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朝崩潰在即 中共無計可施

2010-11-07 12:57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25
    小字

在準備這期節目的時候我注意看了一下,我發覺反映中國國內的文章集中在一個有關物價的問題。原來我們看有關物價的文章比較多,感覺有點泛泛之談,就是漲價了,特別是房子價錢怎麼怎麼樣了,大家都在說這些。這一次我覺得不太一樣就是突然的轉向,轉向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的東西上,就是柴米油煙醬醋漲價,這些東西突然的暴漲,而這種暴漲反映出的不是一個地區兩個地區,整個大陸從南到北集中主要的城市地區都出現這種狀況,我覺的這很特別。

而且網上有另外一個說法我注意到大概前兩三天,香港金管局的總裁姓郭和包括前任金管局的總裁姓任都提到說,目前香港一定要做好準備,有可能遭遇百年一遇的金融風暴。在他們兩個人的講法當中,就是說這次金融風暴不是說可不可以避免的問題,而是說什麼時候來的問題和來了之後香港將如何應對。而在《蘋果日報》提到說在香港十月一號的立法會上曾經提到這次金融風暴如果來了之後香港會怎麼辦?可以看得出來香港沒有什麼辦法,除了一些所謂行政上的防範之外,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因為香港本身的匯率採取聯繫匯率制跟美元是直接掛鉤的。

他在文章當中也提到一個概念,目前美國因為要刺激經濟所以要放量發行貨幣,就是大量印製鈔票。大家注意美國的中期選舉,也就是眾議院的全部議席的選舉和參議院三分之一的席位選舉結束了,共和黨取得勝利,翻盤,共和黨取得勝利的一個很關鍵的原因,是歐巴馬上臺兩年裡並沒有改變目前經濟如此頹廢的局面。作為美國人來講很實在,你幹不了我就不投你的票,這是很直接的一個做法。網上我也看到是美國將決定繼續將放量發行貨幣,爭取使得美金貶值,如果使得美金貶值,直接造成國際之間的貨幣戰以及來保證美國的普通人的工作相對穩定,不受進口貨的衝擊,這是他基本的一個概念。

另外在《蘋果日報》文章當中也提到,其實中國也在大量印鈔票,所以造成通貨膨脹的壓力極大。我看到有一個對程曉農的採訪,提到大量印票造成物價的飛漲,而中國又在加息,他說加息是因為原來印票子希望人們消費,結果印票子沒有進行消費反而轉向了投資,他說這種情況就很麻煩。我個人的體會就是這種轉向投資的原因是因為極少數的大陸人控制著絕大部分的財產而造成的今天的局面。

這是我提到的物價的問題,但是這一期節目在提到今天主要的物價的概念當中,其實在湖南有一份報紙叫《瀟湘晨報》,它最近推出了一系列的紀念文章,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出的是特刊,根據報導說《瀟湘晨報》是湖南影響力最大的都市報。他寫了多篇的評論以及分析文章來回顧當時辛亥革命推翻清朝統治結束中國帝制的歷史事件,這件事情結果給中宣部給封殺了。我覺得這個封殺的概念跟我們目前所提到的物價飛漲它能聯繫在一起,大的背景是聯繫在一起。

我們就先說一下有關《瀟湘晨報》的報導。我看到《瀟湘晨報》報導的題目,這一系列的特刊文章,題目是這麼說的——《天朝垮臺前,利益集團已經丟盡了它的臉》。這個題目我最初看的時候我覺的有點怪怪的,我說怪的意思就是說在大陸今天怎麼有人敢罵中共呢?有人怎麼敢預言天朝馬上就要垮臺了,而且中共的利益集團已經丟了它的臉。我覺得這個題目你就放在今天來說是非常準確的,不成想,它是一份紀念辛亥革命的一系列的文章,所以我就理解到了,這其實是作者本身在影射著什麼,就是說利用歷史事件來影射當今的政治與社會的氛圍,我覺得是這個,也確實,我這麼看,中宣部也是這麼看的。中宣部認為《瀟湘晨報》在影射今天的天國王朝,所以就是星期二傳出了《瀟湘晨報》的總編劉建以及執行總編輯龔曉月被停職了的消息。

