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台湾大选 颠覆着中共权力者的独裁(组图)

2012-01-21 11:18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过去的一个星期在整个台湾出现了非常大的事情,我们原来介绍过,二零一二年大概有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要进入大选年,现在看台湾是最先进入大选的这个时间表,在上个周末就变成了他投票之前的最后一个超级星期天,一共三个党派,上个星期日在各地,其实主要是集中在台北拜票。我相信台湾大选这件事情今年对大陆的影响更加巨大,因为从去年的十二月份开始,三个候选人在电视台彼此面对面,同时面对着整个生活在台湾的普通民众,要来回答相应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都代表着一定的民意,这些问题都代表着台湾大多数人的一个基本的利益,他们要拿出自己的观点,拿出自己的看法,拿出自己的办法来解答这些问题,等于就在答复着整个台湾人。这件事情我觉得是非常非常特别的,因为今天的大陆人,特别在微博的这种蓬勃发展的背景之下,非常多大陆人懂得翻墙之后,这给所有的中国人看到了一个典范,中国人能行,今天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都能做到。直接被冲击的是什么呢?是今天共产党本身。这件事情评论很多,我们跟大家分享一下很多朋友对台湾大选的这种看法。

首先,台湾大选本身这件事情在世界各大媒体当中影响比较大,特别是上个星期天的超级星期天,都成为了世界各大主要媒体报道的重点之一,比如说像BBC的报道就这么说的:《台湾总统大选超级星期天两党台北对决》。这是指的在上个星期日,马英九在午后,也就是中午之后举行了大游行,而蔡英文则在晚上举行了造势晚会。

文章上来就提到说,台北市和一水相隔的新北市是台湾人口最密集的两个城市,上届总统选举的时候,国民党在这两个城市大胜了民进党,所以两大政党的造势活动都是在两地的地方首长陪同助选之下进行的。

文章也介绍说,下午是国民党进行了大游行,在台北市长郝龙斌以及新北市长朱立伦的陪同之下,包括国民党的名誉主席连战都参与之下,马英九进行了这种助选的游行。而晚上蔡英文则在总统府附近的民进党的总部前进行造势晚会,民进党在台湾南部执政的县市的首长全都到齐助阵。两场在台北的活动吸引了很多选民参加。马英九说,游行有二十万,而民进党说,晚会大概有十五万。


马英九(左二)到传统市场扫街拜票,替摊商戴上台湾平安福。(图:中央社/看中国配图)

文章也介绍说,国民党星期日的游行除了马英九亲自参加的台北之外,包括在台中、花莲、台东都进行了大游行,而马英九的太太周美青和副手吴敦义参加了台中的游行,除了台北市的造势之外,两个候选人在周末的时候在全台各地进行的这种紧密的“扫街”行程,搭乘着竞选车队同各地的选民进行近距离的拜票。两党都呼吁支持者们能够在十四号这天踊跃出来投票,这场三人竞选的总统选举,实际马英九和蔡英文两个人的实力被认为是极其接近的。现在很难说谁能胜出。


马英九的太太周美青到夜市向摊商鞠躬拜票(图:中央社/看中国配图)

其实在BBC的这篇文章里面,大多就是介绍当时拜票的这种状况了,是一种纯新闻的报道。我看过之后我就非常感触,感触在哪儿呢?其实大家想想,什么叫拜票?也就是马英九、蔡英文,包括宋楚瑜,他们三个人星期日出来,在台湾各地这么大规模的游行,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呢?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为了自己的政党能够获得未来四年的执政的权力。他为什么要去拜票呢?是因为今天台湾的政治变成了一人一票,真的是所有的政客要去鞠躬,要去合十,要去说好话,跟每一个台湾人说,求求你,你投我的票吧,你投我的票,你的要求我一定会尽力达到的,你的要求我肯定会在意的。


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向民众合十,拜票。(图:Getty Images/看中国配图)

每一张票对所有的政客来讲,都是极其关键的,所以我个人的看法,不是说谁胜谁输,从石涛的角度来讲,我们根本不去管他谁胜谁输。我个人看到的就是,今天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如果作为政治体制来讲,那是生活在中华民国的政治体制之下的中国人,真正的获得了一种尊严,这种尊严是非常简单的,他手里有一票,他按照自己的理解,按照自己的利益的需求,按照自己的生活的准则和道德的理念的这种约束,一切都取决于每一个具体的台湾人自己的意向,去画一个圈,是投马英九好呢,还是投蔡英文好呢,还是投宋楚瑜?


