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派周永康凶狠 静观胡温如何化解(图)

2009-08-06 00:56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12
    小字

  江派周永康凶狠 静观胡温如何化解

我们在连续两三个星期的节目当中,其实都触及到一个问题,就是目前党内争端的这种白热化。这个问题在表面看起来你不太容易看出,我们看都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们很难看出真正的内在的原因。但是我们透过表面的东西,我们仔细揣摩揣摩,特别是通过中共的高层某一个部门,透过它的红头文件,透过它主要媒体所操作的这种方向,它的目的性你就能体察到它真实的背后的力量。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共的高层有一个特点,说什么事情的时候,或者它矛盾有所指的时候,它一定是针对社会某一个问题来有批示啊,直接来挑战。而所谓的这个社会问题,它真正的目的却在旁边,它所指的某些具体的在媒体当中啊、在民间啊所渲染出来的,所提到的一些事情。一般一个是来自官方的口经;另外一个是一种社会的冠冕堂皇的一种现象,一般是透过这样的方式来操作的。

就是在上个星期,出了一个消息,消息是来自于中共中央的政法委的,是在七月底出的这条消息。根据BBC 的报道是这么讲的,说中国强调防止黑恶势力向政界渗透。那我看过这个标题之后,我觉得蛮可笑的。咱不知道共产党的最高层的政界跟黑恶势力之间是有区别、还是没区别、还是黑恶势力的本身的最经典的典范,这个在老百姓的心目当中,我觉得可能更清楚。

文章里透露说,根据中共官方报道讲,中共中央政法委近日发出了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工作意见,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中共中央政法委来这种通知,让我感到内心的那种可笑达到了顶点。中共中央政法委主管着今天中国大陆的司法执法系统,所有的武警、公安、国安、法院、检察院、律师协会,都在他手里头。而这些东西都是维护党的利益作为第一前提条件的,而整个这些就掌控在一个人的手里头,目前就是周永康。如果你要说黑恶势力的话,那这一套系统,中国政法委本身应该说是今天这个地球村上最佳黑、最佳恶的势力的源头。

那文章里,我看就很滑稽了,它说意见书要特别强调,要坚决防止黑恶势力向党政机关渗透,动摇中国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我记得在另外一个节目当中,我这么比喻的,我说这一个村里头啊,这个村书记就是霸,整个是这个村的恶霸。他把这个村的所有的良家妇女稍微有点儿姿色的全给霸占了。结果有一天在马路上,有一个人,年轻的小伙子,旁边过来个女人,这个小伙子就回头看了一眼,得,让他知道了,他就说这小伙子调戏妇女,这是在我们这个村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要防止这种事情在我们村里渗透,甚至渗透到村这个霸主他们家里去,我觉得就是这么个意思的概念。

那它的文章里说,中国近几十年来,黑恶势力嚣张,从暗藏地下进入经济领域后,现在已经向政治领域扩张了。中共建立党国只有六十年,它说中共近几十年来,黑恶势力嚣张。其实我还是说那意思,本身它就是最恶的势力。

它下面提的就更有意思,说在一些地区里面,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中都有黑恶势力的代表人物,甚至公安部门和检察院也被侵入。大家注意这点,它提到的是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谁能成为政协委员,往往是在各行各业有所成就的人会成为政协委员。但他可能不是党员,而人大代表,当你是党员的时候,在各行各业有所成就,甭管你是唱歌的、跳舞的,反正你就是有一技之长吧,这些人就可能会成为人大代表。

它这里说的这些人里面出现了恶势力的代表性人物,但是它这里中共的党务系统当中它没有提,也就是说它明确的把政协的部门和人大的部门,跟党务部门完全抛开了,所以党永远是伟大的。在它发这个文的时候,里头暗含的东西,就是那种丑陋的、纯黑恶势力才会这么做这种东西,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那文章里,它又引述了BBC采访陈破空,那陈破空说为什么造成这种原因,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中国在发展过程中过分的强调经济,所以大家全都向"钱"看,这种为了获得金钱不择手段的社会风气,不可避免的把黑恶势力引进到经济领域。

