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周永康下蘇州,強顏歡笑心裏愁(圖)

2013-07-04 03:50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13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7月04日訊】去年9月12日,我在題為《中南海高官下基層,海外與論推著走》一文裡,談過類似的官場現象,如今,自新華社在6月23日,報導有關四川省文聯主席郭永祥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消息之後,牽扯周永康的文字充斥著海外媒體,有許多人猜測更大的「老虎」將浮出台面,但7月2日,一篇關於周永康下蘇州的新聞稿,又向一些人的好奇心潑了冷水,也許官場內鬥還會推出更驚人的內幕,但至少在眼下,原中央政治局委員周永康還沒事。不過,仔細研讀這篇文章,還是看出了周永康的心態,這位當年執掌政法委大權,與薄熙來手挽手唱紅歌的強勢人物,雖退出江湖,依然餘威潛在,而郭永祥的被捕,則並非偶然,做為回應和安撫,周永康下蘇州向習近平傳遞了什麼信息?

顯然,4月29日的新聞來自《蘇州中學校友網》,近日轉發於香港鳳凰網,這是為了覆蓋有關周永康的海外與論,這與我的文章《薄熙來檢舉揭發大老虎》刊發後,官媒報導許才厚給國防大學校長王喜斌專著作序一樣,都是為了所謂批謠,但是,究竟是不是謠言,目前還說不定。這些都沒什麼新意,我的問題是,周永康與薄熙來到底是什麼關係,他是否真的捲入了政變陰謀;他是出於自己分管工作的需要而力挺薄熙來,還是確有一個用薄取代習的計畫,由於信息渠道不暢,誰也講不清楚。就胡錦濤來說,他再有謀略,也無力同時拿掉兩個政治局委員;而習剛上臺,他是否敢把周永康這樣的常委當「死老虎」來打,也難以想像。不論如何,李春城的被捕與郭永文被雙規,連帶四川富豪劉漢被調查,都使人們看到一隻利劍,正懸在周永康的頭上。

毫無疑問,在多年的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置上,周永康做盡了壞事,得罪了許多人,犯下了滔天大罪,值重慶薄王亂法的年代,他不僅親自下重慶高調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而且在「兩會」上還去鼓勵陰謀敗露,處境危險的西南王,尤其是2009年至2012年,他把一些政法方面的重要會議安排在山城召開,批准重慶警力大幅擴編,資助王立軍把裝甲車堂而皇之地開到市區示威,名為震懾當地黑幫,實則在向中南海的領導權威挑戰,而奉江澤民之命,聲「西」擊東的用意,則是喧賓奪主,篡黨奪權,沒有爭議的是,周要力助胡溫不喜歡的薄熙來風升水起,但他們失敗了,敗在細節,也敗在大局。

現在的問題是,為何習近平不是在剛接班時拿下週永康的心腹,而是等到眼下,只有一種解釋,在官場幾乎人人有事的情況下,他們一直在追蹤李春城,郭永祥等周永康死黨的足跡,卻在他們有所動作之時,奮力出手。

而郭永祥有什麼動作呢?或者說,周永康的黨羽都有一些什麼新的貓膩呢?只要細讀黨媒的一些報導就會理清思路,當江澤民,周永康等人退居幕後之後,他們原先的關係圈子就發生了變化,以前有權有勢,以行動為主;現在無實權,以與論為主。多年來,在周和薄的周圍都形成了利益集團,他們手裡有錢,很容易找到代言人,於是,人們便連篇累牘地看到一些為薄喊冤叫屈的人物表演,一部分人以學者自居,從理論上為薄尋找思想根據,一部分以維權為藉口,從案件細節上質疑司法的判決,這就是為什麼,在重慶「唱紅打黑」高潮時,人們不知道有王錚和王雪梅一樣,假如那時她們就是觀點顯明的公眾人物,可能今日的表現就順理成章,總之,他們都是木偶,是魁儡,而周永康,郭永文等人可能才是扯線的後臺老闆,這大概就是中共高層忽然發飆的深層次原因吧。

或許四川的劉漢也收買了類似的言論人士,與王健林相同的,他手裡有大把的票子,多年來也結交了一些能說會道的文人,完全可以支付巨資尋找為周薄鼓勁的人,與王老闆不同的是,王健林迅速地向海外轉移財產和生意,以便用涉外經濟合同抵消中南海對立派的窮追猛打,而劉漢還把大本營困在四川,與周家割不斷千絲萬縷的聯繫,於是,調查李春城急需劉漢的舌頭,正如抓住薄熙來,必得撬開徐明的嘴巴一樣,「漢龍系」掌舵人,所謂「能源大鱷」,原四川漢龍集團老闆劉漢就進去了。總之,網媒2013年6月1日,有一篇關於為薄熙來曲筆翻案的微博奇文,最能代表周永康,李春城,郭永文,劉漢等人的心態,那篇文章虛構描寫了64前夕,遼寧省丹東下屬的東港市某日天空的景象,一條薄雲長龍蜿蜒而過,「頭尾身清晰可見」,上面還坐著一個人。作者暗示,長龍是中央軍委副主席範長龍的隱身,人是「薄公」,範原籍丹東,只有他搞兵變,才能挽中華民族,作者說:「順天意,舉義兵,誅狐溫,救薄公,滅亂黨,立聖朝」,而讀者們不知道,丹東市長戴玉林,是薄熙來在大連的死黨,當年薄王的MBA假文憑就來自戴曾任職的東北財經大學。

