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投反对票 北京难以说服本国民众

2012-02-07 20:29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北京在叙利亚问题上追随莫斯科,不仅受国际抨击,也面临本国民众不满,不得不一方面对外抵制批评,另一方面对内辩解。

《汉堡晚报》2月6日以“叙利亚独裁者的教父”为题发表社论,称中国与俄罗斯是叙利亚大屠杀的“教父”。“这两个国家阻止联合国安理会的严厉决议,似乎对屠杀视若无睹。”

该报认为,“中国人所害怕、并且与之作斗争的是本国的任何形式的反对派,无论是维吾尔族人、藏人还是少数反抗的诗人和画家。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人就是追随着俄罗斯人,他们在联合国安理会取得一致,形成一个共同的反西方阵营。其实,叙利亚并非北京的头等大事。中国人更关注的是伊朗周围的局势,因为中国经济所依赖的大部分石油是通过霍尔姆斯海峡运输的。”

《世界报》2月6日评论说,“如果阿拉伯联盟让联合国安理会看起来象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摆设,也就明白全球秩序无法运行了。这个世界解决冲突的国际机制本来就很少,又被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破坏了。对所有那些相信存在着全人类共同接受的基本价值的人而言,这是一个可耻的时刻。”

面对本国的民众不满

《世界报》当日另一篇文章报道了中国政府对于批评的回应,认为北京将西方的抨击反弹回去,面对来自中国互联网的同样谴责,却做出不同反应。

该报写道,“中国政府不得不抵制全世界的谴责,不仅如此,还得面对本国的民众为自己辩解。很多人不明白中国为什么要否决,中国通过这个否决也激怒了阿拉伯联盟。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星期一一再解释,北京不是出于‘自私自利’才投反对票的。

“……中国称自己就总是支持阿拉伯联盟的,并且为了稳定局势会建设性参与。然而,刘无法说明北京是否向叙利亚派遣了调解人员,或者在争取一个新决议。”

该报指出,“可是除了否认之外,北京无法提供别的回答。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受害者来说,这种话听起来就像是嘲弄。北京发表评论主要是向自己的人民解释外交政策。北京一再急于帮助全世界的独裁者,这种逻辑令人费解,不再接受的人太多太多。”

该报说,即使在党的互联网论坛“强国论坛”中,博客作家也要求北京向叙利亚人民道歉。此外,其他互联网平台上也有不同声音,

“博客主们在凯迪论坛上写道,‘北京必须考虑的是,是支持阿拉伯人民还是仅仅总是支持阿拉伯独裁者维护权力?’其他人表示担忧,‘我们未来在叙利亚将会为我们的行为付出高昂代价的。’”

《世界报》文章称,北京的否决让“中国的民族主义者雀跃欢呼”。“《人民日报》的评论明确说明了北京到底为什么这样做,它要防止叙利亚也成为政权更替的又一个先例。‘只有在要阻止侵略时,而不是要强迫权力更替时,联合国宪章才允许干涉其它国家的内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