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第二部》第8話:智退角狼(圖)

2018-10-2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上回:《仙遊記・第二部》第7話:危機再臨

智退角狼(1)

見刑娜六神無主的點了點頭,阿修環顧四周,只可惜這次沒有小木屋可供這對爺孫棲身躲藏。這時忽然瞥見插在腰帶上的白色羽毛,略一思索,便將羽毛遞到刑娜手上。然後循著猿猴的啼聲,邊跑邊叮嚀道:「保護好自己跟妳爺爺。」便再次帶著棍子,一溜煙消失在樹林裡…

「該死,這次換哥哥,這家人上輩子是造了甚麼孽,一堆鳥事?感覺今天時間過好慢?」甫逃過死劫的阿修,雖然此時膽氣大了許多,但在林中循著猿啼聲奔跑時,還是無法抑遏的埋怨幾句。

再奔跑一段距離,阿修抬頭發現樹上多了許多七彩猿猴,牠們不停在樹枝間跳來跳去,也不斷搖晃樹枝或是撫掌啼叫著,似乎在警示同類危機逼近。大難不死的阿修,似乎對周遭環境的感知變得靈敏許多,很快的,他就發現一個男子受傷倚靠在樹幹下,男子前方不遠處還有斑斑血跡一路蜿蜒而去。

「您是刑娜姐的哥哥?梅式?」阿修靠了過去,話一出口就發現把自己貶低了。不過形勢緊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是!你誰?怎麼會跑來這…咳…咳……」梅式雖然感到好奇,卻因有傷在身,連連咳嗽之下,一下也不好多講,只得打住調一下呼吸。

「快別說話了,我們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先跟老爺爺還有刑娜會合吧!」阿修邊說邊蹲下身,準備帶梅式離開,卻只見梅式擺了擺手拒絕。

「走不掉的,我剛剛才用旁邊這把鋤刀跟一頭受傷的角狼博鬥,可惜沒能殺了牠。估計牠已經回去搬救兵,再過不久就會來把我吃乾抹淨了。現在跑去找刑娜,只會連累她們陷入險境。」梅式補充說道。

「一頭受傷的角狼?」阿修好奇的想跟梅式確認,這讓他想到刑娜口中那頭與異象相搏受傷的角狼。

「對,本來碰到的時候,看牠身上帶傷,還以為可以讓牠斃命當場,只可惜到頭來還是讓牠給溜了!」梅式懊惱說著。

阿修聞言,疑惑問道:「就我所知,碰到危機的角狼,不是都會靠狼嚎聲來呼喚同修救援?」因為角狼不同於翼象,是禁域裡少數會主動離開森林覓食,獵捕家畜,活動範圍極廣的高智慧生物。也因為天性狡猾,平時雖然會自發避開村民,但長時間下來,跟各聚落累積起來的矛盾磨擦也多,這也是各村落自發成立護衛隊的主因之一。因此對於角狼,阿修自然略知一二。

「所以我沒給牠呼喊的機會,一出手就先擊傷牠的喉嚨。本來還想斷了牠的腳,這樣至少有機會單獨收拾牠,然後全身而退。可惜到頭來還是被牠跛腳逃跑。即使如此,因為狼群巢穴離這有段距離,你應該有足夠時間帶爺爺跟刑娜離開,快走!」梅式見阿修遲遲不肯離開,語氣開始急了起來。而此時的阿修,在聽梅式說話的同時,也邊回憶著村人對角狼的描述。

智退角狼(2)

「角狼是群居動物,警覺性高,單兵遭遇除非有必勝的把握,否則不主動攻擊。遇到人更常會主動避開,因為牠們不想讓自己負傷,成為狼群的累贅…」阿修望著梅式,覆述自己所知的角狼特性。

見梅式點了點頭,阿修繼續說道:「牠們雖然警覺性高,但集體狩獵時,最兇猛的狼王通常會搶先出擊,累積戰功,建立威信,穩固自己的領導地位。如果擊殺狼王,其牠角狼會群起攻之,爭奪領導權,取而代之;但若能令狼王臣服,那麼其牠角狼也會跟著臣服。」

「理論上沒錯,但你單獨一人面對狼群,還想擊倒狼王,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梅式雖然同意阿修的分析,也只能善意提醒阿修。

「單打獨鬥的確沒勝算,但我並不是一個人,還有你跟七色彩猿,可以試著放手一搏!」阿修意味深長的看了梅式一會兒,然後抬頭環顧四周。

「七色彩猿,天性膽小,毛色豔麗炫目,善於模仿。遇到危機會藉由搖晃樹枝、拍手、啼聲等方式來警示同伴。」阿修邊說,邊細看樹上眾多啼叫的猿猴,然後把棍子遞給梅式,拾起地上的鋤刀,再從地上拾起一大一小兩塊石頭,放進原本裝著止血粉藥罐的袋子裡。

只見阿修忙活了一會兒後,略感歉意的對著梅式說道:「對不起,我得請您暫時充當誘餌,因為您傷得很明顯;但反過來說,這是可以大幅降低狼王戒心的優勢。只是不到最後關頭,千萬別亮棍。我們還是有機會活命的,只是機會需要我們兩人合作創造。這點還請多多包涵。」說完,便一溜煙爬上樹,蹲在梅式上方的樹枝,雙手也開始扯下樹葉往下丟。

「這小子,掩蔽的樹葉都不夠了,還拚命扯著往下丟。」看著阿修的怪異行為,梅式心裡雖若有所思,卻也無暇多想,因為狼群的低吼由遠至近的傳來,一群烏七嘛黑的角狼出現了。為首的狼王則全身覆著潔淨的灰毛,而在狼王身後不遠處的角狼群中,可見一隻喉嚨與前腳掌正流血的受傷角狼,應該就是分別被翼象跟梅式打傷的那一隻。

