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白毛女与白毛子

2010-05-25 21:49 作者:郑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几代人以来,我们全民族生活在弥天大谎中!

其实,“白毛女”是共产党对富裕农民的栽赃。89后在大陆逃亡期间,我秘密写作了《红色纪念碑》。其中谈及中共残酷迫害下造成的“白毛子”,供网友们参考。这些恐怖主义的鼻祖,对于他们批量制造的“白毛子”讳莫如深,却编造出“白毛女”的故事,真是令人无语。

下面是引文:

由于我目前的特殊处境,不可能去查阅各根据地大肆烧杀的全面材料。但偶然获得的一些零星材料,已足以说明问题。如我在一个小书店里发现的一本党史资料小册子,上有一篇长篇回忆录节选,便涉及到当时闽西根据地“肃清社会民主党运动”。作者系原闽西长汀县委书记,后官至广东省委书记。她回忆道:1931年初(大约与“富田事件”同时或稍后——作者注),闽西根据地开始了大规模的肃清社会民主党的运动,还专门成立了肃反委员会,搞得很神秘恐怖。她认识的一些同志,被莫名其妙地处决,别人连问都不敢问,人人自危,不知哪一天轮到自己。1931年冬,她调到长汀县任县委书记。一次省委负责人对她说长汀古城区问题很多,交给她一个名单,令她率一连赤卫队去把反革命都抓回来。由于“肃反”和“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的土改政策,许多地富及“革命队伍内一些出身不好的人”都逃到了古城山区。她率赤卫队到古城时,只见店铺关门,人迹稀少,一片冷清。她通过调查,肯定在城区的干部不是“反革命”,于是就进山去抓了一些“白毛子”回来交差。“白毛子”是逃进山里的人,时间长了,头髮变白,当地便称“白毛子”。回到汀州,在省委遇到从上海赴瑞金中央苏区路过此地的周恩来。周问明情况,解释了乱抓反革命会孤立自己的道理,指示放人。(——《中共党史资料》,第三十一辑,第21—24页,李坚贞著《我的回忆》)

(以上摘自拙作《红色纪念碑》第八章浸血的皇冠,第397—398页。1993年台北华视文化公司出版)

——看来,如果不是涉及周恩来之“英明”,这个恐怖细节也不会泄露出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