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第二部》第9话:幻偶(图)

2018-10-3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8话:智退角狼(图)

幻偶

“这个角你千万要留着!它太珍贵了,一般人想得都得不到的呢,还可以拿来防身!”梅式指着阿修手上的断角说道。

“可是我刚已经拿到翼象的羽毛了,现在正由老爷爷和刑娜拿着防身呢。还是你带着吧,你们住在禁域,比我更需要。”说着便把金色断角塞给了梅式,两人并肩同行时,梅式也借此大致了解了老爷爷和刑娜的概况。刚出树林,便看见刑娜兴奋的冲了过来,紧抱着梅式,喜极而泣。

站在旁边不知所措的阿修,这时猛然发现梅式身上的伤口仍在渗血,只得充满歉意的说道:“抱歉,我身上的止血粉在翼像那里用光了。”

“没关系,说起来,我们一家人都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梅式身上虽然带伤,还是轻松笑道。

“那…如果没事的话,我也该离开了。狼角和象羽我们各拿一样,相信彼此平安回家都不成问题。”感到如释重负的阿修,不好意思的启齿说道。

“其实这都是你的,但我们就跟你先借象羽一用吧。”沉默了好阵子的郑念老爷爷,神色和蔼的走了过来,手上拿着象羽摇了几下,然后又从梅式手上拿起狼角,递到阿修手上。

一天走了两次生死关的阿修,一脸疲倦的看着三人说道:“那我先离开了,你们保重。还有老爷爷,你以后别再乱跑了!”然后沉吟了一会后,鼓起勇气说道:“你再乱跑,可能又会连累到别人。”语毕,觉得言语似乎有些失礼,但又不得不出言提醒的阿修,涨红着脸向着老爷爷一家人点头致意后,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小伙子!”听见老爷爷的声音,准备离开的阿修又纳闷的转过身来,心里却是直犯嘀咕:“别又来事了,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啊。”

老爷爷先把梅式递过来的馒头、水袋放到阿修手上,慈祥的看了阿修一会儿,缓缓说道:“虽然简陋了点,你现在应该又饿又渴,这给你路上补充体力。另外我还想给你个机缘,算是感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相信你一直很想离开这片鬼地方,大后天的亥时,我在桥边等你,逾时不候。你好好考虑考虑,过了这个村,没有那个店。还有,今天在禁域发生的所有事,你只要告诉别人只字词组,约定也一样作废。”

“我知道了!”整个人充满疲态的阿修闻言,当下也无暇多想,只希望赶快回家休息,于是草草应声后便转身离去。

************************

当阿修的身影消失在道路转角时,老爷爷轻捻手中像羽,只见象羽迅速开展成一把羽扇,而三人一身朴素简陋的布衣,也瞬间化成线条简单却美丽的彩衣,接着方才的大小翼象与狼王也带着众狼缓缓从草丛中走出,踱到了爷孙的两侧。小翼象与先前喉咙受伤的角狼,身上的伤早已不见踪影,只是狼王头上的断角依然,并没有复原。

“我说刑娜,你演技提高好快,那招惊声尖叫、全身颤抖、尿湿裤子也太强。我躲旁边都惊呆了,差点笑场。”梅式睁眼斜睨着刑娜,一脸调侃的说道。

刑娜闻言,边微笑边伸手捏住自己的脸,然后轻轻往外一拉,一个跟刑娜一模一样的人,居然很神奇的从刑娜身上被带了出来。只见那个刑娜又重复了一次当时双手捂嘴、全身颤抖、尿湿裤子的动作后,接着转头以不屑的神情看着梅式,吐完舌头后,就迅速泄气,缩成一具干瘪的白色人形皮囊,乘着微风,被提在刑娜手上徐徐飘动着。

“这都要感谢师父借我的幻偶啊,不然我哪有办法演得像你这么好。”面对梅式的质问,刑娜自揭底牌后,也一脸大小眼,调皮的回望梅式。

“好啦,别斗嘴啦。你们觉的如何啊?”没有被两人对话带动的老爷爷,一脸微笑,慈祥的望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泥路从容问道。

“行哪,这小子能教。”梅式语带双关的回话,边微笑抚着身旁狼王额上的断角,也边瞄了刑娜一眼。

再次被调侃的刑娜,故意装出呲牙咧嘴的表情,然后狠狠拧了梅式的手臂一下,然后得意的望着忍痛不敢出声的梅式。

“刑娜,你有意见。”老爷爷像是知道一切,头也不回的再次问道。

“没事,这小子挺好。”仿佛回将一军的刑娜,继续俏皮的笑拧着梅式手臂,也边轻抚着翼象的羽毛笑道。

“那……我们就开始吧!”老爷爷说完,两指一合,手中的羽扇迅速被收褶成原本的纯白象羽,然后把羽毛转了几转,只见三人缓缓消失,原地徒留眼睛闪闪发亮的兽群……

寒颤

转身离开爷孙三人,步上归途的阿修,虽然感到又累又饿又渴,却不想在他们视线所及的范围内进食,总觉只要一进食似乎就又会发生什么事似的。毕竟这半天的惊险历程,对年幼的他而言,也够受了。而且,虽说这爷孙在心中的包袱总算放下了,却还是有其它大石在心中七上八下,一时也轻松不起来。

因为在这样的夜晚,诡异的禁域只剩他一人踽踽独行,到底金色狼角能发挥多少效用,也是未知。若再遇上其它麻烦事,以他现在的状态,相信也不是什么乐观事。只是刚拐了个弯,确认身影已被树丛遮蔽,完全消失在他们视野中的阿修,无暇细想,握着狼角的手,顿时又紧了几分,双目圆睁,停止呼吸,双脚像被钉在地上的木头一样,无法动弹。

