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横河:中国邪教专家美国出丑

2010-07-06 09:24 作者:横河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今天和大家谈一谈中国的邪教专家是怎么到美国来出丑的。

从7月1号到7月3号在美国新泽西北部,靠近纽约华盛顿桥附近的希尔顿逸林酒店,就是DOUBLETREE,召开了一个会议。从中国方面派来了一个3个人的代表团参加了这个会议,我们今天就来谈一谈这三个人是什么人,到美国来开什么会,他们来在这里的表现说明了什么。这三个人,一个是程宁宁,她是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副秘书长,长期以来在中国的全国各地布置、指挥和视察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

这个反邪教协会是2000年11月成立的,到了第二年就2001年1月份,就是成立以后不久就开始了一个启动百万人签名反法轮功的。当时是为了应对当年3月4月份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对中共的批评,因为在前一年联合国的日内瓦人权会议,就对中共的迫害法轮功有很多批评。这个反邪教协会显然是启动百万人签名以表明这个迫害的民意,来掩盖中共迫害的实质。就是他们开始启动百万人签名以后的10天左右,就发生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而这个伪案的发生导致这个签名可以進行下去,所以到了3月份就是这个程宁宁携带了所谓的百万签名就到日内瓦去,当时是以非政府组织的名义去为中共迫害法轮功,迫害人权、信仰来辩解。

第二个是叫王文忠,他是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的一位所谓副教授,这个人从迫害开始就和610办公室一起合作,進行洗脑转化的理论研究和实际的实施。他主要是从事洗脑和精神迫害方面的研究,并且曾经亲自到劳教所去参与洗脑。

另外他还多次出访美国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辩护,并且把美国所谓反邪教的运动断章取义的介绍回中国,来混淆视听,来帮助中共迫害法轮功,提供所谓国外的支持。

第三个是叫陈青萍,她是陕西师范大学心理系和宗教研究中心的教授,另外一个身份是中共陕西省委610办公室的特聘专家。这个人长期以来是从事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心理和精神迫害的研究,就怎么样去用精神和心理方面去迫害法轮功。这次她报告的内容就是如何利用社会、政权、基层组织和家庭,4个方面来针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高压洗脑迫害。

他们在7月1号晚上做了这个报告以后的问答阶段,和结束以后自由讨论的阶段,一些听众和会议主持人对做报告的人提出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和报告者的应对。是通过不同的人这里得到的消息,我们把它叫作应对,因为它几乎不能算是回答,以及在结束以后的一些自由交谈当中的一些内容,这里我们把它从各个不同的人那里集中起来,然后归纳做个分析。这里不分是正式的报告,还是非正式的交谈当中,这个内容都包括在内。

不知所云的研究成果

首先谈一下,他们所报告的是一种不知所云的所谓研究成果。这一次主办方和中国代表团方面事先有一个协议,中方在报告当中不能提法轮功,其原因根据主办方说,是因为中方在前些年报告当中总是提法轮功,而这个争议非常大,因此主办方希望听一听除了法轮功之外,中共方面对其它教派的采取过什么行动。

这是当时邀请他们来的条件,而三个报告人当中,其中一个王文忠,他在报告当中就多次提到法轮功,因而被听众质疑他违反了协议。主持人在确认了只有王文忠一个人承认他的研究对像为法轮功学员,就去追问其他两个人,其中主要是追问了程宁宁。程宁宁报告的是南京下关的所谓爱心家园的地方,去给一些人,她没有说是什么人,就是一些教派的人,去洗脑转化的。这个主持人就去追问她,问她在这个报告当中,在爱心家园当中的对象是不是法轮功学员。结果她回答说不知道。

