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乱搞 右派收拾(图)

——中共统治模式历来如此

2019-09-22 09:15 作者:颜纯钩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抗议修改《逃犯条例》(图: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9月22日讯】上文提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最近的一个内部讲话。黄奇帆现职是闲职,但他任重庆市长时,也是位高权重的封疆大吏,他的讲话代表了中共内部理性一派的声音。

早前一位叫龙永图的退休高官,也曾呼吁理性处理香港问题。龙曾任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代表,黄、龙二人都是前总理朱镕基的旧部。

黄奇帆的谈话,主要精神是重申香港对中国的利用价值。中国再开放也不会实行资本主义,北京、上海、深圳,GDP即使超过香港,它们也无法取代香港特殊的国际地位,中国不管如何还是需要“一国两制”的香港。

但为什么中国需要香港,中共又不惜踩死香港?主要原因是,在中共心目中,政治永远高于经济,中共习惯算政治帐而不算经济帐。在他们看来,经济只是吃饭问题,政治才是权力问题,因此中联办港澳办这些具体负责香港问题的官员,包括老懵懂、梁振英、林郑等香港特区官员,对中共的统治模式心领神会,都视政治为身家性命,而经济只是从属于政治的附庸。

政治上宁左勿右通常都吃大亏,毛时代大跃进造成大饥荒,文革造成大浩劫,直至今日香港的大麻烦,中共要吃多大的亏,也还不知道。但刘少奇纠大饥荒之错,胡耀邦纠文革之错,他们后来也都吃大亏。为什么做了正确的事,却又在中共内部被清算?因为中共永远服膺革命斗争的哲学,党内左派总是占优势,大势不妙时,让右派出来收拾残局,但到最后,还是左派得益。

中国人民为共产主义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中共仍对共产主义“倾心”如此,莫非中共真是马列主义的忠贞信徒?最近,俄国普京政府正式通报中共,说俄国已经将十月革命定性为“暴乱”,将列宁定性为“俄国的历史罪人”,也就是说,在共产革命的老祖家,已经彻底抛弃了“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反而共产革命的小老弟中国,还在追慕那个被时代潮流抛弃的“初心”。

其实,中共坚持的根本不是共产革命,他们是以共产主义的伟大口实,来掩盖权贵资本主义的实质。窃钩者贼,窃国者侯,外人都明白,只有中国人自己不明白。

中共极左势力,一向都以宣传部门为主,因为宣传部门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讲了过头的话,忘记就好了,没有人去清算他们。相反的,主管经济部门的官员,才会理性一点去看政治问题背后的经济代价,因为经济出了大问题,也是会动摇统治基础的。

环球时报胡锡进口气很大,仿佛很有来头,但林郑一句“撤回”,显然无须和他商量,打了他一记闷棍,搞得他相当狼狈。所以我们看到胡锡进、梁振英之流,看到外交部发言人在那里穷凶极恶,口出狂言,都不必太当真,因为他们胡言乱语都是不必付出代价的。中共需要恫吓中国人,需要对外摆出不认输的架势,但论到生死存亡,他们还是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

黄奇帆说中国需要“一国两制”的香港,这固然是大实话,问题的要害是,何为“一国两制”?在中央眼里,“一国两制”可以上下其手,抽象肯定,具体否定,抽去灵魂,留下空壳,外人不明底细,很容易蒙混过关。

可惜中共忘记香港人都不蠢,也不习惯被人恐吓,欺负到我们头上,总有一天我们会坐不住,拍案而起,和你们讲点道理。管你极左极右,来硬的来软的,只要危及我们的切身利益,我们就不答应。

中共目前处境不妙,党内理性声音会逐渐占上风,外部压力山大,内部危机四伏,考虑到政权的存亡,中共会不会暂时作政治让步,还取决于内外局势的变化,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必太悲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