阿修的反应或许突兀,却不难理解。因为在月光照耀下,一只看不清样貌的漆黑巨兽,正占据整条小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只巨兽正背对着阿修,大口的嚼着树叶,长长的尾巴在不断的摇晃轻拍身体,似是在驱赶夜晚的蚊虫。

就这样伫立一会儿的阿修,脑中虽一片空白,却再也憋不住呼吸,只得小心翼翼的缓缓吸了口气,但就只这么一个细微的动静,便马上被巨兽察觉,充满敌意的低吼着转过头来望着阿修。只是这充满恫吓的一望,反而令阿修感到意外,因为巨兽看见狼角后的神情充满了恐惧,尾巴夹在双腿间,旋即匍伏在阿修面前一动不动。

感受到狼角的威力,阿修灵机一动,对着巨兽说道:“可以请你带我离开禁域吗?”只见巨兽似乎颇具灵性,知晓阿修的意图,一个转身,尾巴顺势把阿修卷到背上后,便迈步前进。就在巨兽移动的同时,也可听见树丛间充满动物的奔跑声,不难想像它们争相走避的景况。就不知它们怕的到底是巨兽还是狼角?但不管如何,既然巨兽会臣服于狼角,阿修的胆气也就大了起来,​​心中不安尽褪,在巨兽的背上边喝水,边吃起馒头来。

吃饱喝足的阿修,顿觉整个人精神起来,舒服的躺在巨兽背上,望着满天星斗,静静的想着:“晚上的星空好美啊,都忘了夜晚长怎样了呢?每天的工作忙完,几乎是倒头就睡。这还是第一次觉得人生似乎不那么无趣,自己的存在还是有那么点意义的……”很快的巨兽就把阿修驮到了原本的入口,点头示意后便迅速消失在丛林间。

离开禁域、回到现实生活的阿修,忽然打了个冷颤,一股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原本脸上轻松的神态,也变的慌张僵直,十万火急的朝着自家奔去。

亲人?!

此时的阿修,再无暇细品这难得的静谧夜晚,耳中听见的,除了急促的喘息声与跑步声外,尽剩仿佛要跳出来的心跳声。

终于,一栋外观华美、微透烛光的屋子出现在眼前,阿修也随之放慢脚步,让急促的呼吸尽可能的平复,然后小心翼翼走向旁边寒伧的农舍,刚拉开木栓,准备推门进入的同时,只听见“嘎吱”一声,华屋的门也应声开启。

随着身后脚步声的传来,阿修一颗心也荡到谷底,只得转过身来,抖音说道:“叔……您这么晚……”

“唷~~大少爷没回来,就算再晚,我敢睡吗?”不待阿修说完,男子立马打断阿修,语带揶揄,一脸冷漠的瞅着全身僵直的阿修。

“还站着干嘛?既然玩回来了,赶快进去休息啊!”见阿修站在哪儿不敢答话,男子努努嘴出言消遣几句,手也举起来摆了几下,示意阿修去休息,只是这样的口气,这样的姿态,阿修哪里还敢移动半分。

而这时,原本华屋里看似微弱的烛光也亮了许多,一名身形婀娜,柳腰款摆的女子面露不悦,一手拿着盛满食物的瓷碗,另一手则牵着一个睡眼惺忪,打着哈欠的小女孩走了出来。

只见女子走到阿善身旁,语气微愼劝道:“好了啦,阿善,都什么时候了?还大声嚷嚷!惊动邻居也吵醒小丽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先让阿修填饱肚子,他待会又要起早工作了呢。”

女子不说还好,一说阿善就更来气,冷不防的一把将女子手中的瓷碗抢来,然后大力朝着阿修身旁的木门砸了过去,也顾不得农舍内豢养的牲畜受到惊扰,便连珠炮似的咆哮起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叔吗?今天的工作为什么都没做?跑哪偷懒了?而且居然还放肆到把整桶粪水倒在庙旁边,知道别人怎么说我们实家的吗?你翅膀硬了是吧?!门口的碎片还有庙旁那堆粪,明天都给我清理干净,我不想再听到邻居的闲话。”

瓷碗的破碎声,夹杂着实善的大嗓门,在宁静的夜晚听来格外刺耳。原本睡眼惺忪的小丽顿时也精神起来,然后一脸不屑的斜睨着阿修。而面对实善的连番问题,阿修一时不知从何答起,只能选择沉默以对,望着迎面而来的女子。

只见女子面色凝重,小声对着阿修说道:“善叔是关心你,只是在气头上,你别怨他。时间晚了,你快进去休息,这边婶婶来帮你挡着,明早记得多吃碗稀饭,填饱肚子。如果有什么心事找不到人说,可以说给婶婶听,好吗?”说完便自顾把阿修推进农舍,关上木门。然后转身走到阿善身边,牵起小丽就准备进屋休息。

阿善见状,神情无奈的拉住女子的手,柔声说道:“阿艳,你这是干嘛呢?我还没训完呢!”

被拉住的阿艳,则放慢脚步,不悦说道:“我说大老爷,这么晚您也该休息了。阿修还只是个小孩,至于吗?”边说边朝华屋走去。实善看见实艳动了气,也不敢再多说一句,只得跟在实艳身后进屋。不久烛光便暗了下来,恢复夜晚的宁静。

话虽如此,距离不远的隔壁农家,也不知是不是被方才的骚动吵醒,只见屋内微弱的灯光隐约勾勒出一道人形,静静的靠在窗沿,双手撑着下巴,仿佛若有所思,一动不动的望向这边。

下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0话黑屋三梦(上):索命鬼差、离庙弃民的众神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