本身实无把握固守”。父亲个人仍主张照原定计划迅速放弃,以免徒劳无功。

二十一日

李宗仁本日复飞桂林。陈仪移交浙江省政府主席,彼因通共有据,到沪后即被看管。

二十二日

颜惠庆等飞石家庄晤毛泽东、周恩来二人,对“和平”及通航问题,广泛交换意见。

二月二十五日

邵力子、颜惠庆等本日已由石家庄见过毛泽东回平,同机者有傅作义。傅之借词环境困难而投共,诫可耻也。

三月三日

上午十时到栎社机场接张治中,彼携李宗仁来函,商谈父亲对“和平的条件和限度”之意见,并谓:“中共虽已微开和平之门,但前途困难重重。”

本日李宗仁并指定吴铁城先生、邵力子等十人,研讨与共党和谈方案。

吴礼卿先生来溪口。

五日

父亲与礼卿先生继续检讨外交之经过,礼卿先生认为我国之失败,俄共之胜利,即为美国之根本失败,而今日美国犹未觉悟也。下午,父亲研究共党扩大新政协,组织联合政府之阴谋。

十一日

孙内阁已于八日宣布总辞职,何敬之先生本日受命组阁。何先生就职后,第一重要措施,即派驻俄大使傅秉常先生为外交部长。

何内阁当时面临重大的困难:(一)对共党的“和谈”问题,无法得到结果,(二)行政院各部人选问题,与李宗仁之间亦有距离;(三)运至台、厦的存金,李宗仁必欲全部动用。尤其是对共党的“和”、“战”问题,关系国际民命,何先生恐亦无法自主。而李宗仁之邀何先生组阁,亦无非采“过渡”办法,因彼尚未能提出适当人选也。

上午七时,乘江静轮由上海回到溪口。昨夜月色中,望见红亚轮残骸露出海面,顿增无限感想。

十二日

李宗仁指使南京《救国日报》以“蒋不出国则救国无望”等标题,对父亲连日攻击,同时特告美国合众社记者,谓礼卿先生之来溪口,系劝父出国,且暗示礼卿先生为劝父下野最有力之人,以歪曲父亲之引退为被动而非主动,其用心之险可知矣。

十三日

长江共军正发动其强大的攻势,悉之,忧心忡忡!

十六日

第五军军长熊三昨来溪口,今日与其详谈渠细述邱清泉司令官自杀成仁经过时,曾痛哭流涕。如此可歌唱可泣的壮烈事迹,闻之不胜痛悼,但亦为我战史上增加光荣之一页也。

上午赴机场迎接孙院长哲生。

二+二日

李宗仁发动部分立法委员,要求政府将所存台、厦现金运回,期作半年之用,用完了事。此种卑劣阴谋,不惜断送国脉民命,且以之资共以为快也,可痛!

二十四日

何敬之先生就行政院院长职,举行百次政务全议,派定政府和谈代表,并望共方迅采行动。

李宗仁竟明告美国驻华大使,谓彼欲往莫斯科一行,请求其谅解。现母亲正在美国,为挽救国家危亡而从事国民外交,今日派人由美国带来消息,谓“美国对华政策有转变之趋向”。

陈辞修先生自台湾来溪口。

二十五日

共军今炮轰安庆,而李宗仁却派邵力子、张治中、黄绍婉、章士钊、李蒸等为和谈代表,正式成立代表团;并指定邵力子为首席代表。

关于政府派出代表团进行“和谈”问题,父亲在日记中说:“可决定其为十足的投降之代表。但共党是否接受其投降,是一问题耳。李宗仁和谈方案,其中心条件,无异于协同共军消灭国军之基础耳。”

二十六日

共方本日广播称:“关于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举行和平谈判事宜,中共中央决定:(一)谈判定四月一日开始:(二〕谈判地点在北平,(三)中共中央派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等为代表,以周恩来为首席代表,与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方面所派代表团,按照一月十四日毛泽东对时局的声明,以及所提八项条件作为双方谈判的基础;(四)上述各项,将经由新华社广播电台即日通知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按上述时间、地点,派遣代表团携带以毛泽东八项条件为基础的必要材料,以便举行谈判。”

共党要我政府“和谈”,还要污辱我政府,加以‘反动’二字的标记,并指定我政府代表团按共方所指定的日期,向共方所指定的地点报到。如此和谈,再可耻没有了。

二十八日

桂军自动撤出安庆,集中九江,窥伺南昌;安庆国军独力撑待,甚为危急。

父亲约见俞大维先生,商谈组织与技术问题。

二十九日

张治中以其即将赴平,特于昨日电呈父亲,要前来溪口,当面报告政府所定的和谈腹案。父亲说“他来不来无所谓”。今天他竟然来到溪口了。父亲对他的态度非常冷淡,只邀他游览溪口附近的风景。我对张的理解也很深,他是一个没有立场的投机人物,一切已经成了定型,所以也不愿同他多谈。

张治中的准备投降,我们是老早预料到的。他前在南京曾讬人向父亲转陈建议:希望父亲早日“出洋”。他的理由是。(一)可避免攻讦目标。(二)卸去和战失败的责任。(三)使一般将领减少依赖心。(四)可以增长见闻。张之此种建议,好像是为共党借箸代筹,不但是毛浑东所乐意的,同时也是李宗仁及其左右所乐意的。像这样的人,到北平后如不投降,那才是奇迹呢!

三十日

张治中到溪口来,得不到好的结果和反应,今天就悄悄地走了。

李宗仁更与共党疏通,增派刘斐参加和谈。刘曾担任三个年头的剿共作战参谋,而李必欲其充当代表,简直不惜以我方的全部军事秘密计划与内容,贡献共党,以表示其投诚之真意。这种举措,是再荒谬不过的!

父亲本日检讨外交失败之原因说:“北大西洋同盟公约公布,东西集团壁垒分明。中国共党且明白宣布,追随俄国,反对西方美国集团;而美国对华政策,仍坚持过去作风,坐视共党长大扩张,对其盟邦共同患难之政府,不愿予以援手,实不智之极。”

中国共党且明白宣布,追随俄国,反对西方美国集团;而美国坐视共党长大扩张,对其盟邦共同患难之政府,不愿予以援手,实不智之极。
中国共党且明白宣布,追随俄国,反对西方美国集团;而美国坐视共党长大扩张,对其盟邦共同患难之政府,不愿予以援手,实不智之极。(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午后,与宏涛兄自慈庵步行至素庐,沿途闲谈家常,得以稍解心中苦闷之情。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