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华盛顿挺川维宪大游行到底有多少人?(图)

2020-11-18 05:50 作者:郑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华盛顿挺川维宪大游行(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1月18日讯】这成了一个问题:11月14号华盛顿DC挺川大游行参加者到底有多少人?

据推特消息,警局说20万,组织者说50万,亲身参加者说百万。我走完全程,倾向于50万或再多一点,可能不会有百万。做这种估计,需要感性经验。我多少有一点发言权,因为我组织并指挥了1989年两次50万人以上的大游行

从维吉尼亚家中开车出发的时间是12点前后,66号高速扩建施工,稍有堵车,进DC大约在1点半。波多马克河大桥东头正是宪法大道,几辆警车已经封锁。绕道时打开GPS,显示出一片禁止通行的红色标志。膝关节不适,就绕行到最接近白宫的地方泊车。为了回来找车,记了一下:19街与E街路口。从此走到自由广场,宪法大道及邻近街道上除了警车和特制的堵路车空空如也。那个小小的广场根本挤不进去,只能听到有人在演说。打听一下,人们说,队伍早就出发了,就随着人潮向东走。宾夕法尼亚大道可能是DC城内最宽的大道,满腾腾的人,有不少举着旗子,戴着红帽的。半途接上宪法大道,上国会山,右拐就是最高院,游行的终点。此处人山人海,至少数万,根本挤不进去。整个国会大厦的北面和东面全是人,我有点累,在离最高院稍远的草坪上躺了躺,周围都是休息的人。游行队伍连续不断,不可能逆行,要回去只能走国会南侧的独立大道。下了国会山,向北望去,游行的队伍仍然在宪法大道上行进。

与1989年我指挥的大游行作一比较:

1989年5月15日知识界大游行规模空前,在复兴门立交桥集结,向东往天安门广场,队伍占据了半条长安街。1989年冬,我在逃亡中所写《历史的一部分》中如是回忆:“……此时,绝食已进入第三天。天安门广场几无立足之地。原打算把队伍在学生绝食圈外摆正,开个简短的会。当我赶到前面一看,事实上已绝无可能。纠察队累得汗流浃背,队首只拉到纪念碑西北角,而队尾可能刚通过六部口,队伍全部进入广场是不可能的。只好原地坐下,宣布开会。”

——请注意,纪念碑西北角到六部口的长安街,这就是那次游行队伍的长度。在GOOGLE地图上看了看,大约是1.1英里。

香港明报说“当天进入天安门广场支援学生最多人时人数达80万”,我估计游行队伍应该在50万以上。

另外,《八九中国民运纪实》(严家祺作序)也转引当时媒体报道,认为“今天,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容载量达到自四月中旬……以来的最高峰,下午四时许,整个天安门广场集结了大约八十万人,其中约有一半为学生。”我认为学生没有占一半,只占据广场中心,游行者和其他市民占绝大多数。游行人数可能在50万以上。

14日DC挺川维宪游行,从自由广场到最高院,距离1.4英里(队伍不断生成,超过1・4英里);89年5・15游行队伍长度(从六部口到广场)是1・1英里;长安街比宾夕法尼亚大道稍宽(大约宽出一条车道),但北京游行只占了半条路(最后占据了整条路);可是北京游行队伍密集,DC游行队伍松散。——加来减去,这两次游行大致相当,都是50万人级别。

北京戒严后,5月22日,知识界又举行了一次更大规模的游行,仍然是我和赵瑜为总指挥。总人数在百万上下。东边集结地是建国门立交桥旁的社科院,由我指挥;西边仍然是复兴门立交桥,由赵瑜指挥;从东西两个方向往广场前进。我负责东边的队伍,应该是整个100万的1/2,50万上下。有了这两次指挥大游行的经验,我对50万人级别的大游行有一点实感。

这次DC游行的组织者、前密苏里州共和党主席Ed Martin估计当天游行人数约50万。我认为大致不错。

附带说句观感:89年的游行气氛紧张,是反抗、斗争,华盛顿游行较详和,放松。黑人很多,远比我想象的多,很投入、热情,站灯柱等高处挥舞国旗领呼口号。举旗举牌的教会人士不少。亚裔,越南人比中国人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