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第二部》第8话:智退角狼(图)

2018-10-2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7话:危机再临

智退角狼(1)

见刑娜六神无主的点了点头,阿修环顾四周,只可惜这次没有小木屋可供这对爷孙栖身躲藏。这时忽然瞥见插在腰带上的白色羽毛,略一思索,便将羽毛递到刑娜手上。然后循着猿猴的啼声,边跑边叮咛道:“保护好自己跟你爷爷。”便再次带着棍子,一溜烟消失在树林里…

“该死,这次换哥哥,这家人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一堆鸟事?感觉今天时间过好慢?”甫逃过死劫的阿修,虽然此时胆气大了许多,但在林中循着猿啼声奔跑时,还是无法抑遏的埋怨几句。

再奔跑一段距离,阿修抬头发现树上多了许多七彩猿猴,它们不停在树枝间跳来跳去,也不断摇晃树枝或是抚掌啼叫着,似乎在警示同类危机逼近。大难不死的阿修,似乎对周遭环境的感知变得灵敏许多,很快的,他就发现一个男子受伤倚靠在树干下,男子前方不远处还有斑斑血迹一路蜿蜒而去。

“您是刑娜姐的哥哥?梅式?”阿修靠了过去,话一出口就发现把自己贬低了。不过形势紧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是!你谁?怎么会跑来这…咳…咳……”梅式虽然感到好奇,却因有伤在身,连连咳嗽之下,一下也不好多讲,只得打住调一下呼吸。

“快别说话了,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先跟老爷爷还有刑娜会合吧!”阿修边说边蹲下身,准备带梅式离开,却只见梅式摆了摆手拒绝。

“走不掉的,我刚刚才用旁边这把锄刀跟一头受伤的角狼博斗,可惜没能杀了它。估计它已经回去搬救兵,再过不久就会来把我吃干抹净了。现在跑去找刑娜,只会连累她们陷入险境。”梅式补充说道。

“一头受伤的角狼?”阿修好奇的想跟梅式确认,这让他想到刑娜口中那头与异象相搏受伤的角狼。

“对,本来碰到的时候,看它身上带伤,还以为可以让它毙命当场,只可惜到头来还是让它给溜了!”梅式懊恼说着。

阿修闻言,疑惑问道:“就我所知,碰到危机的角狼,不是都会靠狼嚎声来呼唤同修救援?”因为角狼不同于翼象,是禁域里少数会主动离开森林觅食,猎捕家畜,活动范围极广的高智慧生物。也因为天性狡猾,平时虽然会自发避开村民,但长时间下来,跟各聚落累积起来的矛盾磨擦也多,这也是各村落自发成立护卫队的主因之一。因此对于角狼,阿修自然略知一二。

“所以我没给它呼喊的机会,一出手就先击伤它的喉咙。本来还想断了它的脚,这样至少有机会单独收拾它,然后全身而退。可惜到头来还是被它跛脚逃跑。即使如此,因为狼群巢穴离这有段距离,你应该有足够时间带爷爷跟刑娜离开,快走!”梅式见阿修迟迟不肯离开,语气开始急了起来。而此时的阿修,在听梅式说话的同时,也边回忆着村人对角狼的描述。

智退角狼(2)

“角狼是群居动物,警觉性高,单兵遭遇除非有必胜的把握,否则不主动攻击。遇到人更常会主动避开,因为它们不想让自己负伤,成为狼群的累赘…”阿修望着梅式,覆述自己所知的角狼特性。

见梅式点了点头,阿修继续说道:“它们虽然警觉性高,但集体狩猎时,最凶猛的狼王通常会抢先出击,累积战功,建立威信,稳固自己的领导地位。如果击杀狼王,其它角狼会群起攻之,争夺领导权,取而代之;但若能令狼王臣服,那么其它角狼也会跟着臣服。”

“理论上没错,但你单独一人面对狼群,还想击倒狼王,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梅式虽然同意阿修的分析,也只能善意提醒阿修。

“单打独斗的确没胜算,但我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你跟七色彩猿,可以试着放手一搏!”阿修意味深长的看了梅式一会儿,然后抬头环顾四周。

“七色彩猿,天性胆小,毛色艳丽炫目,善于模仿。遇到危机会借由摇晃树枝、拍手、啼声等方式来警示同伴。”阿修边说,边细看树上众多啼叫的猿猴,然后把棍子递给梅式,拾起地上的锄刀,再从地上拾起一大一小两块石头,放进原本装着止血粉药罐的袋子里。

只见阿修忙活了一会儿后,略感歉意的对着梅式说道:“对不起,我得请您暂时充当诱饵,因为您伤得很明显;但反过来说,这是可以大幅降低狼王戒心的优势。只是不到最后关头,千万别亮棍。我们还是有机会活命的,只是机会需要我们两人合作创造。这点还请多多包涵。”说完,便一溜烟爬上树,蹲在梅式上方的树枝,双手也开始扯下树叶往下丢。

“这小子,掩蔽的树叶都不够了,还拚命扯着往下丢。”看着阿修的怪异行为,梅式心里虽若有所思,却也无暇多想,因为狼群的低吼由远至近的传来,一群乌七嘛黑的角狼出现了。为首的狼王则全身覆着洁净的灰毛,而在狼王身后不远处的角狼群中,可见一只喉咙与前脚掌正流血的受伤角狼,应该就是分别被翼象跟梅式打伤的那一只。

