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图)

2013-07-04 03:50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13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7月04日讯】去年9月12日,我在题为《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與论推着走》一文里,谈过类似的官场现象,如今,自新华社在6月23日,报道有关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消息之后,牵扯周永康的文字充斥着海外媒体,有许多人猜测更大的“老虎”将浮出台面,但7月2日,一篇关于周永康下苏州的新闻稿,又向一些人的好奇心泼了冷水,也许官场内斗还会推出更惊人的内幕,但至少在眼下,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永康还没事。不过,仔细研读这篇文章,还是看出了周永康的心态,这位当年执掌政法委大权,与薄熙来手挽手唱红歌的强势人物,虽退出江湖,依然余威潜在,而郭永祥的被捕,则并非偶然,做为回应和安抚,周永康下苏州向习近平传递了什么信息?

2013/07/03/20130703183642814.jpg

显然,4月29日的新闻来自《苏州中学校友网》,近日转发于香港凤凰网,这是为了覆盖有关周永康的海外與论,这与我的文章《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刊发后,官媒报道许才厚给国防大学校长王喜斌专著作序一样,都是为了所谓批谣,但是,究竟是不是谣言,目前还说不定。这些都没什么新意,我的问题是,周永康与薄熙来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是否真的卷入了政变阴谋;他是出于自己分管工作的需要而力挺薄熙来,还是确有一个用薄取代习的计划,由于信息渠道不畅,谁也讲不清楚。就胡锦涛来说,他再有谋略,也无力同时拿掉两个政治局委员;而习刚上台,他是否敢把周永康这样的常委当“死老虎”来打,也难以想像。不论如何,李春城的被捕与郭永文被双规,连带四川富豪刘汉被调查,都使人们看到一只利剑,正悬在周永康的头上。

毫无疑问,在多年的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周永康做尽了坏事,得罪了许多人,犯下了滔天大罪,值重庆薄王乱法的年代,他不仅亲自下重庆高调支持薄熙来“唱红打黑”,而且在“两会”上还去鼓励阴谋败露,处境危险的西南王,尤其是2009年至2012年,他把一些政法方面的重要会议安排在山城召开,批准重庆警力大幅扩编,资助王立军把装甲车堂而皇之地开到市区示威,名为震慑当地黑帮,实则在向中南海的领导权威挑战,而奉江泽民之命,声“西”击东的用意,则是喧宾夺主,篡党夺权,没有争议的是,周要力助胡温不喜欢的薄熙来风升水起,但他们失败了,败在细节,也败在大局。

现在的问题是,为何习近平不是在刚接班时拿下周永康的心腹,而是等到眼下,只有一种解释,在官场几乎人人有事的情况下,他们一直在追踪李春城,郭永祥等周永康死党的足迹,却在他们有所动作之时,奋力出手。

而郭永祥有什么动作呢?或者说,周永康的党羽都有一些什么新的猫腻呢?只要细读党媒的一些报道就会理清思路,当江泽民,周永康等人退居幕后之后,他们原先的关系圈子就发生了变化,以前有权有势,以行动为主;现在无实权,以與论为主。多年来,在周和薄的周围都形成了利益集团,他们手里有钱,很容易找到代言人,于是,人们便连篇累牍地看到一些为薄喊冤叫屈的人物表演,一部分人以学者自居,从理论上为薄寻找思想根据,一部分以维权为借口,从案件细节上质疑司法的判决,这就是为什么,在重庆“唱红打黑”高潮时,人们不知道有王铮和王雪梅一样,假如那时她们就是观点显明的公众人物,可能今日的表现就顺理成章,总之,他们都是木偶,是魁儡,而周永康,郭永文等人可能才是扯线的后台老板,这大概就是中共高层忽然发飙的深层次原因吧。

或许四川的刘汉也收买了类似的言论人士,与王健林相同的,他手里有大把的票子,多年来也结交了一些能说会道的文人,完全可以支付巨资寻找为周薄鼓劲的人,与王老板不同的是,王健林迅速地向海外转移财产和生意,以便用涉外经济合同抵消中南海对立派的穷追猛打,而刘汉还把大本营困在四川,与周家割不断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调查李春城急需刘汉的舌头,正如抓住薄熙来,必得撬开徐明的嘴巴一样,“汉龙系”掌舵人,所谓“能源大鳄”,原四川汉龙集团老板刘汉就进去了。总之,网媒2013年6月1日,有一篇关于为薄熙来曲笔翻案的微博奇文,最能代表周永康,李春城,郭永文,刘汉等人的心态,那篇文章虚构描写了64前夕,辽宁省丹东下属的东港市某日天空的景象,一条薄云长龙蜿蜒而过,“头尾身清晰可见”,上面还坐着一个人。作者暗示,长龙是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的隐身,人是“薄公”,范原籍丹东,只有他搞兵变,才能挽中华民族,作者说:“顺天意,举义兵,诛狐温,救薄公,灭乱党,立圣朝”,而读者们不知道,丹东市长戴玉林,是薄熙来在大连的死党,当年薄王的MBA假文凭就来自戴曾任职的东北财经大学。