宋楚瑜扫街拜票时与支持者握手(图:东方日报/看中国配图)

每一个人作为单独的个体人,在中华民国之下的台湾,他是受到尊重的,他的权利,他的意向,他的要求,被当成一个普通的正常的人对待,他的尊严是不容侵犯的,而今天在台湾的政客,高至总统,下至市长,下至村长,他必须透过拜票,必须去对民众的要求进行答复,他要面对民众的质问,面对普通的每一个台湾人的要求的这种考验,来向台湾人描述,他能为每一个台湾人做什么,他能为更多的台湾人,大多数台湾人能做什么。因为如果他能够承诺,大多数台湾人也认为他可以做的的话,他就胜选了。因为他能获得更多的台湾人对他的支持。所以政府部门、政府的官员,获选的总统,他拿的工资,他的饭碗是台湾人民一票一票选给他的。

换句话说,是大多数台湾人民认为他从我们纳税钱里抽出来的他自己的薪水,工资,我们认为是放心的,是值得的,台湾人民选举他,让他做总统,赋予他这样的权力也能够认可这个人的人品,认为这个人是值得大多数台湾人让他拥有这份权力,他不会滥用这份权力,就这么简单的一张票,就有这么大的作用,就这么简单的一点事情,在大陆就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中共的罪名,你说是不是?但那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当中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像北京人早上吃油饼喝豆浆一样的自然。

但是在中国大陆,却成为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换个角度上说,中国大陆就是一个把人变成精神病的一个地方,把人变成了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地方。有些朋友会认为你说过了,你说的有点太绝对了,那咱就看看咱们普通的大陆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翻墙看到台湾总统选战的这种过程的时候,他们自己的感受,不是我石涛说的,是咱大陆的朋友说的。

法广有另外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台湾总统选战,影响力香飘对岸,触动大陆网民》,文章上来讲,去年十二月初开始陆续举行的一系列台湾总统大选辨论,在大陆互联网上引发了热议,许多网民对这种令人眼界大开的总统候选人的电视政见的辩论赞不绝口,对于台湾的选举制度更是羡慕不已,人们感叹,不知什么时候在大陆这边我们能看到选举的辩论会呢?

文章上来就说,有一位网友讲,我不认为大陆目前的领导人有政治改革的愿望,否则的话,就应该让中央电视台全程现场直播台湾的大选辩论,让你们一向认为素质低的中国人看看,台湾同胞究竟是如何选举自己的领导人的。我觉得不是什么领导人今天政治改革的愿望,今天在大陆,六十多年独裁的体制,谁有权力谁能放弃啊,今天有权就有一切。让中央电视台全程现场直播台湾大选的辩论,那是对共产党的侮辱,在中宣部的角度来讲,在党的主管宣传的官员的角度来讲,这就是颠覆党的社会基础,颠覆党在中国大陆的合法性,这就是妄图颠覆政权罪,这位网友这样的说法就是这问题。

第二点,给一向认为中国人素质低的中国人看看。中国人素质不低,在大陆的中国人,如果被称为素质低,是共产党迫害的结果,是共产党六十年统治的结果,六十年里他上下触及了四代人,这四代人是被党的宣传的机构洗脑之后造成的素质低,不是我们原来就素质低,对不对?人之初性本善,人人出来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在大陆被人称为素质低呢?谁称我们素质低呢?是那些当官的,是那些握有权力的人对我们普通的大陆人的侮辱,难道不是吗?

而这种素质低,是他把整个大陆人真正创造的利润,创造的财富给窃取之后,我们很多大陆人只能为自己的生存在奔忙的时候,扭脸他又骂我们素质低,你说这共产党的官是不是混球?扭脸他还趾高气扬的,大家细想想是不是这个概念?因为一切都在党的领导之下,新闻媒体我们看不到一切事情的真相,我们是没有资格的,我们所谓看到事情的真相是被共产党的中宣部严格控制之后拿出来的宣传的结果,我们今天的素质低是被党宣传之后造成的客观结果,这个道理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你真正诅咒的应该是共产党和那些借助共产党获得利益的人,反过来又骂我们素质低。

有网友还提到说台湾的总统,本身是个苦差事,都不如在大陆当一个县太爷,他说但是,大陆的领导人无论是在人品、口才,还是道德和知识上,没有一个赶得上马英九或者另外两位候选人的。他说要是将来有机会让胡锦涛和马英九同场打擂台的话,胡锦涛多半会被逼得哑口无言。

