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2_10》黑屋三夢(上)索命鬼差、離廟棄民的眾神(圖

2018-11-1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上回:《仙遊記・第二部》第9話:幻偶

由於嬸嬸實豔挺身相護,幸運逃過一劫的阿修,這時在農舍內孤身一人,藉由氣窗灑進來的微弱月光,身子微彎,扶著低矮的柵欄,顧不上嘈雜的牲畜與瀰漫在空氣中的異味,逕自朝著裡邊的黑暗走去。然後雙手像是觸摸到甚麼的阿修,一下子倒了下去,消失在黑暗中。原來在農舍最裡邊,放著一堆乾枯的稻稈,這堆稻稈既可做為牲畜的糧草,也可當阿修休憩的床舖。

驚魂未定的阿修,一手拿出事先藏在懷中的狼角,把它埋進稻草堆深處,另一手則胡亂的抓些稻稈蓋在肚子上後,便徵徵望著氣窗外的小片星空出神,心想:「平時忙完回來都是窩在這裡躺下就睡,沒想到滿天星斗的夜晚是如此美麗。」然後回想起今天在禁域的種種奇遇,以及臨去前老爺爺的叮囑。

接著再想到叔叔實善方才的兇樣、堂妹實麗的冷漠與嬸嬸實豔的善意袒護,一直默默忍耐的阿修,頓感心頭緊了一下,鼻頭一酸,然後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傷,一直以來無處宣洩的情緒隨著眼淚泊泊流出。

「娘、阿嬤……妳們在哪?我好想妳們!」雖說年紀漸長的阿修,對娘親與阿嬤的記憶日漸淡薄,思念卻是有增無減。也或許是回到自己最熟悉的窩,就算居住環境與華屋相較顯得惡劣許多,心中無比孤獨卻彷彿找到避風港的阿修,過了一會便嘴角微揚,沉沉睡去。

*********************

「小修,快起來,阿嬤帶你到茶行張老闆店裡坐坐,順便讓你這實家的小金孫喝上幾杯好茶。」慈祥的阿嬤邊說,邊背起年幼的小修朝著張老闆家走去。被阿嬤背著的小修,心中感到十分幸福愉悅。沿途遇到的村民,也都會禮貌的跟阿嬤寒暄幾句,同時開心的捏捏、摸摸小修的臉龐,逗弄一下。

畢竟只是個村子,阿嬤沒走多遠就到張老闆家中。一如以往,張老闆夫婦親切的拿出剛做好的熱騰騰茶點招待兩人。而事業交接給正值壯年的兒子,無事一身輕的張老太,也跟阿嬤熱絡的聊天,回憶著兩人從小到大在村裡發生的種種趣事,不時輕笑著。開心的小修,也邊享受美味的點心,喝著老闆盛在杯裡的淡茶,聞著滿室茶香,聽著不甚了了的大人談話。如此景象,無論誰見,相信心頭當會浮上人生若此,夫復何求的感受。

只是就在這時,小修看見三個人大搖大擺從門口走了進來。為首的一人穿著比任何一位村民還來得正式,臉色慘白,面無表情,似乎是頭兒。旁邊則跟著兩個墨綠小怪,之所以說怪,是因為這兩人身高只到為首的一半,身體瘦小、四肢纖細,頭、眼睛、耳朵、手與腳卻又奇大無比。

小修從沒見過這幾個怪客,頓時忘了享受茶點,一對眼睛征征望到出神。而阿嬤、張老太、張老闆夫婦四人,依然談笑風生,居然無人意識到眼前這三位不速之客的闖入。

索命鬼差

領頭的那人環顧四周,神情訝異的與小修對望一眼,意識到小修與其他人有所不同,卻也不以為意,便嚴肅的伸手直指張老闆,其中一個墨綠小怪見狀,立馬躍到茶桌上,卻又神奇的沒有碰倒任何物品,蹲在張老闆面前。

