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九大”反腐怪像该谁反思?

2011-10-21 11:05 作者:曾兵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胡锦涛总书记指出:90年来党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但非常遗憾的是,面对关系到党生死存亡的腐败问题,或是积重难返无能为力,或是利益链条太长无意改之,或是制度缺陷钻了空子,总之,各级官员虽然嘴上高唱着“把反腐倡廉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但腐败现象不仅没有减少,反腐之怪象却层出不穷。真是耐人寻味!

怪像一:情妇反目。近年来连续取得的反腐成果表明,情妇已经成了我国官场反腐的主力军,正是她们有力的反戈一击,才致使许多官员应声落马。据说,北京原地税局长王纪平涉贪千万落马,是缘于部下包养的情妇举报。看来,官员的工作很重啊,只管好自己的情妇还不够,还要教育部属管好情妇。当然还有小偷“偷”出贪官、日记“写”出贪官、事件“闹”出贪官、家人炫富“暴露”贪官等等,多由于偶然因素而发现并开始查处。纵观时下曝光的腐败官员,上述如此反腐似乎成了常态。曾兵不理解的是,情妇反目等本来很不靠谱的反腐方式,却成为时下对付贪官最有效的致命利器,真是荒唐之极!

怪像二:养肥再办。不知是腐败官员潜伏的本事大,还是反腐机构力所不能,从无数曝光的大案要案来看,腐败官员大多隐藏极深,有的竟然潜伏长达20年。近日有报导称,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重庆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沈长富,自1990年在重庆市电信局工作开始,就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总计受贿达3600多万元,直至2010年10月才被“双规”。曾兵不明白,沈长富在这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为何能如此“安全”,众多的反腐机构和反腐专职官员咋就看不见呢?莫非养大再杀是反腐惯例?

怪像三:群众举报。“通过群众举报”是反腐案中必有的一句官话,其实,干部或是使用、或是下台,与群众评价、口碑好坏无关,无需看群众脸色,无需听草根声音,完全取决于组织里的关键人物是否信任。河南那个仅在位49天便被“双规”的市长当初为何全票当选?如此群众热烈拥护的“全票”当选还有多少?群众是个很无辜的群体,时不时就被拿出来说事。当发生群体性事件时,把群众说成“不明真相”;当腐败官员曝光后,又把群众说成火眼金睛的“齐天大圣”。真正的草根群众能知道官场中的多少事?把官场的窝里斗说成是群众举报,纯属不折不扣的空话套话,甚至是骗人的鬼话。

怪象四:网友暴料。腐败官员不断落马,真要感谢网络的便捷,感谢网友的执着,更要感谢媒体的穷追不舍,才使那么多官员的丑态曝光于众人眼前。近日有报导称,临汾市委常委、委员和市纪委书记沈庆华因“年龄造假”被免职,非常令人不理解的是,一个地级干部突然“年轻了”5岁,体制内同僚居然异口同声的说“不知道”,更没有人发现沈庆华“13岁参军,15岁入党”的辉煌革命历程。非常不幸的是,有好事的网友眼尖。曾兵不明白,业余反腐的网友和媒体,咋比专职的监管机构和官员还要敬业?假如没有网友的及时暴料,恐怕又将诞生一个中国最年轻的官员。

怪象五:哑巴说话。在我们这样一个拥有赵州桥的桥梁大国,今年出现了一连串的怪事,9天发生4座桥梁垮塌的“奇迹”。7月11日,江苏盐城通榆河桥坍塌;12日,武汉黄陂一高架桥引桥严重开裂,并向两边倾斜;14日,福建武夷山公馆大桥倒塌;15日,杭州钱江三桥引桥坍塌。这些坍塌的桥梁背后隐藏着什么?坍塌的桥梁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或许人人心知肚明,有关官员更是心里十二分的清楚,但就是不捅破那层窗户纸。免了几个官员又能如何?曾兵以为,在举报者屡受排挤打击的环境下,贪官污吏更加有恃无恐,桥梁坍塌无异于是“逼着哑巴说话”。哑巴虽然说话,可就是有人装着听不明白。

怪象六:先抓后查。从媒体的报导来看,对腐败案件的调查,往往是从官员被“双规”开始。或是纪委找谈话、喝茶,或是直接被带走协助调查,或是直接抓起来审问,然后,官员的腐败事件才一点点流传开来。总之,大凡让纪委约谈的官员,十有八离出事就不远了。而且谈的时间越长,问题可能就越大。所以当纪委请喝茶时,官员吓得尿裤也是常有的事。去年11月,江苏省财政厅副厅长张美芳被双规,尿没尿裤,曾兵不清楚,据说进出之后就全招了,但近一年之后的仍没有下文却是现实。抓了总比不抓的好,“马后炮”总比没有声息的强。曾兵不明白的是,为何不把反腐的大炮前移呢,莫非查处腐败官员还要等待时机成熟?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先奸后杀。

怪象七:国际接轨。大凡倡导与国际接轨都与涨价有关,比如时下的油价就令人诟病。相反,反腐败问题却与国际接轨无缘。2004年,朗讯内审之后发现“朗讯中国存在行贿行为”,随后解雇了包括中国总裁在内的4名高管。2010年12月,阿尔卡特朗讯为其行贿行为支付1.37亿美元罚款。2009年,UT斯达康支付了150万美元的罚金以免于美国司法部对其行贿行为的起诉。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虽然国外司法机构已经就相关企业的行贿行为进行了通报和处罚,但国内却没有任何机构对受贿方进行调查,任由相关人员逃脱法律制裁,幸福而悠閒地享受中国特色的反腐制度。

怪象之八:视而不见。由于腐败中夹杂太多的利益链条,在某种意义上说,反腐已成为一种姿态或口号,因腐落马者大多属于不幸之列。有学者认为,公车腐败是中国官场最大的腐败,因为这种腐败已经成为公开化、合理化,危害极其深远。据有关资料表明,中国公车消费支出2000亿元,公车私用、超标配车等腐败现象严重。但奇怪的是,反腐机构对公车腐败现象,已经达到了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的佛家打坐时的“淡定”。国家有关部门出台公车管理规定,公车改革也推行多年,但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曾兵以为,这不是治理难度有多大的问题,关键还是看主政者有没有决心。曾兵来看,公车还得接着腐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怪象之九:上下有别。各级党政机关都有纪委书记一职,按照目前的规定,地方纪委实行同级党委和上级纪委“双重领导体制”。实际工作中,纪委往往受到同级党委的很大牵制,甚至携天子剑的“空降”的纪委书记也不好使。从各地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的违纪违法案件,几乎没有一起是由同级纪委揭发或检举的,大多由上一级纪委插手来办,而一些涉及省级高官的案子,基本上都是由中纪委直接督办。这或许从一个方面说明,时下的官场中只能是上级查下级,同级之间在反腐败问题上根本没有力量制约。难怪有网友感叹,何时中纪委能空降啊。上查下或也可以,曾兵担心,高层谁来查呢?高层卵翼下的蛋蛋,又有谁能打破呢?

曾兵以为,反腐问题的根源在于路线问题,关键在于敢不敢走老人家极力倡导的“群众路线”,敢不敢动真的、碰硬的。如果充分发动群众,充分鼓励和调动群众,充分相信和依靠群众,真心俯身听取群众的意见建议,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重庆反腐打黑的经验表明,依靠和发动群众,就能得到无数条线索。如果只为少数人服务,只为精英阶层服务,只关注VIP是不是满意,反腐就会成为孤立无援的空中楼阁,只能走向死胡同。“把反腐倡廉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究竟放到什么位置,各地各级官员心里都清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