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变前的征兆

2013-03-09 01:20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两会召开了,去年的两会我相信很多朋友还历历在目,应该说在过去的一年里面确实是对我们所有人都是蛮震动的,因为这一年里大家经历的事情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里面,我们都很少这么经历过。即使包括八九六四的时候,我们也看到当时很快从事情出来到迫害镇压,前后也没有延续这么长时间,我说的意思就是说整个铺垫的过程没有这么长。

今年几乎所有的人还是这么认为,很麻烦,这个事情并没有,就是说整个的从中国政治的这种动荡,从去年两会开始的这种动荡完全在持续过程中,原来认为薄熙来很可能很快就被处理,然后十八大就有一个定夺。最后十八大完了,我们看到更多的真相,就是中共上层本身为了各自权力之间的打斗,完全是这种公开化和这种阴谋化。阴谋化就是说他使用了能够使用的所有的媒体的形式和他们自己掌控的媒体在为自己说话,在为自己编故事,包括今天我看登出了一篇文章。

香港的《前哨》杂志,就提到了说去年十一月十五号,七个常委露面的时候为什么推迟了将近一个小时,我记得原来有个版本是说江泽民睡着了,但是从《前哨》拿出来的这个内容说,实际是当时胡锦涛的操手,胡锦涛个人的做法,造成了整个会议的冲突达到了极点,就是推迟会议。在十八大主席团常务委员们开会即将结束的时候,就是说常委都产生的时候,结果胡锦涛突然自己发表了讲话,那一番讲话后来被很多网友以谣言的方式老早就传出来了,从中依然可以体会到中共在权力斗争当中当时的情况。

也就是说被《前哨》杂志,我们可以解读成确认了当时的那种冲突的状况,应该是这么讲。当时拿出来的消息是讲说,胡锦涛在短暂的发言当中明确表示,在十八大上自己已经交出了党的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到了二零一三年三月份的人大上,将交出人大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的职务,然后他自己将离开搬出中南海,撤销以自己名义的办公室,也不会在军委设置办公室。胡锦涛说希望从自身开始已经退休的领导人都不能再干预新领导人的工作。无疑这个事情对习近平就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另外还是那样,就是我们说的以最终裸退的方式向江泽民做最后的这种搏击,应该是这么个讲法。我们在节目当中也跟大家讲说,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到这是习近平的天下,不是十八大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天下,不是,完全是他一个人天下,他一个人在左右着整个的局势,一个人在承担着所有的责任,这是我们看到的。我们相信原因是在于当时十八大开幕时,我们一直说给习近平恶心死了。

文章里也介绍说在胡锦涛说完这段话之后,立刻扭身独自就离开会场。据说习近平让自己的随员去追胡书记回来,但是没有下文。那习近平针对胡锦涛的说法当时宣布了两个决定,大家可以听得出来这都是他自己的决定。第一胡锦涛的即席发言不向党内传达,第二,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请大家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发言内容不得外传,不得外泄,如果有人做了记录请自觉销毁。接着习近平宣布主席团会议现在散会,大家可以去休息了。这就是说当时发生的事情,来证明当时裸退的情况应该是胡锦涛自己的这种裸退矛头真正冲向的是江泽民,这是一个。另外一个我们也能体会到整个中共内部打斗的场面就到了这种程度。

在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德国之声上登了一篇文章正好他是一种纪念性、回顾性的文章,放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就是蛮有趣的。他讲八十年前的德国国会的纵火案,一九三三年的二月二十七号,德国柏林的国会大厦突然发生了失火,付之一炬的不仅仅是国会还有魏玛共和国时代刚刚起步的民主,纳粹党借此纵火案为其最终走向独裁铺平了道路。

他就把这件事情当时回忆了一下,他说,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晚间,许多柏林人都涌向了国会大厦,一八八四年竣工的巨大建筑物失火了。很快,警察封锁了现场,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一位纳粹党员想打电话给德国总理希特勒,结果接电话的是戈贝尔,当他听到电话之后,他认为在开玩笑,他就与希特勒同时赶到现场。

文章是这么介绍的,希特勒看到现场之后,忧心忡忡,他倒不是为了议会,对于民主希特勒从来是嗤之以鼻的。希特勒真正担心的是共产党,他坚信一定是与他誓不两立的共产党人放火烧了国会。而戈培尔后来说,共产党试图通过制造恐慌来夺权。在一九三三年二月底,纳粹执政才一个月,立足未稳。当时,纳粹虽然是国会第一大党,但是只占了百分之三十二的席位;第二大党是共产党,所以希特勒一直担心共产党对他是个威胁。