我自己看法,就是说,其实可以这么说,是这种向"钱"看本身,就是我们原来提到过的,放开了人们的欲望,这种贪腐的欲望没有任何限制;而在精神层面、道德方面,完全是僵化和禁锢的。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没有什么黑恶势力引进经济领域,在我看来是整体道德下滑之后所造成的局面。

另外一面它说,就是当经济出现这种高速的情况的时候,人们为了挣钱会借助权利,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出现这种现象,所以黑恶势力有条件、有机会渗透到政治领域。其实我们倒不如说是政治领域的人物,反过来利用权力,利用位置来获得商业利益,来获得经济上的利益。你可以这么说是黑恶势力从今天党务系统、纯政治系统当中,渗透到经济领域和社会各行各业。

陈破空又说第二个原因是中国社会制度造成的,因为法律不健全,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所以黑恶势力有机可乘。这里我觉得是另外一个概念。我刚才说了,这个东西是从政法委出来的,整个的司法系统完全是由政法委控制的,所以不是说它不健全,而是说它本身司法系统、法律系统是服务于党的这个系统的。当它服务于党的系统的时候,就像我们刚才说了黑恶势力渗透到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当中,那我想我说也对,它是从党务系统渗透到那边去的,而不是反着来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是对的。

那它接着说中国政府主动引进黑社会,起了坏的示范作用,使中国黑恶势力越来越嚣张。第三个原因,它这里举例就是,中共当局在处理人权人士和不同政治观点人士,所使用的那种完全黑社会的手法,包括民间的这种拆迁的做法,都是黑势力的做法。

大家注意,在这种拆迁也好,不同政治观点也好,所触及到的直接是中共党务本身,它所采取的这种恶劣手法不是中国政府主动引进黑社会,而是中共当局就是黑社会的这种典型的做法。所以整个的这个说法,我觉得这个概念就非常的有意思。但是我想说明的一个非常蹊跷,就是说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中共中央政法委却发出了这么个东西,这么是非常非常蹊跷。

登出这个消息是七月三十号,我们前两三期节目当中,一直提到中共内部斗争达到了白热化。那这种白热化,在今天,在这一段时间里头,前后三个星期里头,反应的非常的强烈,主要是从七月五号新疆事件开始。其实我们几次节目当中都提到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真正内在的东西,就是江泽民所控制的目前在中共内部的实权人物与胡锦涛和温家宝的这一派,叫团派也好,或者说温和派也好,展开了殊死搏斗,这个显现是非常明显的。我在上一期节目当中也在重复了,就是通化钢铁公司的处理办法,去了几千民警没有动手,这就典型的胡锦涛的做法。

但是当那件事情完了之后,我在网上看到了另外一个文章,非常有意思,这篇文章叫做"盖如垠六千万买通了李克强,准备接任哈尔滨市市委书记"。它文章上来就说,哈尔滨的大街小巷都说,现在黑龙江省副省长盖如垠将在八月份,取代哈尔滨市的市委书记杜宇新出任哈尔滨市第一书记。

而这一传闻是指哈尔滨官场上再一次掀起了议论共产党要玩儿完的高潮,它都明确提到,盖如垠是早期沈阳的穆马时代的贪官,那个时候穆马时代的贪官。在穆马倒台之前,盖如垠是沈阳市的市长助理,但是他非常狡猾的在穆马事件出现之前从沈阳出去了,到了哈尔滨同样任市长助理,然后转到大庆市任市长,后来又回到哈尔滨市任常务副市长。

所以在这个期间过程中,他躲开了穆马事件,我觉得最关键的,这个说法,就是说他掏了六千万给了李克强,送了个大礼包,买了哈尔滨市市委书记,实际说的就是这么个消息。那人人都知道李克强是胡锦涛的人,那偏偏为什么这个时候,这样的消息出来。

我在网上还看到另外一个消息说,新疆事件是胡锦涛一手调节来的,为什么这么讲呢?说胡锦涛就希望新疆事件搞大,早已知道新疆要出事儿的时候,他依然在七月五号同一天,飞到意大利,那两天之后,从意大利又返回来,立刻召开政治局会议。他说,借着这只手,来达到自己树立威望的这种目的,甚至这样的文章都有。