只見這時空中各色樹葉紛飛,原來是七彩猿猴看見阿修的動作後,也跟著模仿的結果,而且還越扯越起勁。有的彩猿看見角狼群出現後,甚至還搖晃起樹枝、或是藉由大聲拍手、啼叫,警示其牠同伴,整片森林頓時熱鬧起來。

天空厚重的雲層裡不斷傳出轟隆雷聲、劈著駭人閃電、刮著呼嘯長風。林中則充滿著嘈雜的聲音、紛飛的碎葉及其散發的濃郁青草味,加上顏色繽紛、上下跳躍的七彩猿猴,雖然大幅削弱狼群的視覺、聽覺和嗅覺,卻無損狼王的自信、自傲與自負。只見狼王習慣性的謹慎抬頭望著繽紛的落葉,再略微掃視樹上那些膽小的彩猿後,神態倨傲,專注盯著倚在樹幹的梅式。確認梅式傷勢後,邊小心低吼,邊緩步趨前,直至距梅式不到一丈時,再次環顧周遭環境,深深的嗅了幾下瀰漫在空氣中的味道,確認只有梅式一人,並無其它威脅後,便四腿微彎,準備猛撲過去。

智退角狼(3)

而居高臨下,盯著狼王一舉一動的阿修,見狼王放低身子準備獵殺梅式,知道時機到來,立馬把早已拿在手上的小石擲往狼王左後方稍遠處的樹幹,再接著從袋中把另一顆大石掏出,用力丟到離狼王右後方較近的地上,然後看準時機,往狼王左前方躍了下去。好笑的是,有些一直模仿著阿修動作的七彩猿猴,此時居然也迷糊的跟著躍了下去。

而準備進行狩獵的狼王,雖然此時環境嘈雜,但一聽到自己右後方的樹幹發出聲響,立馬警覺的後瞄,見沒甚麼事,便一鼓作氣襲向梅式。只是衝到一半,又再一次聽到來自左後方較大的聲響時,不由得狼毛直堅,以為真的有某種不知名的動物正急速接近,準備狩獵自己,只能反射性望向左後方,並下意識調整方向,往右跳躍閃避。

評估已閃過危機的狼王,卻在這時瞥見有生以來令牠感到難以置信的一幕,視線所及,盡是一躍而下,天性膽怯的彩猿,並夾帶著此起彼落的聲響。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滿肚子疑惑的狼王,猛一轉頭,驚見右邊的阿修已高舉鋤刀時,才驚覺不妙。只是時間也晚了,狼王橫移下落的身形剛站到地上,再也來不及躲閃,頭上的金色長角便在鋤刀重重敲擊下斷了開來,狼王也痛的瞬間暈翻過去。

見機不可失的阿修,也迅速蹲了下來,一手把鋤刀壓在角狼的頸部,另一手則拾起斷掉的金色長角,然後在所有角狼面前高舉示威。

至此,一招得手的阿修,不但順利壓制狼王,也震攝了現場所有的角狼。因為沒有一隻角狼能意識到,真正的危機始終藏身於樹上這群膽小的七彩猿猴裡。而那些躍到地上的七彩猿猴,看見那些角狼,也警醒過來,慌張且迅速的攀回樹上。只是這時角狼群也不敢貿進,否則若狼王因此蒙難,反成狼族罪魁禍首。由於進退兩難,只能楞在原地,自然也沒心思去獵捕四散逃竄回樹上的七彩猿猴。

「好小子,真有你的!」看見這一幕的梅式,提著棍子,笑著帶傷走上前來,彎腰拍著阿修的背膀,也總算搞懂阿修心中所想。

而悠悠轉醒的狼王,從未遇過這等屈辱,心情雖然悲憤交加,但形勢不由人,加上命在旦夕,也只得忍受頸部被鋤刀壓制割傷的痛苦,逕自轉身,低鳴求饒。只見斷角與頸部不斷流血的狼王,一臉狼狽的趴在地上,蜷尾示弱,哀嚎求饒。其餘角狼見狀,也只得匍伏前進,群聚在狼王的身後擺出一樣的姿態,為狼王求情。

看著這一幕的梅式,對著還在猶豫的阿修說道:「好了,可以放開狼王了,牠已經承認你的實力,心服口服的認輸,相信日後也不敢再招惹你了。」阿修聞言,這才收起鋤刀,緩緩的站了起來。

明白逃過死劫,感謝阿修不殺之恩的狼王,出於天性,也率領所有角狼,一直伏在阿修跟前,尾巴輕擺,示弱臣服,不敢妄動。阿修見狀,像想起甚麼似的,彎腰把手上的金色斷角放在狼王面前,說道:「抱歉,事出無奈,打斷你的狼角,雖然你可能用不到了,還是還你吧。」

頗具靈性的狼王似乎聽懂阿修的話,只見狼王慢慢起身,畢恭畢敬的咬起斷角,然後仰頭走到阿修面前,看著阿修。會意過來的阿修,只得再次伸手。狼王將斷角放在阿修手上後,便安靜低調的帶著所有狼群離開,完全沒有初時張揚跋扈的氣勢,途中還幾次回望阿修,最後點了點頭,彷彿再次感謝阿修的不殺之恩,便領著狼群奔跑離開。

下回:《仙遊記・第二部》第9話:幻偶

《仙遊記・第一部 各話》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