在着火的现场警察很快发现了主要嫌疑人,是一个二十四岁的荷兰人范•德•卢贝。调查人员审讯中发现,刚刚来柏林不久的年轻人实际确实是与共产党有关系;他还承认他独自纵火烧了国会,理由是抗议纳粹党掌权。希特勒拿到这份报告之后,他坚信,这决不是孤立案件,背后一定是隐藏着共产党的阴谋。所以希特勒当时讲:如果这场纵火案如我所确信的那样,是共产党的计谋的话,我们必须用铁拳砸碎这些害人虫。而在当时掌控着普鲁士警察机构的戈林则立刻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且下令手下军官,使用枪械无需顾虑。

因为国会被烧,整个国家就处于了一种特别的状态之下,他就讲说,在军政机关里一些保守派的官僚也逐渐的担心共产党会抢班夺权。所以希特勒留意到了这一点,于是警察在戈林的指挥下,在火灾当晚就开始大肆逮捕共产党议员。纳粹党的冲锋队更是将数以千计的人抓捕到私设监狱严刑拷打,不少人还因此丧了命。所以一直到一九三三年四月,大概德国有2.5万人被捕。

大家知道在当时情况苏联已经成立了,所以共产党在苏联已经获得权力了,在这个背景之下德国政府发布了一个计划,制定一项法令,以对抗共产主义的威胁。当时的总统兴登堡元帅在火灾的第二天签署了"保卫人民与国家之总统令",取消了宪法中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权利。而通信的私密权同时被取消了。所以在以保护国家的名义的情况之下,取消了正常社会当中所有的自由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包括当时的媒体也持这种观点,认为共产党真的是准备计谋抢班夺权。

文章介绍巴伐利亚的一家报社这么写的,他说,所以,我们拥护这项紧急法令。而民主和自由却在这个背景之下销声匿迹了,希特勒成为了德国人民的大救星,他说救千万黎民于共产主义险境之中。兴登堡总统签署的这项法令,就是纳粹独裁的法理基础;一直到一九四五年纳粹倒台,德国的法治与民主都一直被该项法案所扼杀了。

文章最后提到一个讲法,就是说至于这个火到底是谁放的呢?他说八十年后的今天其实还没有定论。纵火者是荷兰人呢,还是共产党人呢,还是根本就是纳粹党人自己放的火?他说,有不断的传言称是纳粹自编自导的这场闹剧,嫁祸于共产党人。他说不过当今大多数历史学家相信国会纵火案应该还是这个荷兰人一人所为,而希特勒则是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据说在纵火的现场,希特勒面对烈火中的国会大厦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现在起不再有怜悯,阻碍我们的人都将被打倒。
至少在这句话上希特勒言行是一致,他讲从三三年到四五年期间十二年纳粹用了最恐怖的方式实现了这句话。

我说的意思就是说,历史让人很难去捉摸,就在我做节目的二十七号这一天德国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让人感叹的就是说希特勒干掉的是共产党人,而他自己干掉共产党人实现的基础就是一种独裁的基础,取消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取消了个人的隐私权,时间只有十二年。

但是今天我们等着要开两会,今天大家所要求的一切其实正是八十年前希特勒干掉了共产党人的法律的借口,也就是说当时的希特勒干掉共产党人是指共产党、共产主义的威胁,而干掉共产党的一个法律的基础是当时的总统签订了法律,撤销了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等这样基本的人们的普世的价值观,而今天在中国大家所追寻的却是实现宪法的这种价值观,所以我们说不好历史是在嘲弄呢,还是历史在说明着什么呢?反正这个事情就很特别。

就在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大家知道马上要开两会了,结果前后在媒体上也出现了两个声音,可能今天我们看到的一切的概念就是共产党人相当于当年的希特勒纳粹,如果我们单纯这么比较的话,那希特勒与纳粹他们所占据的一切是剥夺了普通人们的言论自由和基本的人权,而共产党人始终让人们当成是中国人的救星,这个在希特勒年代是这么说的。而当年希特勒得以能够成功这个概念,却是在干掉共产党的基础上成功的,所以这就是我说的历史让人看起来不知应该如何表述的这种怪圈,难以描述的这种状况。