由此,人們看到了新聞與論的重要性,也找到了海外媒體為薄喊冤叫屈的源頭,所以,習近平在位置坐穩,特別是獨掌黨政軍大權之後,先讓左傾人士表演一番,再警告劉雲山為首的新的黨內對立派,然後奮力出手拿下了一個「文聯主席」郭永文,文聯下面有作家協會,有美術家協會,有曲藝家協會,理論研究室,還有文學雜誌,等等,總之,有大批的文人墨客,而薄周等「紙老虎」,「死老虎」,現在最後掙扎的強項,就只有靠與論了,郭永文所代表的文人受到驚嚇的同時,6月27日,「防火牆之父」方濱興倒下了,反憲政而一舉成名的人大教授楊曉青也被解聘了,等等。6月26日,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體學習時,猛烈反擊左傾思潮,於是形勢大變,鳳凰網把周永康下蘇州的「新聞冷飯」熱炒,就是無可奈何的一步臭棋了。

於是,官媒拋出了這樣一篇遲到的新聞:2013年4月29日,春和景明,安靜的蘇中校園迎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周永康校友。上午,周永康校友在省委書記羅志軍、省長李學勇、市委書記蔣宏坤、市長周乃翔、教育局局長顧月華等省市領導的陪同下,來到母校蘇州中學訪問,該校張昕校長、戴克明書記熱情地接待了大家。。。。。。

這篇文章向外界釋放了幾點重要信息,第一,表面上,周永康服軟,似乎在哀求:你們找到了郭永文這隻「大瓜」,不必再往下摸了,因為我已告老還鄉,不問政治,安度晚年了,那些胡說八道的與論都是下邊人幹的,與我周永康無關,實際上,他並未徹底地退隱江湖,可能還在暗中較勁,至於銀子嘛,是不缺的,以前貪佔的財富,別說一輩子,十輩子也花不完,周永康還活得滋潤呢;第二,雖然,周永康退位了,但虎死餘威在,書記羅志軍和省長李學勇還緊陪左右,而他們都是封疆大吏,消息滿靈通的,別看海外與論瞎吵吵,周永康目前還是掛在牆上的「紙老虎」,他不可能再下來吃人,但具有裝飾作用;第三,更外界一種姿態看,黨還是團結的,中南海高層沒有分裂,正穩如泰山呢。

但是,中共官場的內鬥總有出人意料之戲,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李長春等退休後的一些活動,官媒都有零星的報導,唯有周永康不見蹤跡,只是《蘇州中學校友網》有點動靜,這至少表明他已被冷落,其原因還是上述的問題,他究竟與薄熙來是什麼關係,隨著薄案開審的臨近,內幕或許會揭開,假如隱藏,以後就留下了後患。其患不在於整肅幾人,而在誰都敢於挑戰中樞。顯然,習近平和王歧山等新的當權者,抓捕郭永文的目的,是在敲山鎮虎,這有點類似2009年張春江跑到重慶去,與薄一起發「紅色簡訊」一樣,「發」是示忠,示完了就被抓起來了。現在,大概習書記要說,你周永康老實點吧,別以為我不敢動你;「薄粉」別做夢,他翻不了身;查完郭永文之後,是否順籐摸瓜,全看「大瓜」順從不順從。郭自從上個世紀80年代,周永康出任山東勝利油田黨委書記、再至中石油總經理兼黨組書記、國土資源部長、四川省委書記期間,一直跟隨在周的身邊任職。他們是連在一起的「肥瓜」,是「苦瓜」,是「甜瓜」,全在上面抓不抓。

官媒報導說,周永康校友於1958年從江蘇無錫考入蘇州中學,這方沃土上濃厚的學習氛圍激發了他的學習興趣,對他的人生發展影響深遠。蘇中的求學經歷讓周永康校友對這塊土地充滿了獨特的感情,即使官居高位,工作繁忙,仍然心系母校,關心母校的發展,並於2006年春天訪問母校,這次已經是第二次來了。這裡有逝去的青春,這裡有奮鬥的記憶,這裡更有難以割捨的情結。這是永康校友的情意,也是蘇州中學的榮耀。當然,這都是對周永康的正面評價,假如週日後轟然倒下了,蘇州中學可以保持沉默,如同薄熙來失勢,北京四中割喉消音一樣,與其說周永康是出於戀舊,不如說是他源於恐懼,過去貪佔的一切能否至死相伴,盡情享受,全看現任高官的心情,所以,仔細查看周視察時的近照,略有所悟,那慘淡的笑容,豈可與重慶舞台上與薄連袂「唱紅」時同日而語,早知有今,何必當初?我得出的結論是:強作歡顏心裏愁。

来源:姜記者的博客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