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纪实连载】亲朋好友齐上阵 忍泪了断母女情 (四十九)(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四十九)

2009-03-12 19:01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九十五 亲朋好友齐上阵 忍泪了断母女情

田尚珍从洗脑班回到家,一推门就看见客厅里满当当的全是人,一看到她大伙都齐刷刷的站起来,她觉得有些发懵。"回来了!"大家打着招呼围了上来,有叫妈的,有叫大姨的,也有叫老田的......仔细一看才分出个来。有大儿子建军,二儿子建国和儿媳沈月儿,女儿白天姝和孙子小新,还有自己的一些老朋友和老同事。

"这么大阵势,象欢迎功臣似的,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设的什么圈套啊!我可得小心点,千万别中了他们的糖衣炮弹。"田老太太打定了主意,心反而安定下来了。大家殷勤的把她搀到沙发上,又是倒茶又是拿水果地忙个不停。


 


  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大儿子建军首先站起来,他把削好的一个苹果切成小块,细心地装在一个漂亮的果盘里捧到母亲面前说:"妈,您辛苦了,儿女过去对您关心不够,生病了也没有给您好好治,让您受苦了,您为炼法轮功坐牢,和我们没有好好照顾您有一定关系。我们今后不会了,一定好好照顾您,要是再有病咱就去最好的医院治。"儿子坐下了,笑吟吟地看着母亲。"老田,快别炼了,你看你多有福,儿子不但出息,还这么孝顺!""对呀!对呀!"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田尚珍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喝水,吃水果,她知道这会儿大家都在一门心思地要说服自己呢,自己一张嘴,说不定就会招来一阵连环大爆炸,不如先听听大家怎么说。

"我说老田哪,不是我说你,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轻信那玩意儿。江湖骗子多了,有几个治好病的?我老妹就练什么香功,现在怎么样?不还是瘫痪了?"田尚珍知道,这个王桂花,可是干休所的名嘴,在共产党的历次运动中都练出来了,哪次批斗会上她不是喋喋不休的斗人家!她的政治路线一贯正确,要说批斗谁,她就可以和谁苦大仇深,好象非要把人整死似的。这会儿她说得性起,田老太太看她嘴一张一和,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终于憋不住了,"老王,法轮功和你说的那些气功不一样,你老妹是因为练了邪功才瘫痪的。如果她炼法轮功,能做一个好人,她可不会出那事。你也不懂我们法轮功,就别乱插嘴了,不然对你自己也不好,炼功可不能象风一样两边倒。"当田尚珍说到风的时候,王桂花的脸一下子白了,她知道因为自己在运动中老是倒戈,人家背后都管她叫风婆婆,那就是随风倒的意思。

话一出口,田尚珍也后悔不迭,她希望王桂花听不出来。"田尚珍,你说话别不干不净的,我来劝你是为你好,你竟然说我什么风什么雨的。好,好,我走,我何必多管闲事,你就是被人家拉去关十年,与我何干!"王桂花真的恼了,站起来拔腿就往外走。"阿姨,你别走,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得坐一会儿。"建军挡在门口,笑眯眯地抓住了王桂花的手。

"你真他妈不是东西!"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王桂花身上,没想到白振山扑过去就是一拳,没轻没重的正打在田尚珍脸上,她晃了一下差点跌倒,两眼直冒金星,耳边又响起老伴的大声嚷嚷,愈发震得她头嗡嗡的。"老王好心来劝你,你说的什么话?!你干脆说,以后你还炼不炼?说!"白振山挥着拳头,还想打过来,被大伙七手八脚的拉住了,他气急败坏地坐在椅子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田老太太定了定神,心里很平静,也没生白振山的气,她说,"我老伴说的对,我真是太对不住大家了,特别是对王姐,我怎么能那样说话呢?其实我对你没有什么意见,一个人一个活法,但对于我来说呢,我只是想说我这个人呢,挺固执的,我认准了一条正路,就不会动摇。你们都知道,我病成那样子,药没少吃,针也没少打,管什么用?不就是炼功炼好的吗?我就是怕长病,只要是能好病,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认了。其实法轮功还有很多好处呢,我真想给你们讲讲,今天好象不太合适,那就以后再说吧。反正你们也别劝了,劝也白劝,这条路我是认准了,你们为我好我知道,但是这路我走定了。"
一听这话,白振山又暴跳了起来,大吼着:"你这浑球!这个家就是被你搅散了,你要这个家,还是要法轮功?""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我也选不着了。如果让我选,那当然是两个都要,如果只能选一个,那我就要法轮功。因为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田尚珍平静的说完,站起身给大家鞠了一躬,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去了。屋子里面大家议论了一番,邻居朋友的也就散了。