文章裡接著介紹說,中共宣傳部認為這裡提到的「天國王朝」一詞就是今天被中共鼓吹的大國崛起,被譽為天朝,這是他的說法吧。文章裡接著提到說報紙的執行總編輯龔曉躍還撰寫了卷首語,這個卷首語題目叫做「所謂天下事」。文章說到這個國家及其國民的願望可以歸總為憲政二字,國家求憲法鞏固根本,而國民盼憲政確保權利。這完全說的就是今天,你今天放在大陸就這麼回事。

他還引述了歷史學家唐德剛的話,唐德剛說,中國歷史從古代一路走到清朝末年就到了三峽了,無論時間長短,歷史三峽終必有通過之日,從此揚帆南下隨大江東去進入海闊天空的太平之洋。這個影射更明顯,就是說歷史的中國現在正在通過三峽,三峽的險灘,三峽的陡壁,三峽的波濤洶湧都是有它使命的。換句話說就是過了三峽之段就是長江直下東去了,那迎來的呢就是海闊天空的太平之洋。今天他把三峽比喻為今天中共對整個社會的控制的這種概念,這樣的嚴控就像陡峭的三峽使的長江之水波濤洶湧。

文章後面提到的更直接,說朝廷越處處修牆,人民就越善於翻牆。面壁十年圖破壁,這是近在眼前的歷史,實際上就是翻牆者對抗修牆者的歷史。修牆者的心魔之強,高到一尺,翻牆者的翻越之道必然暴漲一丈。這完全就是說的今天,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不會把他認為清朝,對吧?這裡說面壁十年圖破壁,從江澤民所謂的掌握政權之後,他把陳希同98年打倒之後認為他最終是掌權了。這十年是今天中國所謂的發展的十年,但這十年也是中國人唾棄江澤民的十年。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怪的一個概念,而就在這十年之初的99年的七月份呢,對法輪功的迫害對真善忍的迫害,實際整個在大陸的人,社會的一個道德準則被摧毀。當人們面對這種迫害的時候人們都默不作聲,甚至是助紂為虐,因為懼怕自己利益而遭受迫害的時候呢,自然整個社會的道德就出現了淪陷,我覺得這是最關鍵的。面壁十年圖破石壁很像描述這十年。

他接著說近在眼前的歷史那不就是當今麼,實際上就是翻牆者對抗修牆者的歷史。那今天很多朋友在聽我石濤評論的時候不就得靠翻牆,而這個修牆者不就是在阻擋著石濤評論來傳到大陸麼?這就是太明確了。所以呢有網友就嘲笑說沒有聽說過清王朝如何修牆,到常見今天的人在翻牆。這是非常有意思,整個這一段呢他拋析出現在這個社會的真實狀態。另外他也告知著人們在今天的大陸呢,很多有志的知識份子,起碼他面對他面對現實的狀況呢採取了一種唾棄的態度,面對現實的狀況他不願意沒著良心的來欺騙自己,他以他可能的方式,以他可能的機會,以他可能的能力,來表達出自己內心良知當中對他的敲打之後的反應。所以這篇文章我覺得相對來講是非常的到位,跟原來的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登的文章極其類似,不能講中宣部呢對號入座,所以他把自己當成呢天朝的一個主要的看管者,也就是他承認自己就是一個修牆者,所以修牆者看到這樣的文章自然就要給封殺掉。這是在大的背景之下出現的思考性的文章,這種思考性的文章我覺得是今天社會當中身邊隨便看一看就能找到這樣類似的,只是如何表達出來,我覺得唯一的差距就在這。