「身體也太好,放七日份『黑丸』,七天後收人!」帶頭那人只簡單說這句話,小怪便依言拿出幾顆黑色小丸,確認所需數量後,融合成一顆較大的黑丸,然後把黑丸頂在張老闆的印堂上,待黑色小丸沒入後,只見張老闆的印堂微微發黑,頭上也浮現一團煙霧,形狀就像支小黑旗飄啊飄的。小怪見狀雙腿一蹬躍到地上,同樣沒有打翻桌上任何物品,然後三人便轉頭離開茶行,臨出門前,帶頭者還回頭瞄了小修一眼。

年幼的小修見三人出屋,好奇的跟了出去,視線所及,只見幾個村民,哪還有甚麼怪人,只得納悶進屋,口中含糊的兀自複誦著:「七日完,七天後收人。」

張老太四人見小修神情舉止怪異,口中還唸唸有詞,便好奇詢問。天真的小修雖不擅言語,幾番來回,也算是勉強交待了整件事的經過。哪知不說還好,一說完四人臉色旋即大變。面對臉色通紅、明顯壓抑著憤怒的張老闆夫婦以及狐疑的張老太,尷尬的阿嬤只得起身告別,背起小修便往家走。

出於多年情誼,張老太還是走到門口為阿嬤與小修送行,只見張老太猶豫再三後,還是跟阿嬤寒暄幾句,除了原諒小修的童言無忌,卻也請阿嬤暫時先別到他們家了。

「阿修,從小阿嬤就覺得你跟其他小孩不一樣。但是…」回家路上,阿嬤語重心長、欲言又止的提醒似懂非懂的小修::「以後你再看到這種事,記得別再跟別人說了,知道嗎?」小修年紀雖然不大,卻也發現自己好像做錯事,便用力點了點頭,答應阿嬤。

只是話雖如此,天色未暗,這事便在全村一傳十、十傳百,迅速傳開,許多村民都好奇的放下手中工作,跑到茶行邊瞭解整件事的來龍去末,邊大口吃喝著茶點,安慰著不斷抱怨的張老闆夫婦,以及在一旁愁容滿面、沉默不語的張老太。

那天后,村民們遇到阿嬤帶著小修時,雖然也會禮貌寒暄幾句,卻不再逗弄小修,取而代之的,是上下打量的狐疑神情。

就這樣平安無事的過了七天,身體健朗的張老闆每日作息一如以往,未曾因此事而有絲毫改變。正常大家準備嘲笑出洋相的小修時,張老闆卻在當晚一覺不起,再也沒有醒來,無緣看見隔日的太陽,就連大夫仔細檢查後,也無法找出猝死原因。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張老太,由於悲傷過度,也在幾個月後抑鬱而終。張老闆的妻子由於無法接受現實,在為亡夫與婆婆的守喪期間,成天不斷的詛咒小修,到最後疑似精神錯亂,被住在其它村莊的娘家緊急派人帶回去照護。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在短短幾個月家破人亡,令村民對小修的態度由狐疑戲謔轉為驚懼恐慌,避之唯恐不及。

「瘟神!」是小修在村裡得到的第一個綽號,而且是全村公認的響噹噹封號。阿嬤就算只是帶著阿修在路上散步,都可以感受到村民不分老少、充滿敵意的刻意排擠。但是慈祥的阿嬤並不引以為意,依然十分疼愛這個可說是實家唯一香火的寶貝金孫,只是或許也在意小修的感受,阿嬤帶小修散步的路徑慢慢移往人煙稀少的村莊外緣。

即使如此,牽著小修散步的慈祥阿嬤,身影逐漸模糊淡化起來,發覺不對勁的小修,想緊握阿嬤的手,卻發現無從握起。焦急的小修只得呼喚著阿嬤,只是阿嬤卻像毫不知情一樣,逕自往前走去,消失在小修眼前。

