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与周期 泡沫终究是要破裂的(图)

2019-09-25 08:37 作者:渔_夫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越来越泡沫化,周期到顶点,然后就破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9月25日讯】周期的区域效应。大部分时候不是所有的周期一起到顶部,或者一起到底部。也就是周期有区域效应。比如美国当年互联网泡沫就是一种互联网产业周期的一部分,钱流向互联网,然后越来越泡沫化,周期到顶点,然后就破了。前年去年的比特币也是类似,都是区域性的周期。我们要观察,要能够看明白这个周期影响力的大小,不大那就是破一个小泡泡,没大问题。

其实中国的创业板也是在2015的时候周期泡沫破裂,但影响也不至于很大很大。就好像2015年,我们拿着银行、白酒跟保险就没有受伤,反而在后面受益很大,而拿着创业板这种区域周期的高点,就危机重重。周期的区域性效应,就是要理解政策核心指向哪个领域和钱又流向哪个领域,如果这不加控制,那么就最终是爆炸的。我以前就很害怕地问自己,我怎么知道有郁金香泡沫呀,鬼知道呀,但你身处在这个社会中,观察政策与钱的去向,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观察到泡沫所在,当泡沫大的时候一定要远离它。大家可以问问自己,我们现在有大的泡沫吗?除了房地产,好像没了,当然房地产是被控制住了,没再暴涨上去,那就问题不大,所以也不用那么害怕。

周期的lollapalooza效应。其实就是周期的叠加效应了。就是很多个周期叠在一起,然后出问题。比如美国2007年就是房地产跟信贷周期一起出问题,产生了具大的后遗症。其实那时候证券市场美国也没那么高,但这两个周期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威力无穷。这值得我们特别注意,其他小周期叠加在一起最多出现个市场10PE附近的估值,如果是大的房地产周期和债务危机联系在一起,那么可能会出现7PE甚至6.5PE也有可能的,足见影响。

当然暂时我们是看不到的,信贷不灵的时候通常是利率为0附近,降息起不了作用了,我们现在还是起得了作用的,对吧。我觉得周期的叠加效应迟早是有的,去年贸易战跟股市一跌,国家又不提去杠杆了,怕是杠杆还是以后会上去,加上房地产只要不再暴涨,也问题不至于很大,所以现在暂时是安全的。所以我们有时候害怕周期顶点到来后的泡沫破灭,有些有道理,有些是没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的,对周期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很多人对周期的区域效应和lollapalooza效应没有感觉,很大因素是不知道各种市场的大小及破掉其后果。我这里稍微加以普及。我们国家债券市场规模2017年底的时候是大约75万亿,股市2018年底是43.37万亿元,现在涨了点,大约60万亿附近,中国房地产市场规模大约450万亿。像创业板现在是5.5万亿,而且流通市值3.4万亿,更小。出点事没什么大不了,对吧,相比其他。我这个是大致数据,大小会决定最终影响的大小。

产业周期研究的思路

虽然有那么多周期,我个人最最感兴趣的,还是研究产业周期,但又是最难研究的内容之一,为什么呀,我发现没有很好的书,介绍怎么研究产业周期,只能自己摸索。还有我感觉行业内的很多人,对产业周期也是把握不深,只有经历的经验,而很少有具体研究的经验,这让人很头疼。产业周期很多,各有各的特色,不太可能全部都研究。

我们考察了大量产业,分析产业周期的时候,还是很多吃不准,这难是没办法的。但也有几点想法,供大家参考。第一,理解整个产业链。要研究硅周期,就要理解半导体产业链,最好能自己画出来,或者是讲出来。比如就在4月11日晚上,我们还在回顾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产业链画出来有很多好处,我们可以在产业链层面就设想产业链中谁会比较强,谁会容易弱,为什么等等。

比如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核心的就是电池,它肯定强势,我们也发现锂资源企业因为上游控制得比较厉害,而又是重要原料,也是强势的,下游汽车生产厂商则看做得好坏有些强势有些不一定。电池制造设备会强势吗?要看是不是设备特别重要,如果特别重要,又独家,那可能强势的,就像半导体产业链光刻机很强势,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设备就很难。正极负极材料会强势吗?

不会,因为他们受电池厂的影响更是附属,不可能强势,投资他们就不是首选,比如我们以前还关注科达利,现在这样的思路下,就没有必要再看了。如果大家深入去理解产业链,发现就是跟半导体产业链一个模子一样,比较着理解很有帮助。我刚才说的这些好像很容易一样,其实一点也不容易,需要研究很多才能得出的。

第二,研究产业链的历史,历史上产业链周期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时候是周期的高点,什么时候是低点。判断我们大致是处于什么位置向那个方向。历史的资料很多需要自己去整理,但看看还是挺有用的。产业链也一样。尤其是价格处历史的什么时候,判断是非常有用的。

第三,分析产业周期的成因是什么?这就回归到马克斯说周期的成因问题。消费者的需求从哪里来?是否有什么补贴政策影响或者加强了需求,去掉又会怎么样呢?我们在研究猪周期的时候,虽然中国人对猪肉需求量不会有大的变化。但如果供给减少的话,也会对价格影响很大。就比较关心种猪数量的多少,如果少到了一个极点,那么下面很可能有好戏看,周期性需求旺盛可能就会来。还有特殊的非洲猪瘟,也是会影响周期走向极端的。所以成因研究是可以研究供给与需求的。

第四,产业链的分散与集中。产业链的分散与集中,我们看来看去最容易受两个因素的影响。第一个是产业链的长度,越长,就越容易分散。比如我们在讨论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时候,它就很长,不可能有一个企业全吃,即使有可能全吃,也要慢慢分解出来。第二个受时间的影响。产业刚刚兴起来的时候,没有配套厂商,那么企业只能自己来,我们就听说很多电池设备宁德时代都是自己生产的,就是这个原因。慢慢地到一定程度,就会分解,然后越来越分散。

像我们现在看到阿里巴巴什么都做,是因为早期它最早出来,肯定是综合性的,像个大帝国,后来的企业只能在一些边角与其竞争,然后很多企业一起攻击这帝国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也是一种对分散与集中,综合与专业化的理解。

对周期对称性的理解

我们看惯了周期是那种左右对称的图形,但要记住这些图形都是骗人的,基本上每个我们理解的周期都不是这也的对称,只有在一点上是对称的,那就是方向,当然这前提是周期还要继续的。如果是跟郁金香一样一次性就结束了,更谈不上了。所以这里也还涉及到对于这也一次性结束的变化需要不需要看成周期,也是一个疑问,但大多数研究周期的书都是放着当周期的,我们惯例还是当是周期吧。就好像《企业生命周期》讲的周期跟上面的经济周期、信贷周期还是很不一样的周期两个字,更像是企业发展阶段。这些大家自己知道就行了,我的意思是不要想得太对称,多想想成因。

最后还是得再提醒一句:不要对周期的每时每刻都做出反应,而是只有极少数的关键点,不然你就注定输了,企业才是我们关心的核心。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