可是我个人的看法,我曾经跟大家讲过,这个说法是错的,这个说法本身应该是这个江泽民系统周永康这一系故意抹黑胡锦涛的。我们并不是说胡锦涛多廉政,这些我们不管,我们只是说两派势力之争的过程当中所出现的这种苗头,目前是越来越激烈,而且明显的可以意识到周永康江泽民一派,完全耍开了,一步紧逼一步,再逼胡锦涛。

所以我们回过头来讲,中共中央政法委所发的"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意见",这个说法,说人大和政协有些人是黑恶势力的代表人物,一定是有所指的,而被指的人十有八九是胡锦涛手下的团派的人,或者跟他相关的人。

这是周永康江泽民系统要动手的一种做法,一种舆论的做法,这是它攻势的一部分。那我们知道,除了我们前段提到纳米比亚政府跟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的公司出现这种瓜葛之后,立刻意识到问题大了,然后纳米比亚就说,这个案子摁下来暂缓处理,把这件事平息了。但是胡海峰的名字屡屡在国际媒体上曝光,给胡锦涛带来非常难堪,这个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件事情。

到了通钢这件事情,其实是胡锦涛占上风,摁住了没有再发生更激烈的碰撞。那期间我们提到一个太子党,实际太子党是想在这个过程中做渔翁之利,但真正太子党本身的势力是一种群龙无首的样子。那目前太子党的势力都钉在习近平的身上,那习近平能不能成为太子党之魁首,这个是划问号的。

而胡锦涛把刘原,刘少奇的小儿子提到上将,这个做法实际是跟太子党来平衡这种利益关系,这是非常明显的。而刘原自身,我们很难说他在太子党当中是什么样的一个地位,这个我们很少难说,但是以他父辈一份,他是有这种资格来权衡这种力量,这是有可能的。所以还是回过头来,政法委这篇报告是有所指的,它的目标就是说,在未来的一些时间里面,党内会出现具体人上的这种上下,党内会出现人上的这种斗争,直接的斗争。

就在同一时间,其实是在八月三号,苹果日报登了一篇文章。苹果日报这篇文章是这么说的,它实际是把网上所流传的一些消息给做了一个侧面的证实。网上流传的这个消息是什么呢?是指一个老同志的谈话,谈在六十年党的大庆时期,来谈党和国家的关系。在文章当中比较直接的说,这个老同志很可能是万里或者是田纪云,它还披露说乔石或者谷牧,但是真正从实力派来讲,从真正的背景来讲,很可能是万里或者田纪云。

网上流传的这个讲话的重点有几条,我看过这几条以后,我觉得就非常有意思。它首先提出第一条就是说,我党有七千多万党员,但是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作为党的组织、政治的组织,并没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团管理部门进行登记,所以这是一个非法的组织。因为它们还要求党员交纳党费,大家可想而知,如果按照相关条例的话,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之下,相关的法律之下,应该是违反了诸条法律,这是它提出来第一条;

第二条,她说我们的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其实,如果不是一个政党制度的话,那这个社会就是一个黑恶的势力、一个黑恶的帮派制度;那第三,它就提出来,说国家还是个党的国家,那就是党国,那就是一个黑社会,这个就是不容置疑了。其实我们原来也提出过,说你要是说共产党是黑社会的话,把黑社会给玷污了,把这个词给侮辱了,因为黑社会再黑,它也攀不着像共产党这么黑。它接着说,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所代替,这个也是黑社会的另外一个典型的一种体制。

此外,它说党内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的选举制度,所以更不用说在国家范围内进行选举了。其实言外之意,这位元老就说了,党为最高权力的产生是一种完全斗争的结果,根本不是什么民主选举制度。所以一句话,否定了前面六十年来党所宣传的有关党内的民主集中制的一切的一切的说法。它接着说,六十年来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了,那完全是野蛮宣传。执政六十年,应该就有起码的反思勇气吧。