我个人觉得这应该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呢?今天独裁的体制就造成了任何有能力的人都会出局的,我说有能力的人是指那些保有人的德性,愿意为保持人性这一面的有才能的人,是无法在大陆生存,在大陆得烟抽的人都是吹嘘拍马的人,在大陆得烟抽的人都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拿、无恶不作的人才能够在仕途上在商场上有所发达,他对上必须拍、会拍、拍得好、拍得合适、拍得舒服,要懂得他上级官员要什么,他又懂得自己应该以一种夹着尾巴做人的猥琐的那种样子。

对下面他会横加指骂,因为对下面他就是爷,独裁的体制之下的官员他一定是这样,而这种独裁体制的官员一定是妒忌人,一定是要把任何有能力的人,保有人性的人会踢出出局的。因为一个人要保持人性的话,他一定会约束自己的欲望,约束自己做坏事的这种想法。在一个办公室里头,如果一个人去约束自己的欲望,约束自己的所得,不想干太多缺德的事的话,你会影响这个办公室里面的其他的人挣钱的机会,耍乐的机会,因为跟你在一起,你太害眼,你不能跟大家伙一样出去耍。我相信很多朋友听明白了石涛是说的什么意思。那哪里有道德,哪里有人品?没有了,中国大陆的官一定有口才的,口才就是如何的坑蒙拐骗,这是中国大陆当官的口才。

还有网友说,看完这些台湾总统选举辩论,估计大陆高官八成都要吓出一身冷汗来,幸亏大陆没敢搞这些,否则还不当场都被晾在台上,出尽了洋相。我觉得大陆怎么可能让领导在台面上进行竞争呢?领导能够在台面上竞争那就对伟大光荣正确的侮辱,因为能做领导的一定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都是优秀的,共产党员连中国的法律都管不了,所以大家要明白这一点,能成为共产党员的他都逃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对他的制约,在这个背景之下,你能党的代表在同台上相互去挖苦,相互去拿出事情的真相吗?不能,家丑不能外扬。当家丑不能外扬的时候,永远的伟大的,驴粪蛋那是堆屎,但是它外头光,这不就是党的准则,党的控制宣传媒体的官员不就是干这事的吗?

还有一位网友感叹的说,看到这一切,一种多年没有产生过的“中华民族自豪感”不禁油然而生,与此同时,一个更大的感受就是,台湾人是绝对不会向往什么"回归"的啦。大家注意到,这就是一种被洗脑后的一种说法,其实在大陆,中华民族是被共产党附体的,才造成了大陆今天的现状,至于说最大的感受是台湾人是绝对不会向往什么"回归"了。回归是共产党洗脑的说法,大家注意到共产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国是四九年,只有六十多一点年。

而中华民国是整个亚洲地区第一个民主制度的这么一个政府,而中华民国到现在是一百年了,如果以回归来讲的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党的政权的解体,回归到中华民国来那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共产党靠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说法,屠杀中国人民的血染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染红了中国共产党的党旗,这鲜血当中包括共产党内部的高官的相互的亲轧相互的杀虐,所有流的都是中国人的血,这就是共产党的红旗,而所谓的回归,谁又去回归一个被鲜血染红的旗子所代表的所谓的政权呢?没有的。

作为时间的前后的程序,中华民国一直存在的,你出去打酱油总有个先来后到吧?中华民国在前面排着,还有呢,你是个窃国的东西,共产党是盗窃了国家的名义,以武力的方式,以杀虐的方式来维持着这个统治,来给贴上所谓合法的标签,但它是靠杀戮来维持的,我觉得回归的说法是个邪恶的说法,回归的说法是一个歪曲事实的说法。

而《联合早报》有一篇文章直接谈到,这一次大选连马英九总统都感觉很好,他认为电视全程直播,对大陆的影响会非常大,以致于他们那边也在说,共产党总书记为什么就不能来辩论一下呢?可见这样的影响力是一步一步地在不断发酵,证明台湾与大陆之间的领域其实有着很多可以交流的地方。后面小马哥这话就说错了,不是什么台湾与大陆之间在这个领域可以交流的地方,你交流这句话就错了,实际是你现在台湾的政体的行为在颠覆着伟大的党国,这样的行为在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国增加了极其不稳定的因素,我觉得这是真实的。

而在中选网上一位专栏作家叫做丁咚他写了篇文章说,看到台湾的高级政治人物拼尽全力取悦于选民,只为了让民众充分了解他们将会做什么,以及怎么做,并相信如果选择了他们的话将会带来如何美好的未来,作为今天生活在大陆的这些文化人,是不是党员咱不知道了,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公仆,公仆这两个字应该如何解释,而人们作为主人的地位也才是真正的当之无愧了。