這篇文章提出來的就是一個大的背景,那麼今天更大的背景是什麼呢?就是一切都是漲漲漲在漲價,看過這種漲漲漲漲價的說法呢給我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很像一九八八年。大家知道1989年發生了六四事件,而六四本身是以反腐的概念出現的,而88年大家知道那個時候還有外匯人民幣,一個外匯人民幣可以換掉兩塊兩毛六分錢的普通的人民幣。當時的通脹就達到這份上了。而當時有另外一個概念呢就是存款的利息非常高。我印象中的五年定期存款每年的年息達到12.5%,我記得這麼清楚當然是因為我也存過錢所以我記住那個數了。而當時來講能夠有能力存錢的人呢,其實很多人來講相對就是生活不錯的了。其實對比現在呢,我覺得也很有意思。就是有一部分人確實富了。隨著物價的飛漲呢,他購買的慾望也很強盛。我個人來講呢,當時就有這種感受,就是願意去買東西。覺得商場裡東西很多價格變化有很大,所以大家就在搶東西。那時候比較典型的就是搶黃金。那時候手上能帶著金鎦子那不得了,跟今天的黃金的價格只是絕對價值的多少,而它的波動的感念和人們心理中的概念極其類似。但是呢正是這些有能力的消費的人呢他看不到另外更底層的人們更普通的人們他生活的艱辛。我記得有一期的石濤評論中我提到過,說現在的狀況有點像八九六四之前的狀況。今天整個社會的物價的飛漲我覺得看起來更像,雖然我沒有身處在大陸,沒有身處在北京,但是從整個網上報的情況呢很類似。

大家可以看到BBC登的一篇文章,這個中國人寫的,在「大家談中國」中,他的題目是這麼說的,《我只看好物價上漲成為今年年度的最熱詞》。他上來就提到由於農產品漲價,不僅中國出口的農產品漲聲一片,國內市場的食用油也出現了新一輪的上漲,隨著行業龍頭康師傅和古井貢分別調高了旗下部分產品價格之後,相關的方便麵和高檔的白酒行業將面臨著漲價的壓力。他接著後面說了一些詞我覺得很有意思,他說當然今天老百姓已經見怪不怪了,因為不漲才怪呢,漲了就不怪了,所以今年出現了很多特別的詞彙。包括「蒜你狠」這是指大蒜,「豆你玩」,「姜你軍」吃的姜,蔥薑蒜都再漲價,他說還包括「糖高宗」「油你漲」這是油價,剛才是糖價,「蘋什麼」「白內漲」「 蘿你命」這是蘿蔔,也就是這些的,蘿蔔油啊蔥薑啊蒜,這都是我們中國人平常要吃的東西。如果這些東西都在年年漲的話,一天翻三翻這麼隨便漲的話,確實就意味著今天大陸的生活狀況出現了非常麻煩。而這樣的漲價的概念我在88年是曾經經歷過的。

文章呢因為寫得比較長,他首先提到電油價格的上漲,電呢出現了一個所謂階梯電價的討論,但是討論的水深火熱,大家爭論不休。到目前雖然沒有成為事實,可是人們都普遍認為,所謂階梯電價就是變相漲錢,而就在電價還沒有最後決定的時候,成品油的價格已經實際上漲了。他說再加上當前的方便麵和白酒的價錢的上漲呢,那就意味著新一輪的漲價呢已經在眼前了,而不是什麼討論之說了。他緊接著說老百姓的生活就出狀況,因為生產者會把它生產成本的漲價呢轉移到消費者和老百姓身上,就會出現一種惡性循環。這種惡性循環,面對整個社會的局面他是沒有辦法的。這是其中的一篇文章。我覺得他最有意識的就是他提到的一系列的說法,包括蔥啊蒜啊等等這樣的漲錢。

有另外的一片文章呢,就更有意思,他叫漲漲漲,紙幣老虎越養越肥。文章提到中國央行超發了四十三萬億貨幣,引爆中國大陸通暴的危險。有一種說法說,你可能跑不過劉翔但你一定要跑過CPI,這種CPI就是物價消費指數。他說近年來呢房價漲,肉價漲,油價漲,糧價漲,菜價漲,飯價漲,棉花價也漲。中共指出短期內物價上漲壓力依然存在,原因何在呢?說你再跑你也跑不過官方亂髮鈔票。這就是一個比較現實的狀況。

文章裡還引述了中國人大財經委的副主任,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的院長叫做吳曉靈的說法。吳曉靈說過去相當一段時間裡面,央行存在著貨幣超發的問題,特別是09年,為了應對金融危機採取了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那這個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實際他說出了一個問題的根本原因。而且針對央行加息的做法呢說央行加息其實來的太晚了,貨幣超發已經那麼嚴重,早就應該實施緊縮政策來遏制通脹。