此外,政治上的不同声音就应该好好听听,封杀不得,而且绝不能用类似的手段,来对待不同意见,其实目前就正在对待着。最后他提到一条,说民意处理失误是我党最大的失误。其实他还蛮清楚地,民意处理失误,其实今天党与民之间的矛盾,不是人民内部的矛盾,那是敌我矛盾。你把整个这位老干部所列出的这么多条合在一起,你说它不是黑恶势力,谁是黑恶势力?而这位老干部本身就是在党里面的元老,对党的六十年来的一个总结。

跟上面所说我刚才提到一点,实际在这一步的斗争当中,这一波的党内的争持当中,周永康一直采取主动,利用它的政法委系统,特别是利用它的公安和国安的系统。这个系统表现在另外一个故事就是力拓事件,这个前面都有讲过,所以我这里只是简单的提醒,力拓事件到现在没有结论,到现在没有给国际社会任何一点点证据,这就是非常特别的。那真正的难堪是给国家本身体制的难堪。真正的难堪是给胡温本身的难堪。

因为要处理国家的事情,必然是由国务院总理和国家主席胡锦涛来处理,因为这涉及到两国之间的争端。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和政法委没有关系,但政法委暗地里下刀子,干出这种事情来,等于给胡锦涛穿小鞋,给他仍在火盆上了。

这件事情还没有处理一个结果的时候,跟台湾就出现了另外一件事情。大家知道台湾刚不久马英九是以高票再次成为台湾的国民党主席,当马英九成为国民党主席之后,胡锦涛以共产党主席的身份,电贺马英九。其实两边大家都可以感觉出来,保持现状,互不招惹,甚至这种保持现状有点眉来眼去的感觉,就是大家都维持现状,把自己家里头之点事儿给弄好了就得了,你不惹我,我也别惹你。这是胡锦涛也好,在它们当政期间所推崇的一条标准。

但是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呢,除了另外一件事情,网上是这么报道的。有一位从大陆嫁到台湾去十几年的一个大陆人,叫做邵玉华,在七月中旬的时候回到河南自己的老家看父母,可是在七月三十一号竟然被河南公安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带走的原因是因为邵玉华是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可是她的所有的身份已经转成中华民国的身份,她已经算是台湾人的身份,她老公就是台湾人,在这个背景下,她本来是回家去看老妈的,竟然被河南公安给带走,而且三天到四天不见人。

我看网上报道是七月三号邵玉华的老公--郑先生,在台湾法轮大法协会理事长张清溪教授的陪同下前往台湾法务部说明情况,要求台湾当局给予帮助。这个案子一下子就成为了两岸之间非常棘手的案子。文章是说,此案成为两岸司法互助协议签订之后,首桩涉及到两岸司法人权的案子。

观察家认为此案触及到两岸往来非常敏感的神经,台湾方面想借此机会了解两岸协议的这种实质运作,所以测试意味很浓;而大陆方面如何回应,同样受到瞩目。当张清溪陪着邵玉华的老公来到法务处的时候,法律服务处的处长何武良亲自接待,而且也明确表示说目前法务部作为类似案子的主要窗口,建议邵玉华家属前往法务部说明情况。而海基会未来也会提供必要的协助。

这件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结果,只是走到这一步,我们可以看出,本来这样的事情是完全可以不用发生的。邵玉华她到台湾十几年,她在台湾修炼法轮功。大家知道全球唯有中国大陆党一手控制的地方不许法轮功存在,对法轮功进行了残酷的十年的迫害,而除此之外,包括澳门、包括香港都有人自由的修炼法轮功,不可能因为一个人有这样的信仰,来到大陆却被公安抓走几天。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呢?而恰恰出现在台湾,这种事情出现,公安系统的做法,在一次又给又给胡锦涛小鞋子穿,所以就像我刚才说得,这件事情的出现,本来可以没有,但是他得出现造成了直接的结果,又是给胡锦涛小鞋子穿。

而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上,你可以翻翻历史,胡锦涛、温家宝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上他们一句话没有说过,他们没有言论,不说话。所以在大的背景下,实际上诸多事件是中共内部力量斗争的结果。而目前可以看出周永康在全面反扑,利用它所掌控的公安、司法系统,我们可以预见到在未来党内会出现激烈的斗争,很可能会公布于天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