由于她做报告的时候,所谓她的研究成果的对象是什么人她都回答不知道,所以在场的听众就觉得非常奇怪,于是就再追问,说是假设中国没有法轮功,那么你的研究对像当中哪些被认为是教派的团体成员。有哪些教派?各占的百分比是多少?结果她回答还是不知道。再问,中国有哪些被确认的所谓教派。这个呢大家注意了,在中国和国外这个说法是不一样的,在国外所说的CULT其实指的是教派,就是非主流宗教以外的各种教派,都把它叫作CULT,虽然这个词是个贬词,但绝对没有中共所说的邪教的这个意思。

他就问中国有哪些被确认的所谓CULT。这个程宁宁她自己身为“反邪教协会”的副秘书长,而且担任这个职位达10年之久,她居然沉思了很久,最后哼哼出来的是“当然有”,但是仍然不能举出在中国哪些团体被认为是所谓的邪教,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字来叫作“中功”,偏偏这个词和“中共”音又特别像,当然西方人听不懂。

由于她不能够指出她的研究对像究竟是属于什么团体,就是她的洗脑转化的对象究竟是属于哪个团体的,她不能回答,因此就有人质问她,就是她给出的这个报告究竟是真还是假,究竟她有没有做这些研究。另外从一个有基本学术训练的旁观者看来,程宁宁所提交的报告,大部份是照片,就是一些房间的照片,表示这个房间是用于转化洗脑的,当然她用的是别的名词,什么春风化雨啊这类的名词,那是中共特定的,实际意思就是洗脑转化。她就拍了一些房间,拍了一群人围着一个桌子好像开会的样子,还有一些所谓在那里被转化的人所做的手工制品的照片,这些东西是非常非常普遍存在的,像空房间到处都有,一群人坐着开会在中国,可能可以照出成千上万这样的,找到这样的照片,到网上都能找出成千上万的照片。这些可以被解释为任何人、任何东西,和她所做的报告没有任何关系,也可以说她所做的报告没有任何学术价值。

这样,在经过多次的提问和周围听众的互动以后呢,主持人终于得出了一个他自己的结论。和他预期的相反,就是他和中共代表团方面商订的是不提法轮功,只提其它的教派,而恰恰相反,三个报告者涉及到的对象都是法轮功学员。所以这个主持人最后说,显然中国政府,把绝大多数的资源,他甚至问了一句“95%或者更多,是不是这样?绝大多数资源都用来对付法轮功的?”他问是否如此。除了王文忠一个人回答说,他不知道别人的研究,但他的研究对像百分之百是法轮功学员,其他的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是指其中的一个报告。其实他们的三个报告呢,基本上都是在这个同一个水平上。基本上都不能被人认作是一种学术研究的成果。从它的水平来说,即使我们不说它的内容和性质,仅仅从它的水平来说的话,也是不能被称为研究的。

报告所反映的迫害

另外一方面呢,这些人所做的报告所反映出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程度有多严重。当时对他们所提出的报告呢,其中有一个质疑,就是说三个進行报告的人,其实当时他们提交的是四个报告,另外一个因为可能没有来,所以是一个书面报告,由一个中方身份非常可疑的自称翻译的人来代读。这个人可能是来自领事馆的,而且似乎没有人听懂那个报告,所以暂时不考虑它。我们就从三个自己所做报告的人,他们都自称是学者,而且他们都自称自己是无神论者。

当时的质疑呢就是无神论者怎么能给邪教和宗教下定义,怎么来区分邪教和宗教;是根据了什么标准?至于做为一个学者的话,他怎么能来给别人定什么是邪教、什么是宗教。而从他们自己个人经历来看,他们都承认在1999年7月以前,没有一个人介入了宗教信仰的研究。
都是在1999年7月以后,有的是在2000年以后,才介入所谓的反邪教活动。也就是说他们对邪教的定义,和他们研究的对象,他们认为他们的研究对象,没有一个是来自学术研究,而是都是来自中共的政治决定。

就是1999年7.20以后,中共开始对法轮功進行镇压,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运动的政治迫害的决定。而他们之所以介入,并不是因为他们对宗教有研究,而是他们接受了政治任务。所以他们是在执行中共的政策,不是法律也不是学术。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就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并非是来自对任何法律的执行,而是来自于中共的政策和命令。

