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美感恩的表达差异

2010-11-27 18:4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人是感情动物,感恩是人类最珍贵的情感之一。

中国与美国都是感恩情浓的国家。中国有“恩重如山”、“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等名训,出了许多催人泪下的报恩故事;美国专为感恩而自创的节日就有感恩节、母亲节、父亲节,总统节,甚至老板节。

中美两国在感恩的表达方式上存在巨大差异:中国挂在嘴上,美国落在地上,尤其对领袖人物的感恩。

先看中国。封建社会自不必说,张口就是“皇恩浩荡”、“我主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新中国成立后,继承并发扬光大了这个传统,“文革”时期发展到极至, “三呼万岁”、“东方红”等文艺形式之外,又添了红袖章、红宝书,贴壁、落地项目也风起云涌,到处都是伟大领袖的绘画、塑像;

再看美国。从华盛顿到奥巴马,没有肉麻的赞歌,没有三叩首般顶礼膜拜。美国人好来实的,为几位功勲卓著的国家领导人立碑、塑像、建公园,用他们的名字命名地区、学校、机场、舰船……许多地方也爱用他们的 “州父”、“市父”或对该地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开拓者为州、市命名,塑像或其他纪念物随处可见。

据说有的领袖很“谦虚”,不让给自己树碑立传;但其内心世界往往恰恰相反,他们万世留名、永垂不朽的欲望比任何人都强过千百倍。中国之所以盛行口头感恩,更大的可能是出于决策者本人对实物表达后果的畏惧。

曹操是最典型的。历史上,对曹操的争议很大,有人骂奸,有人赞雄,但曹操的聪明能干多能获得大家的认可。曹操不仅对上三国争雄、曹魏内政家事作了众多载入史册的决策,对自己的身后事考虑的也极具谋略。他深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也见识许许多多胜王败寇的悲剧,因而非常担心一旦曹魏天下被人推翻后,自己也会落身败名裂的下场。

为了防止被人掘墓鞭尸,曹操想出了一个绝妙髙招,为自己设计建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疑冢,使得千百年来,无数的盗墓者、考古者,以及怀着各种各样目的寻找曹墓者,都白费心机,一无所获。最近说是河南安阳找到了曹操墓,究竟是真是假,还在激烈的争论中呢。

美国的头头脑脑们大多没有这样的担忧。无论已经过世,还是健在的在位或离任总统,放开了让你批评,让你开涮,平时把气都撒出来了,让你觉得没有再对他们采取更为激烈举动的必要。

嘴上感恩与落地感恩的效果差异也相当明显。嘴上感恩的最大“优点”是能够广泛宣传发动群众,树立最高领导人的“绝对权威”,于是有了“一言九鼎”,“一句顶一万句”,及“唯君是听”、“绝对服从”,谁反对就砸烂谁的狗头……

问题是,胜也快,败也快,起也快,落也快,画出他们的衰变曲线,一定也惨不忍睹;最坑人的是,在造神的同时,孽生出众多的吹鼓手,毒害了亿万计民众的灵魂,制造出无记其数的冤假错案。美国式的落地感恩,无需也没有必要这样做,这类事儿相对也少了些或根本没有发生过。

两种不同的感恩方式,给人的感觉,一个较虚,一股风过去就完了,名符其实的过眼烟云;一个较实,有点立地生根,流传千古的味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