文章接着说,这也让身在大陆的中国人五味杂陈,我们何时能够成为一个骄傲的选民呢?让那些总统候选人殷勤地向我们介绍并推销自己,就是为了赢得我们手中的那一票。台湾海峡虽然不很宽广,然而却被隔离的又何止是同胞情谊呢?!同为炎黄子孙,为什么政治待遇的落差竟然如此之大呢?按照我们经常被灌输的观点,共产党的制度不是比对岸要先进很多吗?但如果是一个先进的社会,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够享受所谓的“落后”社会民众如此普通的政治权利呢?请那些官方的理论和宣传家们告诉我们,这究竟是为什么?拜托,请不要再用什么“初级阶段”和“中国特色”来搪塞和来糊弄我们,我们虽然没吃过猪肉,毕竟我们今天看到了猪跑。

我觉得这话说的很无奈了,因为任何一个先进的社会,如果这东西是好的,是先进的话,他不用去封闭自己,他不用去防止别人对自己的侵害,因为别人都一定会趋向于他,别人一定都会去爱戴他。中国人爱吃,大陆人净吃了,开饭馆最关键的是做出的菜要有特色,得有回头客,光揽生客是没用的,而回头客关键就取决于你的菜做的是不是好,你的菜做的是不是地道,更多的人是不是喜欢你,而并不是一定强迫人在监狱里逼着吃饭,把你饿个好歹的时候,能够给你一口粥喝已经对得起你了,不是那样,但党的宣传不就是那样吗?党的宣传不就是反的吗?

有网友接着评论说,在今天所谓最先进的中国共产党的这种体制和中国特色的这种阶段上,在行动上他们只能用跨省追捕、补交税收、参数错误等手段来对付我们,除此以外别无所长了,最后剩下的一招就是“枪杆子”了!只有枪杆子才能维持这个政权的合法性,我敢肯定地说,它也不灵了。官不聊生的台湾让我们情何以堪。蒋经国伟大,无论是蒋家王朝还是国民党,不进行政治改革,守着小小台湾弹丸之地将无以为继;而民主使得整个台湾不但足以和大陆中共进行抗衡,最后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呢?这是另外一个网友说的,这句话说的就是触到党的心窝里了,最关键的一点确实就在这儿。

整个这篇文章我个人认为说的非常到位非常好。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胡哥也说话了,胡哥在九号的时候参加了一个会,参加一个什么会呢?是中纪委的会,中共新华网报道说,九号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会上发表讲话,他强调当前中共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出现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任务巨大,因此他强调中纪委应该注重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建立健全严惩和预防腐败长效机制等等。

胡哥是晕了,胡说了,就是说胡哥你不用这么多麻烦,拽这么多词,你拽的这么多词,这么多麻烦,说了一大堆,花了老百姓的钱,你就不如今天台湾,让老百姓一人一张纸,画个勾,你刚才说的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而你刚才所说的这些问题是你自己个人的有放不下的东西,个人的利益,造成了你无法为中华民族,为生活在大陆的普通的中国人尽一己之力,这是最关键的。你说的一切的一切都透显出独裁政权本身的邪恶,透显出独裁体制下的共产党是不可能改变的。

你讲的很清楚,当前共产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反腐斗争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二十年前你的前任就这么说,三十年前你的前前任也这么说,永远有新情况新问题,原因就是爷爷贪污完了改老子,老子贪污完了改儿子,儿子腐败完了改孙子,而这一些都是你们家的,所以今天整个体制之下的中国的官员不就是应了原来石涛老说的那俏皮话,就是儿媳妇大肚子装孙子。你今天维护这个体制,你就是整个党的官员对大陆老百姓装孙子,没有任何别的可言,可怕的是你今天还能说的出来。

所以在我个人看来,如果作为胡哥真的想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二零一二了,谁能过得去看自个儿本事了,真正能够对中国人是一种交代的话,作为胡哥来讲不用费这么多劲,就像我在另外一个节目当中提到的,你在一个公开的场合,你说我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我宣布退党,中国共产党在我手里头结束。公开的场合,你看看你有没有危险,没人敢动你,你再看看那个时候天安门广场,十里长街将会什么样。

我觉得这件事情比什么都清楚,而欠缺的是你自己是否能够对中华民族真正留下重重的一笔,你自己是否能够面对你自己的利益和中华民族的利益,你能够摆得平,这是真正关键的。

那好,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