  北欧法轮功学员在炼功

过了一会儿,女儿白天姝进了田尚珍的房间。"妈,我知道你是最疼我的,你也最疼小新了,他今年考上公安干校了。今年的报名章程有要求,家里要是有炼 法轮功的人,就不让注册。你天天在外面讲,谁都知道你炼法轮功。如果你再炼下去,你那外孙的前途就完了!妈,你就答应我,别炼了!"看着女儿脸上的愁云, 田尚珍心里一阵难过,自己怎么样都好说,但是让家人这样为难真是心里苦呢。

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田老太太前思后想,最后终于开了口:" 天姝,我疼你,你知道,如果你能幸福,妈苦点真的无所谓。可是你也当妈了,你也得知道体谅老人的心。在道义上,在人情上,你都不能为了儿子的前途,连妈都 不管不顾了!我也不想连累小新,可是我说了,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这一辈子都不能说不炼。如果真的怕耽误了小新的前途,也有办法,我们暂时断绝母女关系, 这样孩子的事不就可以解决了吗?要是实在不行,你就和我断绝关系吧!"那天,母女两个聊了很久,女儿终于没有能够说服妈妈。

看到天姝留着泪走了,田尚珍感觉到了修炼的艰难,自己也不由得浸湿了眼眶,以后真的就和女儿没有关系了吗?"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妈妈!"女儿小时候撒娇的神态是那么的可爱,那天真无邪的眼睛和今天溢满泪水的眼睛交替着象雾一样在田尚珍的脑海中飘来荡去。

"真想不到,好不容易回家了,还有这么大的难关在等着我呢!"田尚珍想,"不管怎样也得修下去呀。"她看看时间不早,就忙着到厨房做饭去了。

 

  好莱坞法轮功学员在游行
 

香港法轮功学员在游行 
 
九十六  魔难重重路难行 莺飞燕舞心不宁
第二天早晨,田尚珍起来,心情还是有些失落,觉得好象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她又一次想起了女儿天姝的泪眼,心里愈发地七上八下。"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啊,那孩子虽然自己不炼,可是一直挺支持我的,尤其是我病好以后,她就死命的支持。女儿曾经说过,‘不管练什么功,只要是老妈身体好就行!'她昨天怎么这么反对呢?唉,都是这不近人情的独裁政策造成的。如果不是她那宝贝儿子上不了大学,她也不会反对的,这一定是违心的。"田尚珍想着想着心里有些发酸,在家里也坐不住了,干脆还是去女儿那一趟,看看天姝的心情有没有好点。

她给外孙买了些礼物就去了女儿的家,敲开门一看,眼见得家里刚发生了一场战争,女儿和女婿正在斗气呢。他俩谁也不理谁,地上满是到处乱扔的横七竖八的物件,拖鞋,小凳什么的。天姝看见田尚珍来了,站起来,含泪叫了声妈,一向文雅有礼的女婿则怒目而视,根本不和田老太太打招呼,眼里的怒火好像还在燃烧着说,‘你给我出去吧!'田尚珍没说什么,只是把那一大包东西放下就回来了。

"妈,这个功这么好,你一定要坚持炼下去。"女儿的笑脸如花。"妈,你就别炼了,否则,我们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女儿的泪眼朦胧。一路上,田尚珍的脑子都是女儿的泪眼和笑脸来来去去地闪回,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炼功会让女儿这么为难,自己的心也因为女儿的苦不安起来。"说到底,这和天姝有什么关系啊?都是中共的恶毒政策搞的。现在天姝这么为难,反过来请求我放弃,这可不能怨女儿,她已经这么难了......"她想着想着,一抬头看见了迎面走来的王桂花,王桂花也看见了她,但故意转开目光装没看见。田尚珍歉意地走上前去,主动打招呼说:"王姐,你还生我的气啊,我......"还没等她接着往下说呢,王桂花早就昂首挺胸地走过去了。田尚珍叹了一口气,脸上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

回到家已经快到中午做饭的时候了,田尚珍在旁边的农贸市场上,买了一把翠绿的面条菜,想回去给老伴包水饺。这面条菜水饺是老伴白振山的最爱,新鲜的野菜放点肉做出来的水饺,那真叫一个鲜,老伴每次吃它都会赞不绝口。

田老太太提着菜推开家门,一眼就看见了凶神恶煞似的白振山正在门口堵着呢,刚一瞅见田尚珍当胸就是一拳,大喝道:"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去搞反革命活动了?"那拳来得太猛,田尚珍只觉得肚子一阵剧痛,一下子就被打倒在地上,面条菜也洒了一地。白振山看见散落一地的菜,好像被吓到了,不再说话,就楞楞地站在那里。田尚珍捂着肚子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点也没生气,"老白,惹你生气了!对不起!"说完,赶紧收拾收拾散落在地上的野菜,就进厨房忙活去了。白振山呆立了一会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还有这样的女人,怎么就不生我气呢?"他若有所思的回到书房去了