「阿嬤……阿嬤……妳在哪裡?」驚慌的小修,東張西望,無法理解阿嬤的消失,只得繼續聲聲呼喚,希望阿嬤會再出現。

就在這時,一陣聲音從身後傳來:「孩子!你在找誰?」

離廟棄民的眾神

這聲音是如此的溫柔、令人懷念,小修驚喜的轉過身後,面前站著的,赫然便是朝思暮想的娘親,只見桂花笑吟吟的走過來牽起小修的手,便開始緩緩前進。

沉浸在幸福裡的小修,忽然想到甚麼,出聲詢問:「阿嬤呢?」

「阿嬤先回去休息了,你陪娘去廟裡拜拜,我們待會就回家找阿嬤,好嗎?」笑容滿面的桂花,似乎滋潤了小修久涸的心,小修不禁緊緊握著桂花的手,希望兩人可以永遠這樣走下去。

到了廟裡時,桂花與正在拜拜的村民客氣的打了個招呼,便又各忙各的。畢竟桂花心中也十分明白,由於張老闆一家的事情,他們與村民的深厚的情誼早已出現鴻溝,再也不復往日。

而小修呢,則像平日一樣,坐到旁邊的長板凳上,邊看著娘親擺放供品,邊望著供奉在廟裡的幾尊神像,開心的笑著。小修十分盼望廟裡的眾神仙能像往常一樣,慈祥和靄的過來摸摸他的頭,逗逗他。這也是在村民視他如洪水猛獸後,生活中少有的歡樂時光之一了。

可惜,小修發現今天廟裡的幾位神仙不同以往,個個神情焦急、手忙腳亂的整理行囊。須臾,一個未曾見過的金甲巨神駕著一條金色巨龍從天而降,金龍看了小廟一眼,便意興闌珊的趴在廟旁靜候。只見金甲巨神聲如洪鐘的說道:「動作快。神帝慈悲,讓你們可以離開被封印隔絕的育神高原,回到神域。若超過時辰,我們全都走不了了。」

整理好行囊的神仙與隨侍的仙僕,聞言紛紛躍上龍身,遠處也有幾位神仙披頭散髮、狼狽奔來,似乎時間緊迫,已無暇整理行囊。廟裡的最後一位神仙即將登上龍身前,看了一下遠處的神仙,估計還有些時間,看著廟裡正在拜拜的村民,便快步過來摸了摸小修的頭。

一位平常跟小修互動熱絡的廟神,眼中流露不捨神情,看著小修說道:「對不起,孩子。時間緊迫,我們將要離開這兒,沒法守護大家了,自己多保重。」然後像是想起甚麼,站了起來,看著遠方,若有所思。小修順著視線看去,才發現不知何時,遠處居然多了幾隻大小不一的狐狸,搖著尾巴,蹲坐在那兒,靜靜的瞅著這兒。

金甲巨神當然沒放過廟神的這個細微動作,像是知道廟神企圖似的立馬提醒:「住手!敢公然現身是很囂張,但我們沒時間管那些狐精了,別節外生枝。」

廟神聞言,加上後至的神仙已陸續登上龍身,只得看著小修嘆道:「也不知我們昨晚傳遞的訊息有多少村民會在意?記住,以後別再到廟裡來了。千萬放在心上啊,孩子!」說完便躍上龍身。金甲巨神見眾廟神已上龍身,便頭也不回的號令巨龍騰空離去。

「你們要走了嗎?」看著廟神如此倉促離去,小修像是又失去了幾個好朋友似的,難過的望著空中身影漸小的廟神們,忍不住脫口而出,大聲問道。

而這一番驚悚言論,再度被現場村民聽在耳裡。發現氛圍有異的桂花,只得倉促收拾供品,帶著小修回家。只是在途中,回望廟宇的小修,發現遠處的狐精在眾神離開不久,便竊佔這座小廟,當著那些燒香拜拜的村民面前,無所顧忌的對那些供品大吃特吃起來。

下回:《仙遊記・第二部》第11話黑屋三夢(下):罹難、意外的訪客

《仙遊記・第一部各話》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