另外一个质疑呢,就是这3个自称学者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省份,有不同的背景。有的是心理所的有的是师范大学教师,他是不同的背景。但是他们有个共同之处,就是当时所提出质疑的,就都能够把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做为研究对象。比如王文忠,他以前做的研究就有一部份是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和女子劳教所做的;或者是他们能够把法轮功学员,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关押起来,就像南京下关的那个叫做爱心家园的地方,实际上就是洗脑班,按照西方的标准,就是黑监狱。就是可以把他关起来,来供他们做所谓的研究。

而这些人他们是自称是学者,他们不是国家政权机构。当然国家政权机构也没有这个权利,不过这不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我们要问的呢,就是他们的权力是来自什么地方,谁给他的这个权力?分析下来,王文忠本人是长期和610办公室合作,而陈青萍本人就是省委610的特聘专家,中国“反邪教协会”就是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和610办公室的指导下、直接控制下工作的。所以他们的权力就是来自中共建立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

而610办公室根据美国国会,因为这个会议是在美国开的,所以美国听众他们比较能够听懂关于美国国会的决议的内容。而根据美国国会今年通过的605号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决议当中的定义,610办公室就是法律之外建立的,旨在消灭法轮功的党的工具。这是非常清楚的。从另一方面说我们也可以从这里看到,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的任意拘捕、任意拘禁、任意剥夺人身自由,有多么严重,多么普遍,以至于中共的这些御用学者们,不自觉的竟然把它当作经验拿到国际社会来吹嘘。

在陈青萍所做的报告当中,她介绍了对于那些从监狱、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继续進行四包一的迫害,就是政权、社区、基层警察和家庭,四个方面对一个法轮功学员進行监视和转化洗脑。这个方案,是十年前由中共中央提出来的,就是用不同层次不同方面,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多人对一人的这种洗脑转化迫害。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这个迫害的残酷性,就是说即使是在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结束以后,还不放过,还要动用庞大的社会资源对他们继续進行迫害。

当我们谈到社会资源的时候呢,还有一个,这也是他们的报告当中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开支。就以南京下关的“爱心家园”来做例子。南京的下关地区在最贫穷的地区的地价,2007年,我们是查这个拆迁的情况,有一个最贫穷的地区的60万平方米的地方,卖了18亿元,卖给了一个开发公司,政府卖的,平均是3千元一个平米。盖好房子以后大概是8千到1万2,如果取中间数的话呢算1万。从照片和媒体的报导来看,这个所谓爱心家园的内部建筑至少有好几百平方米,外面的绿地面积从她贴出来的照片看,那可能有几千上万平方米。就算是内部建筑100个平方米的话,1万元1个平米就是100万元;加上绿地。当然从文字报告上看,那是个小院,没有外面大块绿地。也不知道是她在做报告的时候为了欺骗外国的会议参加者,还是为了什么,还是找了一个很漂亮的公园的景拍的。如果加上绿地的话,那至少是好几百万元,就按照现在南京下关的价格。这是谁的房产?是什么志愿者出的房产?还是政府出钱的房产?这笔钱算什么开支?这个地方是在南京市下关区唐山路17号。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11年之后,还要用这么大笔的开支。不管这笔开支这笔钱出自于谁,都是中国纳税人的钱。结果被中共用来去迫害人权,包括他们这次来美国开会。就是说中共在对外表示法轮功在中国已经不是问题的情况下,仍然可以看出,从他们的报告,从他们来美国开会的开销,可以看出中共继续把巨大的资源投入到迫害法轮功。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11年之后还要用这么大的资源投入迫害,也可以看出这个迫害的政策已经彻底破产了。

孤陋寡闻的法盲“专家”

