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之秋风起日

2019-09-26 02:13 作者:苏文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是很喜欢穿着古装而风鬓于海风望着那远方的海岛的。

颇喜附近的松林迷茫着夕暝的仙色与轻岚,而底下的小舟却悄无声息的潜入蔚蓝而又精微的世界——透过水看下去,仿佛是进入了珊瑚宫,而她所有的秘密已完全的流溢在那里。

我攀爬在海的山崖,簇生的野草碧青青连着天际的吹开一色苍茫,我心里含着微笑、但什么话语也说不出—因为这是多余的,心内只有一种八荒一统奔聚而来的震动,这广大的宇宙,永无止的涌动着不灭的精神,吾心如真珠,浮起种种感慨。

我漫步在海的山野,我爱好于她殊曼而空旷的森林,逢秋之白露未化,叶如履泪,举头望天,身如羽化似的若见日月宿,而我的低沉与缄默竟一下子不可思议的释放出来,

眼前出现了满戴璎珞、玉梳高螺的真人—她手执妙笔,彩虹样的与我相视一笑—自后我如受天意、欣欣然、不顾所以的愿以玄冠作白纻舞,在这天高远大的境界里陆离娑婆。

我栖息在海的山脚下,我觉得众山的意境与李乐薇的文学意象极接近,山石晶莹而泛紫,又莫名的长出诸多的洋槐,我想:如果是在月下,海色不动的时候,能有一大片的野百合花才好呢,茂密丰蕤的吐着金蕊淌着月光,而我就如此如入定般的静沐着海风,遥观着海上的明月,躺在野百合花的花薰里,想着古希腊过去的那些青铜斑驳而缪斯不老的神话。

我徜徉在海边的城市里。秋天里的阳光居然蕴藉着红酒的芬芳。我走在那些日据时代的金融街道里,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感觉非常的熟悉却又实实在在的陌生,伫立在一家西点店的门口,我要了一份土耳其icecream,一个人站在垃圾箱附近吃着,看着眼前来来去去的红男绿女,心中杂漾着亲切的喜悦,有一位当地的男子因从未见过我手里拿着的六朝青琉璃珠,恭谨的表示想上手一览—我呵呵一笑,表示无妨,遂解之以他欣赏,他爱慕的眼中说应值不少钱—我道之曰此为我写六朝法帖所置换,如论所谓之行价或当不输于二百万,彼为之惊瞿。

我不经意间来到健林先生的万达广场,先生与我有一些类似之地,譬如接近半个家乡人,也好名画—我也用巨资买断了一位老教授一生所藏,里面竟有二本石渠宝笈。此座万达广场的风格颇有梦幻色彩,我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日人别墅此时长的淡紫又灿烂的牵牛花,心中顿生无限怅惘,此时却有一位美丽的女孩子好奇的看着我奇怪的举动,我惟莞尔—心里哈哈笑着:“汝可识我否?”

当我登高在海上的高山的时候,我心头念着天地间一件殊胜的事业—正统文明复兴,如此必当择一地大行其道:如论蜀山,高大崇伟则有之,险峻锐利则有之,幽微神秀则有之,然而也因此过于廉悍而狭隘,如论之中国正统文明的特点广大浩淼,无量苞藏而且还又清微与遐远,以我目前所知者自然属于此渤海无拟—因为她具有在究极上符合文化正统的文明性“大、高、玄、远”,而彼远近之山,葱倩容与,值此嘉月流光、辛夷方华的时日,临此汪洋大海、溟渤周流,我岂虚言欤?这也是为什么从小到大我一听闻到“渤海”虽远居万里之遥却犹感兴奋与激动的一个原因,因之“正始风流”故也。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