只见这时空中各色树叶纷飞,原来是七彩猿猴看见阿修的动作后,也跟着模仿的结果,而且还越扯越起劲。有的彩猿看见角狼群出现后,甚至还摇晃起树枝、或是借由大声拍手、啼叫,警示其它同伴,整片森林顿时热闹起来。

天空厚重的云层里不断传出轰隆雷声、劈着骇人闪电、刮着呼啸长风。林中则充满着嘈杂的声音、纷飞的碎叶及其散发的浓郁青草味,加上颜色缤纷、上下跳跃的七彩猿猴,虽然大幅削弱狼群的视觉、听觉和嗅觉,却无损狼王的自信、自傲与自负。只见狼王习惯性的谨慎抬头望着缤纷的落叶,再略微扫视树上那些胆小的彩猿后,神态倨傲,专注盯着倚在树干的梅式。确认梅式伤势后,边小心低吼,边缓步趋前,直至距梅式不到一丈时,再次环顾周遭环境,深深的嗅了几下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确认只有梅式一人,并无其它威胁后,便四腿微弯,准备猛扑过去。

智退角狼(3)

而居高临下,盯着狼王一举一动的阿修,见狼王放低身子准备猎杀梅式,知道时机到来,立马把早已拿在手上的小石掷往狼王左后方稍远处的树干,再接着从袋中把另一颗大石掏出,用力丢到离狼王右后方较近的地上,然后看准时机,往狼王左前方跃了下去。好笑的是,有些一直模仿着阿修动作的七彩猿猴,此时居然也迷糊的跟着跃了下去。

而准备进行狩猎的狼王,虽然此时环境嘈杂,但一听到自己右后方的树干发出声响,立马警觉的后瞄,见没什么事,便一鼓作气袭向梅式。只是冲到一半,又再一次听到来自左后方较大的声响时,不由得狼毛直坚,以为真的有某种不知名的动物正急速接近,准备狩猎自己,只能反射性望向左后方,并下意识调整方向,往右跳跃闪避。

评估已闪过危机的狼王,却在这时瞥见有生以来令它感到难以置信的一幕,视线所及,尽是一跃而下,天性胆怯的彩猿,并夹带着此起彼落的声响。对眼前的景象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满肚子疑惑的狼王,猛一转头,惊见右边的阿修已高举锄刀时,才惊觉不妙。只是时间也晚了,狼王横移下落的身形刚站到地上,再也来不及躲闪,头上的金色长角便在锄刀重重敲击下断了开来,狼王也痛的瞬间晕翻过去。

见机不可失的阿修,也迅速蹲了下来,一手把锄刀压在角狼的颈部,另一手则拾起断掉的金色长角,然后在所有角狼面前高举示威。

至此,一招得手的阿修,不但顺利压制狼王,也震摄了现场所有的角狼。因为没有一只角狼能意识到,真正的危机始终藏身于树上这群胆小的七彩猿猴里。而那些跃到地上的七彩猿猴,看见那些角狼,也警醒过来,慌张且迅速的攀回树上。只是这时角狼群也不敢贸进,否则若狼王因此蒙难,反成狼族罪魁祸首。由于进退两难,只能楞在原地,自然也没心思去猎捕四散逃窜回树上的七彩猿猴。

“好小子,真有你的!”看见这一幕的梅式,提着棍子,笑着带伤走上前来,弯腰拍着阿修的背膀,也总算搞懂阿修心中所想。

而悠悠转醒的狼王,从未遇过这等屈辱,心情虽然悲愤交加,但形势不由人,加上命在旦夕,也只得忍受颈部被锄刀压制割伤的痛苦,迳自转身,低鸣求饶。只见断角与颈部不断流血的狼王,一脸狼狈的趴在地上,蜷尾示弱,哀嚎求饶。其余角狼见状,也只得匍伏前进,群聚在狼王的身后摆出一样的姿态,为狼王求情。

看着这一幕的梅式,对着还在犹豫的阿修说道:“好了,可以放开狼王了,它已经承认你的实力,心服口服的认输,相信日后也不敢再招惹你了。”阿修闻言,这才收起锄刀,缓缓的站了起来。

明白逃过死劫,感谢阿修不杀之恩的狼王,出于天性,也率领所有角狼,一直伏在阿修跟前,尾巴轻摆,示弱臣服,不敢妄动。阿修见状,像想起什么似的,弯腰把手上的金色断角放在狼王面前,说道:“抱歉,事出无奈,打断你的狼角,虽然你可能用不到了,还是还你吧。”

颇具灵性的狼王似乎听懂阿修的话,只见狼王慢慢起身,毕恭毕敬的咬起断角,然后仰头走到阿修面前,看着阿修。会意过来的阿修,只得再次伸手。狼王将断角放在阿修手上后,便安静低调的带着所有狼群离开,完全没有初时张扬跋扈的气势,途中还几次回望阿修,最后点了点头,仿佛再次感谢阿修的不杀之恩,便领着狼群奔跑离开。

下回:《仙游记・第二部》第9话:幻偶

《仙游记・第一部 各话》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