就在同时,德国之声出来这篇文章大概几个小时,在法广登了一篇文章,他讲两会前学者公民签署再次呼吁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国家公约。他讲说,三月份在北京将召开两会,一份不少知名的自由派学者、媒体人、各界人士联署签名信在微博上流传,签名信是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共同倡议全国人大应该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以进一步推动落实人权立国。

文章里他梗概的介绍说,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号,联合国一百九十三个成员国中有一百六十七个成员国正式加入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一九九八年中国政府已经签署了这个公约,对于保障基本人权做出了承诺,此后他讲胡锦涛、温家宝都曾在不同场合下描述过中国将尽快履行批准公约的法律程序。他说但是一晃十五年过去之后,中国政府依然没有批准这条条约。一般认为这与胡温任期内的维稳思想是直接相关的。

他紧接着提到说,类似《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这种联署历年都有,此次联署人除了贺卫方、冉云飞等知名自由派学者外,还包括王功权、任志强等企业界人士,同时还包含不少活跃的媒体人。公开信称,国际人权宪章对于人类基本人权的申明、确立和规范,是符合"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一贯强调的立国与立宪"的宗旨。其次,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兑现中国政府的庄重承诺,满足中国人民的美好心愿,实现中国作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的风范。

在这封公开信也提到说实际中国的人权法治状况与国际人权公约的要求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和相当的不相吻合。公开信确认,在这个意义上,现在应该是中国批准公约的最好时机。对于中国法律体系中现实存在有待时间加以调整的某些难处或不足,他说这应该是中国可以根据各国加入公约时的惯常做法,根据自己的情况作出限度声明。

而且在公开信还提到说,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有助于创新宪法的多元实施机制,确保宪法中人权条款的落实,捍卫宪法的生命和权威。所以这里主要他提到一个概念就是习近平在这一百天执政当中已经几次提到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在于实施的说法,也就是说习近平一直提到以宪治国吧,所以这份公约目前应该还在微博上流传。

其实我们可以说民间学者和中国现在中产阶级,如果有中产阶级的话,就是说中产阶级是指那些在各行各业的精英们,但并非是这个政权当中的高级官员,也就是说非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或者中央纪检委的这些人,但反过来这些人不在中共党内任高职,但是他们却在社会中具有极高的声望,具有极高的这种影响力,所以这里包括提到贺卫方和企业界人士,像刚才提的任志强等这样的人这是企业界知名的人士。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表明出整个中国社会的一个大的背景,这种大的背景跟所谓强调的一党专政本身和强调共产党本身的权力,其实发生了冲突,现在就是说这种冲突很明显,这就是这个时候也就是在两会之前作为民间社会当中我们看到的一个场面。

其实就在上个星期六,正月十四,元宵节的前一天,有另外一件事情出来,就是被澳洲的时代报给刊登出来了,他说叫中国的红二代,其实应该准确讲中共的红二代,在八一电影制片厂聚会,竟然有一千多人参加,而聚会的概念表示支持习近平的。

BBC在转载澳大利亚时代报时,他上来就这么讲的,他说一群满怀伤感和失落感的中共红二代,中国第一代红色贵族的子女们在春节聚会,表达对习近平的赞赏和支持,他们在会上赞扬习近平带领中国共产党在生死存亡之际摆脱了抛弃社会主义理想的危险。

所以这话说的很特别,因为习近平并没有做什么,一百天里面杀了二十几个正局级,然后不许大吃大喝,造成没准包括喜酒在内的茅台啊、五粮液的酒的价格的暴跌和股票价格的暴跌,那你说处理到房叔、房婶、房嫂,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处理房子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挑战,正是习近平的这样的一个做法也造成了大批的资金外流,我这么看到,二零一二年据说外流了一万亿美元。

习近平真正从掌政的角度来讲,他就是打碎原来胡锦涛执政时的胡锦涛式的集体领导,而他什么事是自己干,在这个情况下他就讲说摆脱了这种抛弃社会主义理想的危险了吗?这个话就说的很特别,其实在我看来就挺简单的,薄熙来为什么有声望呢?是因为薄熙来认为这个国家是他们的,因为是他爹打下来的,这红二代我相信都有类似的情结。而从江泽民到胡锦涛这两代人,他们没有这个资格的。

特别到了胡锦涛无所作为的这种软蛋的做法,其实带来了二零一二年的这种冲突,而二零一二年的冲突是温家宝踹死了薄熙来,我们也看到在十八大上整个改革派包括温家宝遭到了极大的冲击,这就是说,薄熙来有错误,但是被温家宝干下来我们看到对于很多人来讲是不接受的。温家宝是外面的人,打工的,太子党们、红二代们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我相信这句话是有这这样的含义的说法才成立的。因为习近平到现在并没有做什么很实在的东西。

文章接着介绍说,胡乔木的女儿,胡木英在会上说中共新领导人是蛇年的希望,他们将带领国家坚持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所以在我的眼睛里就很特别。昨天还是前天的一期节目当中我有过这样的表态,我说其实你如果冷眼看你会发觉所有的人,当他出生的时候会自然成为共产党的敌人,而在他成长的过程的时候出现了选择,什么意思呢?