忙完了所有的活,田尚珍就坐在床上开始学法炼功了。一看起书来,田老太太所有的辛酸难过立刻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沉浸在一种无法描述的平和神圣的愉悦感中,好像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都张开着,在快乐幸福地呼吸。田尚珍看见书上的字都是金灿灿的,一排排的向自己的头脑中飞来。说来也怪,平时打坐时疼得要命的双腿,今天竟然有一种轻飘飘很舒服的感觉。"是不是师父给我的奖励?看来我今天守住了心性。"她为自己在魔难中还能做到法对自己的要求而感到高兴。


  2008年10月印度小学生在集体学炼法轮功


  洛杉矶法轮功大游行

门铃响了,白振山去开门,田尚珍也从自己的房间探出头来,她知道,一般情况下,老伴是不去开门的,今天老伴主动开门,那肯定是熟人了,而且是约好了的。果然,一个热情的声音飘进了田尚珍的耳朵,"不好意思啊!白政委,我迟到了!"是一个年轻女孩银铃般的声音。老伴赶忙殷勤地把女孩引到自己的书房里,田尚珍只看见女孩红裙一闪,两人就消失在门后了。"不管他,还是看我自己的书吧!"田尚珍拿出书来,看了半天也没看进去,耳朵里全是书房里飘过来的欢声笑语。女孩好像一直咯咯地笑着,老伴白振山那很有磁性的声音,也一直在附和着,听声音两个人一唱一和,还真挺热闹的。

听不见看不着还好,这两个人这样就在自己家里旁若无人的,田尚珍心里还真是有些腻烦,那声音嗡嗡嗡的,想听清楚又听不真切,想不听,自己好好看书吧,又一直往耳朵里钻。什么时候老头子说话这么幽默了?一阵阵的,搅得田老太太烦燥不安,田尚珍的思绪又一下子飞到了自己的美好时光。

年轻时的白振山不但对自己爱护有加,还百依百顺,那时候的自己怕是永远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对自己挥舞起拳头。那还是在日伪纱厂干活的时候,一次下班搜身,一个二鬼子打了田尚珍一巴掌。田尚珍回家后禁不住的委屈,一直对白振山哭着诉苦,白振山安慰她说:"小女子,不用哭了,我会找他算帐的,想欺负你,他别想!"是啊!那时的白振山相貌堂堂、血气方刚,说出的话掷地有声:"尚珍,我会永远保护你的。"白振山第二天就去结结实实地把那家伙教训了一顿,给田尚珍出了一口恶气。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老头子信誓旦旦的话语是不是过了期限?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两个人还在书房里嘀嘀咕咕,看情形那女孩子也要留下吃晚饭了,田尚珍紧赶着又多包了一些。"吃饭吧!"她把水饺端到了老伴的书房。白振山没搭理他,却立刻去厨房拿了一个碗,给那女孩拨出了些,热情地招呼说:"吃吧!吃吧!这水饺是野菜的,绿色食品,没有污染!"然后就你一个,我一个,边聊边吃起来。看着也没人理睬她,田尚珍自己也盛了一碗,回房间去了。

夜深了,一天又过完了,田尚珍刚刚打算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老伴白振山在自己房里大声呼喊起来:"老田!老田!你快来!"声音非常急切,象是出了什么事。田尚珍慌忙跑过去。"怎么了?是不是水饺吃得不舒服啊?"白振山告诉她,自己下午突然尿血了,现在肚子和腰都疼起来,本来想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越来越疼,简直是受不了了。田尚珍吓坏了,慌忙说:"老伴,你坚持住,我这就去叫医生。"

医生很快来了,说是白振山得了泌尿系统炎症,开了好些药,嘱咐一定要按时吃。等到老两口折腾完了,重新打算休息的时候,都半夜了。白振山叹息着说:"老田,我明白了,这病是那一拳打出来的。你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还不信。你看以前,我支持你炼功,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因为受了益,啥事也没有;这次我打了你,又故意难为你,就尿血了。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以后我可不敢打你了。不过有一条,你年纪也不小了,也得注意点安全啊!"从那以后,白振山真的不打她了,也不再管她炼功的事了。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打电话给检察院 帮忙营救我父亲(电话更新)

各 位读者,自从2008年7月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济南看守所已经超过半年了。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委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公安局市中区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早日回 家。只用说一句话:请立即释放张兴武。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 张晓晖 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 0531-82746554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通信地址: 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邮编: 250001

背景:

父 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 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