从这些与会的中国代表团的所谓专家来看的话,他们的一个共同的特徵就是处于那种孤陋寡闻的管状视野,他只能看见非常狭窄的一个东西,稍微离开一点的话,他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原来就知道他们在中共的统治下,对外界、对整个世界是不了解的,对中国真实发生的事情了解的也不多。因为封锁信息、制造谣言的人,他们自己也被封锁的信息和别人制造的谣言、甚至他们自己制造的谣言所蒙蔽,尽管他们自己也参与了封锁真相和制造谣言。但是绝对没有想到,就这些所谓的专家会孤陋寡闻到如此程度。

举个例子,这是当谈到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时候,别人就分析给他们听录像当中的破绽。他们居然对这些破绽一无所知。在谈到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利普.潘,在自焚案发生以后,曾到郑州刘春玲的故乡去采访,写出来了一个报导,说是没有人看到过她炼法轮功,她不是法轮功学员。当别人谈到这里的时候,这几个人共同的反应居然是:谁是菲利普.潘?当时这么著名的一个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站的站长,写了一篇关于自焚案的这么重要的文章,而因此中共把菲利普.潘赶出中国,不让他在中国继续担任华盛顿邮报的记者站负责人,他们一致反应是,谁是菲利普.潘?从来没听说过。

在讲到有人问焦点访谈的记者李玉强,说为什么王進东烧成这个样子了,他腿前面的汽油瓶没有被烧着?李玉强当时的回答是,那是后来补拍的,要是早知道会露馅就不补了。结果当他们听到这里的时候,表情是一脸的茫然,说谁是李玉强?就是做为中共的这些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即使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很多最基本的东西他们是一无所知。这个是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至于说什么联合国的酷刑专员的年度报告,特别是2010年年度报告当中专门栏目关于迫害法轮功的部份,至于美国国会通过的三个支持法轮功反迫害的决议,其中一个是今年的605号决议,他们是一概没有听说过。当然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不知还是装作不知,但是从他们听到这些话的表情上看,如果说他们是装的话,那真的是装得太像了。

这些人都是跟“反邪教协会”是有一定关系的,但是呢他们的表现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对中国的法律和国际法的一无所知。这些所谓专家学者,他们不仅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就是对今天中国的现行制度,和现行的法规也是一无所知。当这个“反邪教协会”的副秘书长程宁宁被告知,说他们的行为严格的说是属于犯罪,而且违反了中国的现行宪法和中国的法律。因为从1999年7月以来,中国没有过一个法律是所谓取缔了法轮功的。也就是说修炼法轮功在中国的今天,仍然是合法的。而所有的迫害都是不合法的,就是从今天中国现行法律来看的话都是如此。在被告知了这个事实以后,她的回答是我不懂法律,不要和我讲法律。

不仅如此,当她继续被告知所有的迫害都是来自江某人的一拍脑袋的决定,而不是来自法律,是来自1999年4月25日晚上江给政治局常委的一封信。而后面所有的迫害,所有制造的罪名,编造的罪名和寻找的所谓证据,都没有超出这封信在事先制定出来的框框。当她被告知这些以后,这个程宁宁否认有4-25晚上江给政治局常委的这封信的存在。当她继续被告知说这封信已经被收入江文选,是中共正式出版的,她仍然拒绝承认。所以像这种拒绝承认一种无可否认的事实,人人都知道的事实,而且是中共方面的事实,她都能够硬着头皮去否认,这一点呢其实倒是很符合中共这个最大的邪教的特徵,就是否认现实。

当然这些中共官员的所作所为,后来在当时与会的听众们,反应也是非常强烈的。有很多人表示说,有一种邪教就叫做“政治邪教”,法西斯和共产党就是这种邪教。当然有很多人也非常震惊,就是没有想到中共派出来的所谓的专家学者,水平如此之低。甚至有人说,他们所做的报告,没有一个英文字是能让人听懂的。从另外一方面看,能够被中共看中,派出来到处去放毒的这些人,他们实际上自己是没有任何学术水平,没有任何知识的。也可能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死心蹋地的去为中共卖命。今天就跟大家讨论到这里,谢谢大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