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未普:被“和谐”的何止中国人?

2010-07-01 12:36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劫后天府泪纵横

以前历代王朝都将不在自己统治之下的人群称为“化外之民”,意思是指这些人尚未受到天朝王道和礼教的教化。后来中华大帝国急剧衰落,洋人进入天朝王土喧宾夺主,他们带来的是另一套价值观。所以要给这些洋人以治外法权,把他们和中国人隔离开来,不让天朝子民受到他们那一套的传染。

现在中国宣称自己是“五千年历史前所未有的盛世”,但它仍然给在华洋人以治外法权,这些非我族类的化外之民,不受新闻禁制,电视屏蔽和网络封锁。中国人的智商和脑袋结构和洋人们不一样,所以要政府去控制,甄别和过滤一切社会信息。

不过给予在华洋人治外法权是有条件的,就是他们不能干预中国的事情。举例说,德国汉堡青年卢安克1997年到广西南宁义务教德文,后来转赴广西穷乡僻壤当乡村小学教师,迄今已经10年有余。他过得很清贫,生活费都是靠德国父母寄钱资助,每个月不超过200元人民币。这样一个“白求恩”式的洋人卢安克,申请加入中国国籍被拒,但他依然安贫乐道,以山区为家。他在个人博客写下了100万字的教育研究心得,也关注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问题。但是这些话题不符合“和谐社会”的宣传口径,于是卢安克被广西公安厅“警告”,其个人博客最终被封杀。

著名旅美艺术家,建筑设计师艾未未在中国得到的“治外法权”就更加有限。艾未未在去年底成立工作室,招募汶川地震公民调查的志愿者,有很多人加入,但也有很多人因为受到恐吓而不敢接受调查。这些恐吓性的问题主要来自民政部门,公安部门,教育部门和 “维稳”部门,而且惊人地一致,不外是“你是什么单位的?”“你们有什么目的?”“没有目的为什么关心这个?”“那是政府的事,不需要你们管。”艾未未的女同事在调查过程中,一再被对方怀疑是美国派来的女特务。至于艾未未本人,在中国内地更受到全天候的跟踪,监控甚至是殴打。

再来看看次一等的“化外之民”香港人,自从九七回归之后,港人理论上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接受王化。他们本来就稀薄的“治外法权”变得更加稀薄,比如在青海玉树地震中为抢救孩子而捐躯的香港货车司机黄福荣,尽管他被特区政府誉为“香港之光”,他的遗体被覆盖香港区旗,但是黄福荣在此之前曾经到汶川震区做义工,他一样受到当地专政机关的恐吓,警告,跟踪。就连香港知名艺人梁咏琪,她在新浪博客上转贴关于结石宝宝受害家长赵连海的维权动态,也被内地网警勒令删除。

更令人侧目的是,这座红色江山适逢“盛世”,所以盛气凌人,要把中共专制的霸道扩展到海外,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美国 HBO 公司拍的汶川地震纪录片的遭遇。这部片子的导演 Jon Alpert 曾15次获得艾美奖,汶川地震10日之后, HBO 的摄制组已经深入灾区。由于他们亲眼看到学校倒塌明显比其他建筑严重,也拍摄到痛不欲生的家长们抗议游行,堵塞公路,拍摄到绵竹市委书记下跪阻拦游行队伍,拍摄到警察驱逐新华社记者,拍摄到废墟水泥预制件只有铁丝没有钢筋,处处暴露出中国社会的深层矛盾。所以 HBO 公司看过样片,就决定追加投资,把原先主题为地震科教片,改为反映社会问题的纪实电影。

后来这部名为《劫后天府泪纵横》的记录片,受到美国媒体一致好评,并角逐2009年奥斯卡评奖。但其间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新闻处长多次利诱,恐吓这部纪录片的监制之一,纽约市立大学夏明教授,总领事馆还向中国外交部申请专项经费,向HBO施加压力,用那位处长的原话,就是:“我们会尽一切努力阻止这部电影成功”。

这足以证明,中国特色的专制病毒正向世界扩散。被“和谐”的不单是中国老百姓,连不受其管治的“化外之民”,也要接受极权主义的王化。这种政权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的灾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