而程曉農在另外一篇被採訪的文章當中直接提到說,實際在很多放量貨幣的投入中呢,包括四萬億的救市,這是08年四萬億的救市。記得當時我跟大家已經提到過,那四萬億不會到我們老百姓手裡,那四萬億一定被當官的或有實權的這些個大家族們掌握著,然後輪番的在市場裡轟炸。程曉農在這裡提到,那本來是刺激消費的錢,結果沒有去消費反而轉向投資。轉向投資之後呢老百姓消費還是消費不起,出現了更加惡性的膨脹。所以這種惡性的膨脹到頭來就會是整個社會的狀況出現一個非常特別的現象。

那大家知道目前房價依然在漲,包括上海,北京,廣州,深圳,這些大城市的房價根本就堅挺不下造成的原因,很多普通的中國人在他實際的貨幣持有量當中呢,房屋佔他的消費佔有絕對的比例。我們只是籠統地說,比如說一個人掙三千塊錢,如果他有關房子的消費要佔一千八百塊的話,那留下他的其它的消費,日常的生活只剩一千二百塊。而這一千二百塊呢,面對的是柴米油鹽醬醋這些東西,大家剛才也看到了「蒜你狠」啊等等這些我們日常的生活品如果漲價的話,也就說這剩下一千二百塊錢來支撐我們日常生活的這個東西貶值了,那勢必直接威脅到老百姓普通的日常生活。如果一個人收入三千塊,如果說政府在給他補償,說通貨膨脹再給你們加上一百五,他掙三千一百五,但是他扛不住整個柴米油鹽的漲價,因為當柴米油鹽漲價的時候,就意味著這個社會當中一個石頭子都漲價了,如果一個石頭子都漲價的話,政府給你所謂的應對通貨膨脹的錢增加的工資他是有限的,一百兩百五百,它一定是有額度,而整個社會層面日常消費當中的消費品,全面漲價的話那是無度,除非你的呼吸不要錢,其它都要錢。

那在這個背景下,以無限制的漲價來應對有限制的補償的時候呢,老百姓的實際的消費能力就減弱了,而這個社會要仰仗老百姓要提高它的消費,因為還有一個外匯的問題,中國的經濟呢百分之六十六是靠著外匯來支撐的,GDP靠外匯支撐的。而當貨幣貶值時外貿出口本身就會降低,外貿本身就會出問題。所以在內外交困的時候,本來想刺激國內的消費,結果拿出來本來想刺激老百姓消費的錢呢,被當官的各大家族們拿去投資了,所以才會出現目前這種狀況。人人都知道這是天朝崩潰前的狀況,正像剛才瀟湘晨報當中那篇文章題目一樣,天朝將要崩潰時,利益集團已經丟盡了它們的臉。

大家注意到,中共高層的官員呢,他們的孫子有多少是拿著中國的護照,有多少是拿著美國護照,加拿大護照,澳大利亞護照,紐西蘭護照,你可以查查,有多少兒子是外國人,有多少孫子是外國人。當中共最高層的這些人裡面,他們的兒子孫子都成外國人的時候,當他們的兒子孫子都意味著這個天朝要崩潰的時候,當他們已經把自己的家族們安頓好的時候,他會肆無忌憚的利用他所有可以掌握的機會為他的家族掙錢。掙完錢,保證子孫後代有福,變成美國人。把人民幣弄完了,從國庫裡拿來,以冠冕堂皇的手法和說辭拿來變成他們家的財產。這就是今天的事情,而老百姓呢就更加得苦不堪言。

所以在整個社會層面當中呢,貨幣量極大,錢也多,看起來市場也繁榮。而老百姓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每天要顧及吃喝的老百姓們實際購買力卻下跌了。而另外掌握著絕大部分錢的極少數人呢,卻覺得這個社會太美好了,因為他可以買所有他想買的東西,因為他太有錢了,因為他掌控著國家的錢,因為他太有本事了。這就是最最特別的地方,這是目前最可怕的。所以我形容過,在1988年的時候很多人買金鎦子。而所謂的人們能掙錢人們敢花錢實際上是極少數的一部分,這個和今天的社會是一樣的。僅僅是幅度大小,也就是幣值的大小。當時可能是掙兩千塊,今天可能要掙二十萬才能夠對等下來。但是它的性質,內在的性質是一樣的,所以真是應了瀟湘晨報那個題目,天朝要崩潰,天朝的崩潰呢一定是來自於掌控、吹噓今天天朝偉大的這些官員們和這些家族們。

那好今天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