由此,人们看到了新闻與论的重要性,也找到了海外媒体为薄喊冤叫屈的源头,所以,习近平在位置坐稳,特别是独掌党政军大权之后,先让左倾人士表演一番,再警告刘云山为首的新的党内对立派,然后奋力出手拿下了一个“文联主席”郭永文,文联下面有作家协会,有美术家协会,有曲艺家协会,理论研究室,还有文学杂志,等等,总之,有大批的文人墨客,而薄周等“纸老虎”,“死老虎”,现在最后挣扎的强项,就只有靠與论了,郭永文所代表的文人受到惊吓的同时,6月27日,“防火墙之父”方滨兴倒下了,反宪政而一举成名的人大教授杨晓青也被解聘了,等等。6月26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体学习时,猛烈反击左倾思潮,于是形势大变,凤凰网把周永康下苏州的“新闻冷饭”热炒,就是无可奈何的一步臭棋了。

于是,官媒抛出了这样一篇迟到的新闻:2013年4月29日,春和景明,安静的苏中校园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周永康校友。上午,周永康校友在省委书记罗志军、省长李学勇、市委书记蒋宏坤、市长周乃翔、教育局局长顾月华等省市领导的陪同下,来到母校苏州中学访问,该校张昕校长、戴克明书记热情地接待了大家。。。。。。

这篇文章向外界释放了几点重要信息,第一,表面上,周永康服软,似乎在哀求:你们找到了郭永文这只“大瓜”,不必再往下摸了,因为我已告老还乡,不问政治,安度晚年了,那些胡说八道的與论都是下边人干的,与我周永康无关,实际上,他并未彻底地退隐江湖,可能还在暗中较劲,至于银子嘛,是不缺的,以前贪占的财富,别说一辈子,十辈子也花不完,周永康还活得滋润呢;第二,虽然,周永康退位了,但虎死余威在,书记罗志军和省长李学勇还紧陪左右,而他们都是封疆大吏,消息满灵通的,别看海外與论瞎吵吵,周永康目前还是挂在墙上的“纸老虎”,他不可能再下来吃人,但具有装饰作用;第三,更外界一种姿态看,党还是团结的,中南海高层没有分裂,正稳如泰山呢。

但是,中共官场的内斗总有出人意料之戏,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李长春等退休后的一些活动,官媒都有零星的报道,唯有周永康不见踪迹,只是《苏州中学校友网》有点动静,这至少表明他已被冷落,其原因还是上述的问题,他究竟与薄熙来是什么关系,随着薄案开审的临近,内幕或许会揭开,假如隐藏,以后就留下了后患。其患不在于整肃几人,而在谁都敢于挑战中枢。显然,习近平和王歧山等新的当权者,抓捕郭永文的目的,是在敲山镇虎,这有点类似2009年张春江跑到重庆去,与薄一起发“红色短信”一样,“发”是示忠,示完了就被抓起来了。现在,大概习书记要说,你周永康老实点吧,别以为我不敢动你;“薄粉”别做梦,他翻不了身;查完郭永文之后,是否顺藤摸瓜,全看“大瓜”顺从不顺从。郭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周永康出任山东胜利油田党委书记、再至中石油总经理兼党组书记、国土资源部长、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一直跟随在周的身边任职。他们是连在一起的“肥瓜”,是“苦瓜”,是“甜瓜”,全在上面抓不抓。

官媒报道说,周永康校友于1958年从江苏无锡考入苏州中学,这方沃土上浓厚的学习氛围激发了他的学习兴趣,对他的人生发展影响深远。苏中的求学经历让周永康校友对这块土地充满了独特的感情,即使官居高位,工作繁忙,仍然心系母校,关心母校的发展,并于2006年春天访问母校,这次已经是第二次来了。这里有逝去的青春,这里有奋斗的记忆,这里更有难以割舍的情结。这是永康校友的情意,也是苏州中学的荣耀。当然,这都是对周永康的正面评价,假如周日后轰然倒下了,苏州中学可以保持沉默,如同薄熙来失势,北京四中割喉消音一样,与其说周永康是出于恋旧,不如说是他源于恐惧,过去贪占的一切能否至死相伴,尽情享受,全看现任高官的心情,所以,仔细查看周视察时的近照,略有所悟,那惨淡的笑容,岂可与重庆舞台上与薄连袂“唱红”时同日而语,早知有今,何必当初?我得出的结论是:强作欢颜心里愁。

来源:姜记者的博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