共产党是扼杀人性的,要有党性就不能有人性,而任何有正常信仰的人都懂得,人是神佛道所造,所以人在出生的时候,按照中国人的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他有人性的自然的属性,因为人的生与死是指人的这块肉,可是人的灵魂按照佛家的轮回角度上说,只不过是真实的生命自己钻到了这个小婴儿的身体上,被谁安排的呢?一定有更高的力量,安排他进入到这个婴儿身体来成为了这个人,而那个灵魂本身却带着更高生命的意愿和他的性质。

所以按照佛家说,这是一个迷的世界,人生活是一个迷的世界,是针对我们生命永恒的灵魂与精神而言的,所以他本身是人之初性本善,而共产党的体制是邪恶的,共产党的体制是扼杀人性、放纵兽欲的,今天握有权力的人包括这红二代的人,他们在过去的时间里都曾经遭受过以共产党的名义对他们具体个人的家庭的,他父母的极大的迫害。

可是扭过脸来,一旦他们握有权力翻身的时候,被平反的时候,他们立刻利用手中的权力去迫害其他人,才会说出包括刚才的这样的话,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理,中国特色就是这个国家是他们的不是老百姓的,我觉得这就是它邪恶的一面,但是当这些握有权力的人这样做的时候他自然就跟有人性的一面相冲突了。这就是我说,每一个新出生的人他自然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敌人,因为他带着与天俱来的人性善的一面。而在现实的生活当中会出现冲突,所以我们看到八零后九零后逐渐逐渐有更多的人会站起来,更多的人会意识到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无论它的物质生活有多么的享受,这是非常非常清晰的概念。

而作为刚刚结束的奥斯卡金像奖,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从《林肯》来讲,还是从《逃出德黑兰》,还是包括李安的《life of pi》他都在努力探索着人性、宗教与信仰,都在人性这一面以最大的可能去挖掘,而他挖掘和颂扬的一切正是善良的一面,人好的一面,人们去接受。

但是在欲望与权力的诱惑之下,人们经不住这种诱惑去干着龌龊的事情,而作为共产党本身却整体的形成这么一个机制,这么一个构架,这么一个体制,当你进入到这个体制里面他会自然的把你人性扼杀,只要你想在这个体制当中求得生存的话,所以这就是我一再说,这是魔鬼的概念。

文章里还介绍说,胡木英作为打下中国社会主义江山的老革命的后代,他们必须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名符其实的红二代,要共同努力,实现中国梦。而中国梦是习近平说的。这就是纷纷表明站队,既可以说是给习近平施压,也可以说给习近平一个高帽,让习近平选择,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可以警告习近平,反过来也可以讲说,面对情况他们处于这种知道这种社会大的潮流的冲击,他们也意识到社会本身的层面对于这种说法是有异议的。

所以今天的中国处于一种完全四分五裂和崩溃的场面,人性上、人内在的精神层面、人内在的人性责任与这种现实的权力和欲望进行大规模的冲突,整体的冲突,这就是今天的划时代的年代。

我一直跟大家讲,今天是大善大恶的分别的时候,没有谁推翻谁或不推翻谁,如果你真正相信有神有佛有道的话,你就知道当共产党本身存在的意义不存在的时候,他自然就完蛋。所有人都将死过,没有一个人是万岁的,对不对,都会死去的,当人都会死去的时候,人也不知道死了是什么样,但是从有神论的角度来讲,人们知道灵魂的存在的永恒,今天的所作所为将决定你真实的生命,灵魂与精神的去向,所以作为任何个自由的人,当他一出生的时候,他的灵魂与精神自然就会反对中共本身,当这样的时候确定的时候,其实共产党就完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共产党完结的时候,没准也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他所不相信的神灵可能也就再现于人间的同样一个时刻。所以根本不是谁打倒谁不打倒谁,而是对人性本身的尊重,对你灵魂本身的尊重,这是一个大变革的年代。

那好,今天就在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